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

  • 作者:燕归来
  • 主角:姜落,王妃
  • 推荐:867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4 13:50:37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 内容简介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作者:燕归来,架空类型新书,主角:姜落,王妃,本网文精彩片段试读:“嬷嬷有心了,落月知道该如何做了,这些本公主也不会往眼睛里*沙子的!”“落月请王爷金安!”“王爷!”姜落月带着人一起向晋王施礼,疏离而又让人挑不出来刺来。“起吧,这么晚才来,是哪里不舒服吗?”晋王的关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 章节试读

“嬷嬷有心了,落月知道该如何做了,这些本公主也不会往眼睛里*沙子的!”

“落月请王爷金安!”

“王爷!”姜落月带着人一起向晋王施礼,疏离而又让人挑不出来刺来。

“起吧,这么晚才来,是哪里不舒服吗?”晋王的关切眼神倒也不假,只是某些人的眼睛一直是垂着的,根本就没有看到。

倒是在一旁的茹夫人,小脸顿时就是一僵,本来是只有她一个人的,后来就来了这么个丫环,硬是说是王妃让她来侍候王爷的。

“王妃姐姐安!”姜落月已经带着人走到一旁落座了,她这才赶紧的起身请安,这是王府,在王妃面前,她们根本就是没有座位的。

“嬷嬷也坐吧!”嬷嬷的心就是一暖,可是却仍然推辞道:

“主子在的地方,哪里有奴才们的座位啊!”

“既然是月儿让嬷嬷坐,就坐吧,年纪*了,就要注意点!”薛凌尘倒是好心的帮了一腔,他倒也想看看姜落月会怎么处理院子的事情。

“奴婢谢座!”

小妾茹儿的脸就是一阵的发白,那个位置正好就是刚刚自己坐的,竟然被一个嬷嬷给坐过去了,那是离王爷最近的。

一看到旁边的紫竹时,心情又好了,你就是王妃又能如何,只要是将这个丫环打杀了,看你还有什么脸面。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姜落月的声音就先响起来了。问的还不是她,而是晋王薛凌尘。

“王爷,不知道这个丫环犯了什么错,*湿成了这个*子?”

眉头皱起来,好像是很不解的*子,其实姜落月的心里早就已经冷笑起来了,不是没有给你机会,而是你自己不会把握。

一个只会拿小鞋的妾而已,她一个堂堂公主还真不会放在心里。

“是月儿让她前来侍候的?”

“是的啊,她说王爷在后花园里,当时月儿并没有收拾妥当,所以就让她先来侍候了!可有哪里不妥?”

“哟!王妃姐姐这就不知道了吧?这个丫环可是想要投怀送抱呢?当时茹儿在和王爷说话,她竟然*胆的向王爷的身上倒去,差点就将王爷给压坏了!”

说话的不是那个一身醋味的茹儿,还有谁,只是姜落月有些想抚额的*,你不说话也没有人当你是*子,而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将王爷给压坏了,你的意思不是很明显的说王爷就是一个纸糊的吗?

薛凌尘的脸色也很难看,本来的意思是想要看到姜落月提前过来,可是谁会想到,竟然是茹儿先来了,这也就罢了,现在说的这是什么话?

手一用力,杯子就碎在了手心里,在旁边服侍着的丫环,赶紧的上前去换了一个杯子,另外一个则是要去包扎。

“月儿来替本王包扎手!”

“可是月儿并不会,怕是包不好会耽误王爷的康复,不如由……”

眼神扫过小妾茹儿,那一脸的得意,好像是姜落月接下来就要说到她的名字,然后她就可以顺利的从地上起来一般。

倒是薛凌尘没有想那么多,姜落月竟然不过来给自己包手。这句话他听的很清楚。

“那本王就过来好了!”

“还不送将包扎之物呈上来*”

“是是是!”小丫环们手忙脚乱的将手里的包扎之物全部呈到嬷嬷的面前,王爷可是已经到了这位新王妃身边,根本就没有给她们留一的空。

她们敢让王爷让让吗?自然是不敢的,借给她们一个胆子也不敢啊,茹儿的脸马上就变青了,看着这女人的脸一会白一会红一会青的,姜落月看着也只能暗暗摇头。

道行还是太浅了,不过仍然是接过来嬷嬷递的白色棉布,薛凌尘的手其实也没有伤到多少,就是被几点的碎渣给伤到了皮肉。

王爷嘛,总是很娇弱的,虽然这是事实,可是也不能让别人说出来,这*一来,倒是让姜落月捡了一个便宜。

包完之后,薛凌尘左看右看,这才下了定论,果然包的不怎么好看,不过他却是一点也不觉着疼了,也许是因为姜落月亲手包的吧?

“王爷,可是看出来不合适了,要不让重新来!”

“王妃可是不能,这打开会见风的,没事,老奴看着挺好的,王爷您看呢?”

“呵呵,本王看着也挺好!”

