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昌平郡主》

  • 作者:沉沙
  • 主角:香儿,老夫
  • 推荐:255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4 13:50:03

《昌平郡主》 内容简介

此回给网友们鉴赏沉沙执笔的架空小说《昌平郡主》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香儿,老夫两位天选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她潜回家中,心里不是滋味。彩云跑来喊到:小姐,夫人请您晚膳。她发着呆,沉默不语。“小姐,小姐!”彩云轻扣了房门。“不吃了,就说我休息了!”她手里拿着子良送的玉,在蜡烛的映衬下,更加富有光泽。子良还在地

《昌平郡主》 章节试读

她潜回家中,心里不是滋味。

彩云跑来喊到:小姐,夫人请您晚膳。

她发着呆,沉默不语。

“小姐,小姐!”彩云轻扣了房门。

“不吃了,就说我休息了!”

她手里拿着子良送的玉,在蜡烛的映衬下,更加富有光泽。

子良还在地上,手里是香儿送的鸳鸯,虽然丑些,可是心意全绣在上面了。

既是两小无猜,又是心有灵犀,如此般配的金童玉女,为何要牵连他人?香儿想了半天,决定忤逆皇上。管他何时成人,何时赐婚,圆了洞房,谁也拦不住。

“这孩子,睡了一天了,如何还能睡着?”

梁候爷听夫人这么一说,立刻起身。

“爹你去哪?”

“我去看看香儿!”

“爹,我去吧。”梁雨望放下了手里的碗筷。毕竟他才是和妹妹有共同语言的。

“对,对,对。望儿去最好。”夫人心花怒放都写在脸上。

“那就你先去看看。”梁候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将饭菜送妹妹房间。”他手里端了饭食,敲敲妹妹的房门。

“香儿,哥哥进来了。”

“进来吧!”她有些懒懒的回答。

“一天未进食了,双亲担心着呢。”

“哥哥,我有事问你。”她转过来,一脸正经。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啊?哈哈哈!”梁雨望突然大笑。

“出去,出去!”香儿生气的起身把门打开,哄他出去。一言不合就笑话别人。问的问题怎么了?爱情怎么了?

“妹妹莫生气!”他使劲儿的用脚蹬地,不能就这么被拉出去吧。

“哼!讨厌。”她撒娇的把头扭过去,爱理不理。

“妹妹,那你告诉哥爱情是什么?”他突然正经起来,至少要沟通一下。

“恩……”她仰起脸,仔细想想。

“爱情多了去了,比如杨玉环,她嫁给自己的公公,等于就是爹抢了儿子的老婆,你说他们图什么?”

“爱情?”

“但是他们俩是好了,那唐玄宗的儿子李瑁呢?他情愿成双自己的妻子和父亲,他算不算爱杨玉环呢?”

“这个……”她确实搞不清楚。

“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到最后,落了个化蝶的传说。他们为了什么?”

“也是爱情吧!”

“最后,白蛇传里的许仙,知道她是千年蛇精,怎样?不还是修成正果了吗?”

“哥,你说的都是什么意思呀,你想表达什么呢?”

“爱情是场轮回,命中注定的爱情,是什么都阻挡不了的。”

“佛经里有爱情的解释?”

“当然有,哥给你讲一个佛经里的爱情故事。”

“洗耳恭听。”

“大海边上,有一条快死的鱼,她不想死了之后被海里的其他大鱼吃掉,于是挣扎着上了岸,最后干涸而死。这时候,从她旁边过了一个人,看她死的可怜,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她裹上,免被海龟等物吃掉。然后又过来第二个人,看了一眼,用草席将她包裹,放到礁石上,想让天收了她。也算是留了全尸。最后又来一个人,担心她被动物吃,担心她被晒的只剩下鱼翅,于是徒手挖了坑,就用旁边的沙子将她掩埋。”

“没了?”她真听的津津有味。

“她有朝一日,转世轮回为女人。有个很爱他的男人在她生病后离开了她。然后她又碰见她很爱的男子,可是人家有家室。许多年后,她嫁人了,还有了孩子,非常幸福。”

“这是什么意思呢?”

“她去问佛主,为何真正爱我的人出现怎么晚呢?佛说,你前世为鱼,你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为你裹了衣服。第二个男人为你捆了草席,第三个男人,才是埋了你,送你去轮回路。所以,你转世投胎,是来报恩的。”

突然之间,她就懂了。

原来,前世今生,都是命中注定的。

哥哥那少林寺的修行,真不是去玩的。让她茅塞顿开,恍然大悟!

“那子良才是我遇见的第一个男人。”

“妹妹上辈子也不一定是条鱼呀。即便香儿是鱼,那也许,子良就是直接将你放生的人呀。”

“哥哥,你现在特别博学,我这会儿好多了,吃饭!”她兴高采烈的大口大口进食,没一点千金小姐的架子。

“也有可能我前世是个乌龟什么的。”她对自己的前世充满想象。

梁雨望使劲的笑笑。

他用胜利的眼光将妹妹吃的干干净净的碗盘放到双亲的眼前。

“全吃了?”

“吃了。”得意扬扬的翘起二郎腿。

“你用的什么办法?”母亲似信非信。

“讲故事。”话说的是相当轻松。

“讲什么故事?”

“那不能说,你们不懂。”终于在父母面前扬眉吐气,大肆张扬。

“臭小子。”

“天色不早了,孩儿先回房了。”

梁雨望回了房间,窗户上的剪影一直来回踱步。

他一直等待着姜太傅将自己的信笺交到皇上手上。

信上的内容,皇上只要看见,必会见他。

清晨的朝会散后,信王拦住梁候爷,说:“梁候,借一步说话。”

自从信王半夜送了凤冠霞帔之后,梁山整日整日的做噩梦。

姜太傅在御花园拦住皇上。

突然出现在皇上面前,吓了一跳。

“哎呦,姜太傅。吓到皇上了。”完万全上去跟姜太傅理论。

“诶~姜太傅与朕开玩笑。”他将万全拉开。

“皇上圣明,老臣只是想看看皇上。”姜太傅像老顽童一样。

“太傅,今日前来,定是有事吧?”

“恩,还是皇上了解老夫。”

“哈哈哈哈。被朕猜到了。那是大事还是小事?”

“趣事儿。”

“趣事儿?多有趣?”皇上说着就走到了御书房。

“老夫听说,梁候家有个……”

“有个可人的小女儿,刚满十六,朕见过了,真是过目难忘。”赵祯还意犹未尽的想着看见香儿姑娘时那惊呆住的眼神。

“老夫说的是梁候的长子。”

“长子?”赵祯发现被太傅带沟里了。话说一半,让他浮想联翩,却又突然拉到现实。

“长子梁雨望,从小游历,新疆,云南,洛阳,去年又去了嵩山少林寺。吃斋念佛,挑水砍柴,早起练功,睡前读经。刚刚加冠之年,资历老成,见多识广。老夫是深喜欢这孩子。”

“哦?梁候家里都是人中龙凤呀!”

“皇上可想见见?”

“这……”

“不急,皇上考虑考虑,这里有一封书信,乃是这小生亲自所写,看了之后,皇上自己决定。”

“还有自荐书?是何内容?”赵祯饶有兴趣。

“他人书信,老夫不曾看过,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何内容,老夫不得而知。”

“太傅推荐,朕必不会失望。”

“那老夫就算是完成雨望小儿的心愿了,皇上日理万机,老夫告退。”

“太傅慢走。”

皇上快速拆了信封,字迹清秀端正,颇有太傅真传。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