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妻从天降》

  • 作者:沉沙
  • 主角:唐洁,韩晴
  • 推荐:969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4 13:49:57

《妻从天降》 内容简介

完结小说《妻从天降》是沉沙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作品,故事中的天选人物是唐洁,韩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妙趣横生,感觉不错。精彩片段预览:三人一通商量后,就这么决定了。“首先我保证一下,此事只能我们知道,而且,我不能保证这事的后态发展不可塑性。”韩晴起身去收碗。既然没有做饭,洗碗也是应该的。“晴姐,我来吧。”左欣如梦初醒一样,恍惚着起身

《妻从天降》 章节试读

三人一通商量后,就这么决定了。

“首先我保证一下,此事只能我们知道,而且,我不能保证这事的后态发展不可塑性。”韩晴起身去收碗。既然没有做饭,洗碗也是应该的。

“晴姐,我来吧。”左欣如梦初醒一样,恍惚着起身去帮忙。

“不用!立刻进你房间,好好的去查你找的人。”

“可是……我跟寄生虫一样,什么忙都帮不上。”左欣惭愧的挠挠自己的头。

“你还小,照顾你应该的。”唐洁拿过她手里的碗筷,起身去帮忙。

“我都二十二了……”

“你现在二十一,等下个月过了生日,你才二十二。再说,刚毕业,好好工作就好。你的这帮姐姐们,可都是江湖老手了。”安琪儿将桌子擦干净,还将她推出厨房。

左欣感觉自己好多余。每次吃饭坐到跟前,吃了饭就回自己房里。时间长了,好像长不大的孩子――无用。

“走吧,先去拿回你的手机,然后去酒吧找你的兄弟,明天给你上演一出戏。”韩晴挥动了手里的车钥匙,将左欣一人就在家里。

“欣欣,注意门户!我们出去办点事。”韩晴理所当然的冲楼上厨房上的那间喊。

“知道了。”左欣从房间出来,低下头,看着她们三人准备出门。瞬间不仅感到自己多余,甚至有些被她们排斥。她们所有的事,都不跟她说,总是说她不懂,可是她总觉得,自己融不进她们的世界,像个外人。

一路的车流如织,灯火辉煌,从公路穿过,从油菜花地穿过,然后过大桥,开向岛上。

“我总觉得不让欣欣知道我们干什么,她心里不太舒服。”旁边坐的唐洁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

“没事,从我当刑警的角度来讲,知道的越少,对她越好。”

“对,韩晴说的不错。”安琪儿关上手机,冷不丁的从后排插了一句。

唐洁开始沉默,似乎就这样把她隔离了。

“你比赛原本的计划路线是哪?”韩晴开始分析案情。

“龙悦酒店举行的飞行降落比赛。起始地点是K王俱乐部的高尔夫球场。落地的地方是东二十里外的无人岛。我从直升机上往下跳时,是距离地面4500米,我们飞机上一共六位参赛者,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而我最后的降落地点是青山牧场十里外的油菜田。”

“如果这么说的话,你降落伞的右方向位置应该有洞。被人做了手脚了。现在我们首先要知道,是谁做的。”

韩晴一路开向青山牧场的附近,K王俱乐部。她用手环换回自己的包,打开手机,竟然有几个陌生电话。

“今天的第一名是谁?”唐洁看着准备下班的工作人员问道。

“第一名也白搭了,位置不准,而且超时。主办方还想让参赛者赔今天的公关费用呢。”

“什么意思?”韩晴一大步冲上去。

“今天没有获奖者。”

安琪儿勉强一笑,然后安慰唐洁:“我明白了,主办方拿你们玩呢。你想,今天谁都没拿到奖金,嗯?”安琪儿眉毛往上挑了一下,让她自己想。

“奸商!”韩晴怒骂着。

“就是让你们一个个背着龙悦酒店的大伞在整个宁西的上空转了一圈,给他们做了个免费的广告。”安琪儿说完,唐洁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实在忍不住大骂一声:高世光,你大爷的!

“行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一切解释权归龙悦酒店所有。”

韩晴也想宽慰她几句。但是事实上,她并没有很难过,只是对于酒店老板的做法,深恶痛嫉。

“我得找个机会教训教训他……”

