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权爷宠婚:娇妻撩人》

  • 作者:悠哉依然
  • 主角:帝京,清妤
  • 推荐:61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4 09:24:22

《权爷宠婚:娇妻撩人》 内容简介

这次本人安利给各位书虫们悠哉依然原创网络小说《权爷宠婚:娇妻撩人》,传奇人物是帝京,清妤,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试读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内,张哥帝京不少的名媛淑女都陆续的收到了当初从清妤那里定下来的仙人掌。这些带刺的植物招惹了不少的笑话,被运送到了各个名媛淑女填下的地址内。部分场合,甚至还友情赠送了一部分。整个帝京的垃

《权爷宠婚:娇妻撩人》 章节试读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内,张哥帝京不少的名媛淑女都陆续的收到了当初从清妤那里定下来的仙人掌。这些带刺的植物招惹了不少的笑话,被运送到了各个名媛淑女填下的地址内。部分场合,甚至还友情赠送了一部分。整个帝京的垃圾场恐怕都已经被这些仙人掌堆满了。

原本信誓旦旦找清妤麻烦的那些小姐,也只能忍气吞声,毕竟也是她们自己在清妤面前摆阔定下了她花店内的所有品种,也从这件事情上看出来了。她清妤哪儿是个傻子,分明就是个惹不得的刺头。让你打断了牙只能往肚子里咽,吃了亏还不能反击。

她店里明明就没有卖仙人掌的,那天买的时候说的那句是隔天有新货,明显的是给她们挖了个坑,等着她们跳下去。这清妤,不是什么好惹的人,默不作声不争不抢的样子,却能够冷不丁的直接给你心上添了这些堵,让人不敢喊疼。

容业这些天都一直不断的被安排参加各类晚宴,也算是见识到了这清妤的功力了,这姑娘真的是挺厉害的,杀人不见血啊。

城郊边缘地带,几乎是百里之内荒无人烟的地带,建造了一栋造型简单的私人别墅,这里是权璟霆待在帝京的时候的私人住处。知道这地方的人很少,也就只有家里人和容业一个而已,这地方是帝京市单独划给了权璟霆建造私宅的地方。

所以这里就算来了客人,也就只是容业一个人而已。

权璟霆打开门的同时,容业就挤了进来,男人穿着宽松的运动服,脖子上挂了条毛巾,显然是刚刚运动完的样子。

“现在是早上七点半,给我一个你来的这么早的理由。”权璟霆转身进了客厅。墙上的挂钟指向了七点半,这里的是私人公寓,光是客厅的面积就已经很大了。还不用再说加上房间厨房和浴室的面积了。这里装修简约大气,以冷色调为主,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具之外,就没有什么了,看上去去就知道男人并不是时常回来住的。

“我当然是有正当理由才会过来找你的,对了告诉你个有趣的事儿。”容业倒在沙发上,盯着对面落座的权璟霆。

“清家那姑娘够狠的啊,不过几天的时候,整个帝京的名媛淑女都被她给整的有火发不出来,我刚过来,光是君悦豪庭那边都扔出来不少的仙人掌,家家户户门口都跟苗圃似得。”权璟霆抬头看着对面自言自语的容业,就从他话中捕捉到了一句。清妤。

“难怪你能对她刮目相看,能用这样的招数直接断了那些人找她麻烦的退路,也不怕得罪了所有的人,这姑娘做事的方法,倒是挺像你的。”权璟霆盯着它,眸中一片深沉,带着似笑非笑的口吻,“像我?”容业乖乖的闭嘴没说话,这家伙的变态,他向来清清楚楚。从来都是冷不丁就发病的,没有征兆。

权璟霆起身从冰箱里倒了杯水,修长的五指捏着透明的水晶杯,阳光透过他指缝间的水层透出来,带着独有的光泽细腻。容业如果不提起来,他倒是还忘记了,有件事情还没办。

“说完了。”权璟霆将杯子扔到了琉璃台上,“再不说正事,就麻溜的给我滚蛋。”男人面色未动,丝毫不像是能够说出这样话的人,但是这话还是从他一本正经的口中吐出来的。

容业收回了刚才嘻嘻哈哈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上了从前IE的雇佣网站,发出去的消息都没有回应,按照他们的通知,整个IE的确已经停止了中东地区和一些战区的雇佣。”“并且IE对外发布的消息,也是整个组织放假了,下半年左右恢复工作状态。”权璟霆走过来,将扔在茶几上的文件摊开,一页一页的对比翻过。“我已经安排了人寻找,但是务必想办法联络到负责人。”容业看着男人手上的文件开口。

“昨儿他们指挥官不是到约翰参加会议了?”“对,秦重还在约翰逊,这么快IE就停止活动了,雇佣兵从来都以利益为主,现在中东战火频发,M国边境上也不太平,这时候并不适合收手。”容业说出自己的疑惑。“不慌,现在最重要的不是IE,是帝京。”“什么意思?”容业看着男人问。

对面的男人没有回答,慢条斯理的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容业最不喜欢权璟霆的一点,就是他喜欢卖关子。精明睿智的大脑,长远的眼光,和狠厉绝情的手段,是支撑权璟霆成为少帅的基础,很多时候,容业这个发小也从来不敢招惹他。毕竟腹黑的男人,是最不能惹的,尤其是对女人都不会怜香惜玉的男人,你就更加不要指望他会对一个男人都手下留情了。

权璟霆似有若无的看了眼容业,慢悠悠的从冰箱里取了昨晚上他家母上大人送过来的早餐放进了微波炉里。苏落英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这个儿子在外面不能很好的照顾自己,虽然他自律性及强,从来不用人操心,但是吃饭这方面,是所有的母亲都十分担心的事情。

“动动脑子,”飞鱼计划“当时进行的隐秘性是十分强的,就连总统都不知道,是丁博士自行发起的,但是最后却被突然袭击,当时能够听的出来那些人说的是M国的语言,并且带着帝京的味道。”容业恍然大悟,“的确是这样,丁博士当初带着人出去的借口,是外出考察而已,如果不是他通知你,你这边也不会收到消息。”“在国外袭击我的人,和回国之后袭击我的人,都是出自这里,这帝京,是真的越来越不太平了。”容业叹了口气,半响之后张口,“我放出去的人不会收回来,重心会先转回来。”“给你个方向。”权璟霆在卧室门口停下来,“国务院的几位,还有,你最近接触的那几位。”“就不能说清楚吗。”权璟霆没再回答他的话,径直走进了卧室。

看到他不愿意搭理自己了,容业也没有自讨没趣,拿起桌上的文件离开,这就是答应了权紧霆事情的下场,被当做是免费的劳动力压榨的一滴不剩。他难得的假期,可惜在权璟霆眼中,是没有假期这一说的。

浴室内,水汽氤氲,透明的玻璃将外面的洗手池和浴室分隔开,透过浓郁的水雾能够看到站在里头的人影。从头顶莲蓬头内滴下来的水顺着男人线条流畅绝美的脸颊往下流去,肩宽腰窄,腹肌明显,顺着男人的肌肤纹路慢慢往下流动,最终在地面上汇聚入了排水口。骨节分明的指尖撑在了一侧的玻璃上,权璟霆抬头,雾气缭绕当中男人眸中满是迷离,想到了方才容业的话,薄唇勾起弧度。

“特别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