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拾荒者纪元》

  • 作者:badsir
  • 主角:夏伦,萨蛇
  • 推荐:62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4 12:18:53

《拾荒者纪元》 内容简介

经典作品《拾荒者纪元》是badsir新出的一本奇幻类型的故事,本佳作的主线角色夏伦,萨蛇,主要讲的是:“莎尔达也是我们现在少数几个还活着的老伙计之一,无论是她遇到了麻烦还是就我们的现状而言,找到她都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继续向她传讯,凯斯,或者你们还有别的什么手段,做你所有能做的,尽一切可能把她带回到我

《拾荒者纪元》 章节试读

“莎尔达也是我们现在少数几个还活着的老伙计之一,无论是她遇到了麻烦还是就我们的现状而言,找到她都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继续向她传讯,凯斯,或者你们还有别的什么手段,做你所有能做的,尽一切可能把她带回到我们身边,而且必须要快。”

夏伦低着头斜眼看向凯斯,在凯斯点头之后又将目光转向了莱瑞。

“无论你是怎么打算的,尽快把四号修好。现在形势非常复杂,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我们需要利用好手中的每一张牌,而四号是非常宝贵的战力。”

“我已经远程调动了三号,差不多今天晚上它就会把我需要的材料从鸟笼送过来。”

莱瑞点了点头,早有准备的说道。不得不说第三洲域和第四洲域之间的距离还是非常远的,毕竟隔了一个世界第二大海域阿特拉特洋,就算三号的改造原型是巨龙,全力飞行之下也要一天的时间才能赶到。

“无论是扭曲十字的出现还是亚当符石和北斗魔力,全部都和秘密守护者有关。这个本该早在黑洞纪元就已经灰飞烟灭的组织现在重新出现搅动了世界的局势,虽然还无法由此确定是真的有秘密守护者的成员在世间残存,还是什么人假借着他们的身份和遗留下来的东西在谋划些什么,但是我有预感接下来将免不了要和它经常打交道。”夏伦磨挲了一下下巴,“这几天我会把提瑞尔的资料都看一遍,加深一下对秘密守护者的了解。不过在此之前……”

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夏伦伸手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我要先去赴个约会。”

“……”

莱瑞和凯斯对视一眼,脸上先是有点愣神,接着眉毛猛地一扬。

“你是要去……”

“你这是在找死!”

“嘿,嘿!”夏伦摆了摆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看着凯斯二人,“我有我的打算。”

“……”

看着夏伦那清澈透亮如同玻璃球般的目光,凯斯和莱瑞最终还是选择闭上了嘴巴。

……

昨天晚上受到损害的主屋当天夜里就已经被莱瑞修好利用大扭曲磁力大致给拼接了回去,恢复到了原本的样子。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损坏的部分依然还是处于损坏状态,一旦莱瑞离开的话所有的碎片就会立刻重新散架坍塌,所以莱瑞正准备抽时间彻底修缮一下。

当莱瑞二人和夏伦一起走到庄园门口的时候,看到女仆安娜正手里端着一盏水晶灯走进提瑞尔专门设立在庄园北部的地下书房之中,而艾瑟和欧琳刚好提着大包小包从镇里回来。

“累死我了!”艾瑟一进门就大喘一口气抱怨了一声,然后脸上带着兴奋之色的继续道,“听我说,莱瑞,我们今天在镇里面遇到了两个超可爱的孩子哦!”

“孩子?”

莱瑞一边单手一敲权杖,摄过艾瑟和欧琳提着的袋子,也没看里面都装的什么,一边随意的问了一句。

“真的是两个超可爱的孩子,看上去只有十多岁,有着两双和我一样的大眼睛,像小大人一样穿着精致的礼服,而且是对兄妹哦!”艾瑟两只眼睛亮着像小星星一样的光,脸颊都有点红了起来,“好像是什么贵族家的孩子来这里游玩的,遇到我们的时候还和我们搭话呢。”

看着好像见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洋娃娃的小女孩一样的艾瑟,莱瑞翻了翻白眼,完全无法感同身受,夏伦更是停也没停的径直出了庄园,方向一转向着庄园后方的西部丘陵山区走去。

“……他要去哪里?”