“机会是有的,等你的计划实现,自然有人帮你出气。”安琪儿掏出手机,龙悦酒店的股份份额明细。

“第一竟然是龙毅?!”唐洁和韩晴一起惊诧的看着安琪儿。

“我们的房东,厉害不厉害?”安琪儿带着微笑,就好像她有心里准备。

“看着他沧桑又疲惫的样子,没看出来,手里掌控这么多股份。听说林天伦的盛伦时代广场,也有他的股份。”安琪儿拿过自己的手机,装到包里。

“这下我们是不是省绕路了?会节省许多时间和计划。”唐洁想着把房东也利用起来。

“房东太太可是不好惹,你最好小心点。这种带有生命安全的工作,我就不奉陪了。”韩晴直接就把自己撇干净了,安琪儿耸耸肩,唐洁必须自己孤军奋战。

“行,我自己来。”唐洁心一横,决定不牵扯进两个好朋友。

“我们开玩笑的,放心,我还是经得起房东太太摧残的。”韩晴随即一笑,然后拍拍唐洁肩膀。

回到安乐花苑,停好车,三个人差不多身高从车里下来。

“走,房东家串门去。”安琪儿直接开始往后走,一路上坡。

房东龙毅也住在这里。因为他有钱,到处入股。他从来不去过问公司的任何情况,他的公司里,只有十来个员工,每天会将不同的收入报表发在他手机上。如果实在有特别大的项目需要他签字,他会偶尔来公司一次。

他的房子在最后一排,第一排的房子是他父母留下的。空着也是空着,安琪儿刚刚当上记者时,采访的第一个人就是龙毅。

“我还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时,采访总是紧张。有一次让我采访龙毅,他看见我紧张,于是带着我在他的跑步机上跑步。他说,有什么问题你就问,我不是很难相处的人。”说到这里,安琪儿就笑了。

“他当时什么样子?”唐洁看着安琪儿,她脸上带着微笑。

“那时候,他二十八。按道理来讲,应该是个年轻人。可是他胡子拉碴的,头发也不打胶。跑了一会之后出汗了,额前的头发就凌乱的乱晃。”

“他也不在乎?”韩晴特别不信。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那么邋遢?

“对,他说他是个野人。不在乎这些细节。自己开心,身体好,就都好。那时候,他刚结婚,但是他从来不提自己的老婆。后来才知道,她老婆,比他还厉害。世界五百强公司,本区的总经理。”

说着,就走到了尽头,右手边第一家,就是龙毅的房子。他的门口用红色对联贴了居所的名字:卧龙居。

“叫门!”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一起将唐洁推到监控器下。

“是……”对于朋友这般做法,她只能无奈的按响门铃。

里面跑步机上的龙毅,满头大汗。随手抓了毛巾擦了汗,穿着工字背心和短裤从走廊过来。他家里的布局,和四方城是一模一样的。

看见唐洁在监控下一直看手表,他笑了一下,拉开门,从地上钻出两个人来,直接往房子里钻。

“哎……干嘛呢你们俩?”

“龙哥,借过。”唐洁将他推开,三个女人理直气壮的往他房子里走。

“你们仨……”

三个人都没跟龙毅正面接话。

“哎呦,龙哥,你家里都不收拾吗?不是有保姆吗?怎么跟遭贼一样?”安琪儿立刻就动手将他的衣服扔进洗衣机,然后铺展了地毯。唐洁也转身去厨房帮忙洗碗。他吃的都是外卖,然后自己再热一下。韩晴拿了垃圾桶将餐桌上的包装袋全部扔进去。

“你们仨有事吧?”

“你家龙仔子呢?”

“市里上学呢……都上了两年多了,现在才想起我家龙仔子。”龙毅一头雾水,看着进来就殷勤停不下来的三个人,感觉自己会被打劫。

“你们停下!我现在有些害怕啊,你们有话说话。”他抓着韩晴的垃圾桶,使劲夺过来。

“你怎么吃的都是垃圾食品?”韩晴拿出垃圾桶里的食品袋指着他问。

“我……我没人做饭啊,老婆差半月,保姆请假三天,我不吃饭,我饿死自己啊?不是……你们仨玩什么呢?怎么还少了一个人?”

“哥,你这样,以后没饭吃,去我们家,就当自己家里一样。而且我告诉你,吃什么有什么,您想吃什么,我们给您做!”唐洁直扑过来,将他按到沙发上。

“房租已经很便宜了,你们还想让我免房租?”龙毅虽然有钱,可是他也是个生意人,该收的钱,还是得收。

“没有,没有,没有。你绝对想多了。把我们姐儿几个想成什么了。”韩晴一连说三个没有,明确表示不是想要降租。

“都停下,都停下!”龙毅让她们一起坐到自己对面的沙发上,然后用鹰眼深邃的目光看着她们饶有心事。

“说吧,痛快点。”

于是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唐洁清了一下嗓子,支吾着开了口。

“我今天参加龙悦酒店的跳伞比赛了,后来……落偏了。”

“不可能……”龙毅先是否认跑偏,然后突然想明白什么一样,又问到:“偏哪了?”

“偏到青山牧场外的十里油菜田的马路上。”唐洁很坚强的微笑着。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