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灵世尘缘》

  • 作者:陆月飞鸟
  • 主角:伽灵,云笙
  • 推荐:73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2 23:24:45

《灵世尘缘》 内容简介

《灵世尘缘》是陆月飞鸟墨下的一本玄幻言情故事,故事流光溢彩,文笔淋漓尽致,感觉不错。《灵世尘缘》精彩情节试读 夜越来越深,火光照在三个人脸上,折射出不同的神韵。伽灵看着眼前,一晃一晃的火焰,不知不觉就已经进入美梦,微微扬起的嘴角,倒是很令人好奇究竟在梦中与哪位美男有着怎样的奇遇。白天放肆发泄完情绪,焦眉皱眼的

《灵世尘缘》 章节试读

夜越来越深,火光照在三个人脸上,折射出不同的神韵。

伽灵看着眼前,一晃一晃的火焰,不知不觉就已经进入美梦,微微扬起的嘴角,倒是很令人好奇究竟在梦中与哪位美男有着怎样的奇遇。

白天放肆发泄完情绪,焦眉皱眼的女奴,也靠在石头上缓缓闭上眼睛,入眠了。

山谷的夜晚,凉风习习,流水淙淙,星月皎洁,这样幽静的地方玄尘依旧觉得惴惴不安。

从自己落入凡间,邂逅伽灵,误入鬼域林,遇上女奴,再到坠入山谷,这一切发生似乎都那么紧密凑巧。如果说他们的目地只是伽灵身上的灵力,为何他们不自己来拿而要一味地煽动别人来取?所以他们肯定不是这么简单,安排自己与她相遇又是为何?这一路上经历了这么多,也发现自己难以和伽灵分开,难道是为了折磨我?

玄尘推来推去,也只能得出他们要他和伽灵在一起。不禁让想起师傅跟他说的那个灭世预言,难道真的因他们而起了吗?他不知道,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离开她了,如果再待下去,只会随了他们的意,可是离开……真的离得开吗?

目光一直盯着伽灵,想着与她分离后的日子,心就猛然揪起,感觉有一种力量无形中腾起,由内而外的约束着他的身体。

这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身体和视线一起,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牢牢的“钉”在那里,已经无法挪开。

“看样子,事到如今,他恐怕已经离不开她。”黑夜里山谷某处,身材修长,手拿一把玉扇的神秘人发出这样的感叹。

“恩主,既然玄尘已经动情,那下一步我们该干什么?”身边一个带着面具长发飘飘的黑衣女子,低声询问道。

那人冷笑一声,扇起他那把玉骨扇,眼神冰冷,“是时候该我出马了。吩咐下去在南诏皇城内,准备好埋伏,无妄塔顶,那镇海明珠,必须拿下。”

女子在一旁附和道:“恩主英明,没了镇海明珠,到时候只要海上翻起滔天巨浪,那些低贱的人类不用我们出手就会淹死……”

“哦?”

听了这话那人收了扇子,一步步走进,用诧异又冰冷的目光盯着她,浅笑一声,“怎么?跟我待久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女子心里一震,抬起头望向他,眼神露出一丝温柔,“云笙不是这个意思,云笙对恩主忠心,天地可鉴,可以为了恩主牺牲自己的一切……”

那人用手缓缓靠上了云笙的咽喉,眼里泛起一丝妖异的笑,忽然间一翻手腕,凌厉地向内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云笙愣是一点也不反抗,依旧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不知是相信他不会杀他,还是已经视死如归,就想死在他的手里。

云笙这个反应,倒是让眼前这人觉得有点意思,尽管猝及不妨的袭击云笙,她即未方寸未乱,也没剧烈地喘息着,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他的眼睛,是个忠心的手下。

他缓缓松开抓着她脖子的手,立刻转身消失,只留下一句话“去摄梦古潭找来殷泽见我。”

云笙呆滞在原地,眼神迷离在他消失的地方,她用手摸了摸刚才被他抓伤的脖子,垂下头,心道:他竟然盯了我这么久……平常他连看都不愿看我一眼……

云笙又用手摸摸自己的面具,心情也低落下来,想起那脸上留下的十八道沥水刃伤疤,就恨不得快点毁了这个对她不公的世界。什么三界,什么人,魔,仙本来都与她无关,为何都一点一滴逼她走上绝路,她不甘心,本想就此了结自己,却被恩主所救。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时他依旧拿着那把玉扇,将她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深深地看着她,眼神专注,瞳子黑得看不见底,似乎能把人的灵魂都吸走。那种眼神,就像是看着世间最珍贵的东西一样,令从未见如此好看的少女心里忍不住微微一颤。后来,她回想着,觉得自己就是在这一眼里,被他眼中那种安静专注、深不见底的黑色所打动。