欧琳看着夏伦的背影消失,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对着凯斯问道。

“为什么你刚才不问他本人?”心里面古怪的腹诽了一句,凯斯伸手按了一下帽子耸了耸肩答道,“他说他要去赴一个约会。”

“……”

被艾瑟拉着跑了一天脸色也没怎么变化的欧琳此刻眉毛一下子扬了起来,不自觉的咬了咬一口的尖牙。但是就在她刚想要转身的时候,莱瑞却忽然出声叫住了她。

“如果你现在跟着过去的话,我不保证你能活着回来。”

双手扶着权杖,莱瑞的眼镜在夕阳的余晖照耀下映出了刺目的反光,微微下撇的嘴角看不到一丝笑意。

“或许……死的比他还快。”

“……”

看着莱瑞,欧琳带着一点红色的目光动了动,最终闭上嘴低下了头。而艾瑟则是左看右看眨了眨眼,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

丘陵地带中的山脉低矮而平缓,就好像草原之海上波动的浪花,仅有的几片树林都集中在了山谷的阳面,郁郁葱葱的繁叶遮挡住了那溪水潺潺的深处,叮咚作响的山泉。

当夏伦走进这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皎洁的月光自天空洒落,为大地铺上了一件素裹的银装。

“还真的是有寒泉哪。”

离得还远,一股冰凉的寒气便从山谷丛林的深处袭来,让身处仲夏之夜的夏伦浑身一抖,顿时觉得舒爽极了。嘴角不自觉的咧了咧,露出一丝有些怪异的诡笑,夏伦慢慢的踱着步子,不急不缓的走进了山谷的深处,丛林的中央。

当最后一棵树的叶子也遮不住夏伦黑眼圈里的双眼时,一口在月光的照耀下恍若巨大圆镜一样的冰湖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同时瞬间变得剧烈起来的冰凉寒气也在夏伦的眉梢处挂上了一丝洁白的冰霜。但是夏伦却并没有在意这些,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湖面轻轻荡漾的水波,深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然后畅快的呼出。

“真是好地方。”

他笑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慢慢的走到了湖边一块凸起的大石头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明月,冰湖,草原上的山谷,时间里的断层。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冰冷,夏伦缓缓闭上了眼睛。他的心很少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放松的,简直就好像要一直一直沉到那悠久岁月的最深处再也不会醒来。不过讽刺的是,这并不是因为他感觉到很安全,一切全部都在掌控之中,而是恰恰相反的,他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了出去,没有任何能够掌握和需要掌握的东西留在手里,结果反倒什么也无所谓了,什么也不用想了。

得到一切与失去一切,其实相差并没有多大,最后的结果都是——你再也没有什么能做的事情了。

夏伦最开始做梦都在追求的东西,但是最后却明白他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一个人永远也不可能会得到一切,也永远不可能会失去一切。

就好像现在。

当水声响起来的时候,夏伦睁开了眼睛。自湖中掀动波澜带着水花窜出的娇柔身躯浑身赤裸而如象牙版白暂,在月光和湖水的衬托下宛如一尊令世界迷醉的艺术雕像,又似那传说中的湖中妖精,在丝丝升腾的寒气中被狡猾的月亮勾引,经受不住诱惑冲出了水面。而当她回头的时候,湿润的白色短发甩起来又黏回到额头上,一双在月下愈发朦胧的乌金色蛇瞳闪耀着令人晕眩的梦幻迷离。

洁白玉足下粼粼微波恍若实地,随意的目光抬起看向夏伦,萨蛇嘴角翘起,嘻嘻一笑,这个略显不羁的动作配合上一双妖魅的蛇眼透出了一种邪异的张狂。

“你居然真的敢再来见我啊。”

没有丝毫羞怯的甩了甩头发,萨蛇的身体宛如羽毛一般飘过湖面,转眼便来到了夏伦的眼前。

“……表现很平静嘛,我还以为你会鼻血狂喷的晕过去呢。”

毫不停留的在夏伦的身边掠过,萨蛇一丝不挂的站在夏伦身后大石头的中间,在她脚下就是她的衣服。

“你都不在乎,我又在乎什么。”夏伦咧了咧嘴,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对于萨蛇这一幕出人意料的杀必死视而不见,只是略有些怪异的笑了笑,“我们都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不是吗。”

“有过前任啊,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说的是哪一个前任?”