嬷嬷都说好看了,他还能说什么,虽然他之前也是想着要安慰安慰来着,两个一唱一和的就将姜落月的好心定下来了。

姜落月只好拿着紫月递来的湿巾净净手,才看向了在下面跪着的两个人,茹儿是想起没有人让她起,作为一个小妾,她其实也就是比*丫环稍微的强一点。

有必要让她认清楚自己的位子,只要是自己不愿意,她就可以马上的滚蛋,不过要是认不清楚,也没有关系,早晚会和那两个人一*的下场。

至少不会有什么好的等着就是了,紫竹从一开始听到姜落月承认是她让自己来的,就已经是心头一喜,想着也许这个新王妃还可以救自己一命。

那以后自己办事可是要小心了,白天不太合适,那就等到晚上,只要是上了王爷的*,那么自己就可以在茹儿的上面,看她还如何再欺负自己。

至于姜落月,一个落魄公主而已,有什么能耐,早晚也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可是她自以为伪装的很好,可是却不知,她的一切想法,早就在姜落月的心头了,在来的路上,紫月和另外的几个丫环也都很替她担心。

现在看来,人家压根就没有当作一回事,她们想的也确实是有些多了。

“王妃,奴婢将事情办差了,可是这真的不能全怪奴婢,是您让奴婢来的!”

“是吗?也是本公主让你往王爷的身上倒的,或者是想去怀里的,本公主*着你们,可是不是让你们恃骄的,你自己说吧,在王府此罪该如何判!”

紫竹刚要开口回话,那边茹夫人的声音就传来了,紫竹这才发现,原来新王妃竟然是看着茹夫人问的话,不由的脸一白。

“凡是妄想着主子的人,一律一百军棍!”

这个她可是记的很清楚,目的当然就是要让这些下人们不要想着和自己平起平坐,没有想到,现在倒是用上了。

一百军棍*是个人都不可能活着,更不用说是娇娇弱弱的小丫环了,在听到茹儿的话后,紫竹直接就昏迷不醒了。

然后一个婆子,到池子里端了一盆子水,从头到脚的又浇了一遍,然后嘤咛一声,直接又醒了。

这就是过程,这个手段不止用了一次了,虽然这次是真的被吓晕的,可是这凉水浇到自己的身上也不好受啊。

可以想像,姜落月只是洗了一个头就已经是重烧几天,更不用说是她这是从头浇到尾了,紫竹是真不想醒过来。

就让她浇,可是冰入刺骨的冷让她又不得不睁开眼睛,哆嗦着看向姜落月,这才发现,王妃看她的眼神里有着些笑意。

终于知道害怕了,这个新王妃也是一个不好惹的主。

“王妃,救命!王妃,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以后做牛做马为王妃做事,王妃……”

“*胆!胆敢吓着王妃,你有几个脑袋!”

“还不托下去,既然是王府早已经有了如此规矩,自然是按照规矩来办了!”

“王妃不要啊不要,人家是受你的指使才来的!”

紫竹不管那些了,现在她不想挨打,更不想挨军棍,那会没命的,她的本意是要让茹夫人听到后将气撒到新王妃的身上,只是这招用处不*。

因为王爷就在新王妃的旁边,就算是茹夫人也不敢过去找不自在。

“还不拉下去行刑?”

“是!拉下去!”

果然王爷的话最有力度,过来两个侍卫,将紫竹拉下去,在不远处的地方,已经放置好了一个凳子,两人压着,另外两人拿着丈余*的板子,对着紫竹就乎过去了。

啊……

一声声的惨叫,将这么好的风光全部都给挡住了,就连跪在地上的茹夫人也忘记了要起来,当听着那声音,她就感觉浑身发冷。

刚刚她还想着要对付姜落月来着,可是人家……竟然在喝着茶,还时不时的看过去一眼。

就连她这么狠辣的心都看不过去,姜落月竟然敢看,脸上还带着笑意,茹儿的心就是一颤。

原来真正的狠辣并不是她们这种上串下跳的,而是这脸上明明带着笑,却是要让人死不足惜的人。

咽了一口唾沫,再也不敢抬头看姜落月了,低下头,希望他们可以将自己遗忘掉,只是这*的想法,显然是有些不太可能。

“茹夫人怎么还在跪着,地上多凉,扶你家夫人起来!”

“是,王妃!”

“赏茹夫人一个位子!”

茹夫人院子里的丫环也是一起陪送跪的,她们可是没有茹夫人那么明显的笨*,不管在哪个院子,多做事,少说话就是对的。

跪跪也不会掉一斤肉,只要是命还在就行了,现在姜落月让她们过去扶茹夫人了,她们自然是很快的就将人给扶起来。

只不过茹夫人因为跪的时间太久,身子有些虚弱,差点摔倒,也就是多亏丫环们扶的结实。

位子在刚刚姜落月吩咐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去备了,现在正好搬来,放在嬷嬷的下侧,这*看来,这位嬷嬷可是比这个茹夫人更加的吃香。

茹夫人不想坐也没有办法,跪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如果再不坐的话,相信一会可能就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报王爷,王妃,紫竹咽气了!”

“板子数量到了吗?”

“回王妃,没有,还差十*板!”

“然后呢?你不去继续,在这里等着挨赏吗?”

“是!”侍卫很无奈的继续起身,和另外的一个继续打,坐在一旁的嬷嬷仍然是神色如常,倒是茹夫人感觉到胸口有些恶心。

人都死了,你还要继续打,这还是人吗?更不用说是以前还是跟在你面前的,薛凌尘则是不这*想。

能和他站在一起的女人,也就是姜落月了,有谋略,有担当,有胆识,还有一股不到底不罢休的心思。

让这*的女人在身旁,无疑是一*助力。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