然而她却不知道,他用那种眼神看着的并不是她,而是她身上的女娲神符。

云笙并不知道那人的真实姓名,因为那里住着的人神魔都叫他恩主,只是无意中听到摄梦古潭的殷泽叫他凤兄。

寒风呼啸,眼前黑夜一片,无尽的无妄海水在没有月色的夜里滔滔翻滚着,城内还是一片寂静,全然不知危险已经悄悄靠近。

风吹起她的长发,摩擦着面颊,眼角似乎有细微的汗珠留下,在寒冷的剑气中凝结成冰。她带着身后几十个死士一步一步走女娲神殿,一路上只剩下一具具尸体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

云笙杀死最后一个守塔侍卫之后,脚尖轻轻一点,瞬间飞在无妄塔之上,她身姿挺拔如剑,目光炯炯有神地盯住那塔顶的镇海明珠,没有伽乐的守护,无妄塔守护阵法简直不堪一击,云笙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取了那镇海神珠。

一夜之间,皇城内便慌乱成一团,那几十个死士不仅杀死了守在女娲殿中两百多个侍卫,偷走了镇海明珠,而且还全身而退。

南诏王年事已高,处理政务已有些力不从心,所以出了这样的大事殿中早已乱哄哄,许多大臣都各怀鬼胎,只顾及自己利益,要么将推给边界守将,要么将推给皇城守将,再就胡乱怀疑他人是奸细,场面是越发不可收拾。

而此时的玄尘已化身成青龙带着伽灵和女奴赶往南诏皇城的天上。

“伽灵,没想到你大哥是龙啊!”

“对呀,厉害吧。你干嘛不站起来,这上面云彩可漂亮了,你不看看吗?”

“啊!不用了,我恐高!”

伽灵笑道:“好吧,不为难你。”

女奴死死拽着伽灵的袖子,紧闭着双眼,颤抖着双腿坐在龙身上,而对比身边的伽灵云淡风轻地面对高空,脸上毫无恐惧之意。

那一刻,伽灵凝望着玄尘的身形,不由得心中震动——这是一个多么神圣的灵兽啊,他身上一片龙鳞就有她人这么大,那龙角就有她几倍那么高,心里不知怎么有点小骄傲,居然能认识玄尘这么厉害的神仙。

“伽灵,已经到南诏国了,接下来不要睁开眼睛,我要向下飞了。”

让她不要睁眼,她就真的直到最后一刻也不曾睁眼!这种信念,就如刚极则折的剑,既夺目也令人凛然。

玄尘选择在皇城内的一座小山停下来,他环顾四周,目光上瞟时,清冷眉眼攒出一丝笑,却不动声色,假意低头查看地上的血迹,就在此时,树林中突然传来一阵的沙沙碎响,一道黑影蓦然从高空急速坠落,他身形往右侧微微一躲,一把锐利的冷剑朝着他刺去,最后牢牢钉入身后碗口粗的树干,他却没半点移开的意思,眼睁睁看着从天而降的紫影越来越近。

而后一切发生得太迅猛,两人正面相交时的几个推挪似乎只在眨眼间便完成。

待伽灵和女奴看清时,云笙已被玄尘牢牢压制在树上,云笙知道不使用法术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对他使用法术一定会暴露了自己是女娲后人的身份,坏了恩主的计划。而且今天这行动本就是她擅自做主。

还好昨夜抢了镇海明珠,云笙拿出明珠施法驱动了明珠内的力量。

顿时火光乍现,玄尘退了几步,捂着自己的胸口,吐了一口鲜血,被封印的灵力还是无法发挥出来,怕是也帮不了伽灵。

伽灵和女奴依旧不动声色躲在大树后面,四围翠竹妖娆,还以为是个避难的好地方,不料云笙很快将目光转向她们,趁玄尘灵力还未完全复原,云笙打算好好教训这个野孩子。

迅雷不及掩耳,云笙的左手就已经牢牢抵住伽灵的衣角,将她压在树干上,动作却无半点迟疑,左手越发使力,就压得更狠,云笙在她耳边冷笑一声,睁着一双深邃的大眼睛,定定瞧着她,狠狠说道:“今日我一定要取走属于我的东西!”

伽灵看着她锐利的眼神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好像是在月前山……圣姑……一想到圣姑,伽灵也顾不得逃跑,只想找回记忆,伽灵闭上眼睛,仔细在脑海里搜索……

女奴见伽灵马上就要被这个带着面具的黑衣女子一掌拍死,也顾不了那么多,赤手空拳就上了,勇气是有的,只不过力量不够,云笙一掌就将她震飞出去。而玄尘已经被明珠所伤,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伽灵受伤。

“住手!”玄尘叫道。

刚下手的云笙就突然被一把横空飞出的扇子打伤,看见是他,云笙不做什么反抗,马上就落荒而逃了。

伽灵安全了,但似乎有点不太对头,玄尘捂住自己的伤口,跌跌撞撞走到伽灵面前,只见伽灵紧闭双眼,眉头紧锁,眼角不断流出眼泪,嘴里还不停地在喊圣姑……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