“……我想应该是最近的那个。”

“死了。”

“嘿……”

已经穿好衣服的萨蛇背对着夏伦坐下,一边享受着清凉的寒气和皎白的月光,一边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幅不知该称作瑰丽还是恐怖的画卷。黑暗的男人和苍白的女人,幽静的树林与耀目的寒泉,大地苍渺星空无垠,时间的长河冲刷着独属于二人的现在,漂自过去,流向未来,不予妥协,不做停留。

“我昨天可是差点一剑捅死你啊,为什么还会来见我。”

“想来所以就来了。”

“杀了你的朋友,你不恨我吗?”

“如果我是那种被情绪左右思考的蠢货,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夏伦有些怪异的笑了一声,黑色的双眼倒映着面前银白的湖面,“无论做没做好准备,从在这个世界上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每一个人都注定了会有死去的一天。而同样的,无论做没做好准备,从选择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那一刻开始,每一个人也都注定了会面对一些活人需要面对的事情,无论是好的事情,还是坏的事情——一个非常简单不难理解的事实,但是能够认清的却很少。”

“……还真是漂亮的回答啊。”萨蛇乌金色的蛇瞳看着眼前黑暗的丛林,嘴角抿了抿,然后轻轻笑了笑,“不过有点意思啊,因为按照我的经验来说,能认真说出这么漂亮的话的人只有两种——从没经历过什么事情的人,和经历过太多事情的人。你是属于哪一种呢?”

“我是不会恨你的,萨蛇。虽然我是个疯子,但是杀人的刀和拿刀的人究竟谁才是需要负责的一方还是能够看的清楚的。也许你可能不信,但是在时间的荒原上游荡了这么久,我也是稍微有过那么一点点过去,不是什么都能够那么轻易的蒙蔽我的眼睛——无论是焚身的情欲,还是焚心的仇恨。更何况,工具只是工具,从甘心受制于他人之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丧失了承担任何的资格,以及被怨恨的权力。”

夏伦看着夜空苍白的明月,张口呼出了一口白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这几乎是一下子讽刺了世界上所有的人啊。估计传出去很多杀手和佣兵就算不要钱也会跑过来杀你。你真的很让我意外,疯狂猎人,不过很不巧,你能够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

萨蛇摆弄自己头发的动作一顿,原本御姐一样霸道悦耳的声音忽然变得有点低沉,带着某种莫名的笑意。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在弗拉德尔的金丝雀书馆。

那个时候的你看着自己手中的书,目光如同大海一样浩荡而黑暗,但是在那黑暗之下是和漫天繁星一样的璀璨。你是个很温柔也很正确的男人,你曾经拥有着正常的笑容,让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感到阳光一般的温暖,但是后来这些全都变了。你抛弃了自己的天真和正常,把自己像一条死鱼一样扔进了深海的深渊里,任由黑暗将自己吞噬,然后变成它的一部分。

我没有特别去了解过你究竟经历过什么,拥有过怎样的故事。但是我知道的是,在那故事的最后,你疲惫了,你孤独了,还有最重要的,你害怕了,你怕自己会迷失在某个陌生的角落里面,怕有一天你再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你疯了。不过让我感到敬佩的是,你的身上并不是只有简单愚蠢的温柔和正确,还有更加难得的勇气,和令人动容的坚强。疯狂并没有吞噬到你,是你主动的选择了疯狂,并以此成功的维持住了真正的自我。你将你的温柔和正确极其聪明的保护在了你的疯狂之中,所以你的疯狂不是一般人能够感受并理解的疯狂,而是一种深藏在灵魂深处的让人战栗的难忘的疯狂,你的温柔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温柔,而是一种让人又爱又恨、最需要却最不想留在身边的那种……正确的温柔。

这可真让人兴奋,如果是你的话,没准真的能够做到一些超出常理之外的事情呢。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好事。面对世界对你的压力,你并没有选择妥协和改变,而是转换了姿态保留了内心原有的样子,你从根本上来讲几乎没有过任何变化,依然是像你很久很久以前最初的那个样子。

但是你这么做让你在一定程度上变得强大而无法掌控的同时却也使你变得十分的痛苦,一直坚持着不被磨平棱角的你与其说是在和自己对抗,倒不如说是在和世界对抗。因为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就是如此,太过温柔正确的人要么难以生存,要么让身边的人难以生存。”

虽然因为背对着看不见脸,但是萨蛇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夏伦明显听出了一丝奇怪。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拾荒者纪元》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