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我的骨头有点硬》

  • 作者:水色烟头
  • 主角:葛荆,阮清
  • 推荐:55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5 10:37:05

《我的骨头有点硬》 内容简介

《我的骨头有点硬》是水色烟头原创的一本玄幻新书,剧情波澜起伏,文笔妙趣横生,值得阅读。《我的骨头有点硬》精彩情节试读 马车继续向前奔行,战马就是比驽马强,即便拉车不是它应该干的活,拉起车来也是比驽马强。不仅强,还持久。荒无人烟的戈壁,是浩瀚无垠的黑沙荒野边缘,停沙岭脚下。下面是沙砾遍布的戈壁,上面铺了厚厚一层黄沙,马

《我的骨头有点硬》 章节试读

马车继续向前奔行,战马就是比驽马强,即便拉车不是它应该干的活,拉起车来也是比驽马强。

不仅强,还持久。

荒无人烟的戈壁,是浩瀚无垠的黑沙荒野边缘,停沙岭脚下。

下面是沙砾遍布的戈壁,上面铺了厚厚一层黄沙,马蹄踏上去留下一个深深的蹄印,大风吹来,不一会儿就只剩下浅浅一个凹坑。

即使这样,战马跑了上百里仍然耐力十足的向前奔行着,看不出一丝疲惫的样子。

“真是好马!”

葛荆赞叹一声,伸手把赤柽攥了起来。

“的确是好马,戈壁马除了样子不如中原马那么高大英俊外,用起来其实比中原马要好使得多的多。它们不仅有过人的速度,还有着惊人的耐力。”

阮清不知何时从车厢内钻了出来,听到葛荆的赞叹,十分赞同的称赞了一句。

葛荆问了句:“你怎么出来了?”

“你不是也感觉到了吗?”

阮清仰头看到葛荆抓起赤柽,靠着门框,伸出腿,抱着长剑笑了。

“小心些,让两个孩子往里靠一靠。”

葛荆没在意,嘱咐了一句。

“孩子,听到没,往这里来。”

阮清笑着回头,向里面招了招手。

两个孩子顺从的爬了过来。

“又有人来吗?”

刁御嘴里嘀咕着,抓起长刀揽在怀里。

“蝗虫一样的让人厌烦。”

葛荆叹息一声,从车顶站了起来。

远处,战马奔驰,响声如雷。

轰鸣着,由远及近,向这里快速靠近。

葛荆极目眺望:“战马,是官兵吗?”

阮清挺直了身子,尽力抬头,向前张望:“不是神枢营,就是缇骑营。”

葛荆奇怪的问道:“缇骑营,他们从前面过来的?”

阮清收回眼神,身子向后缩了缩,靠着门框,道:“神枢营、缇骑营是官兵,两支千人军队撒开,前前后后的在哪里遇到都不稀奇。”

葛荆想了下认同的点点头。

的确是这样,这里是明王朝的天下,朝廷就是天下最强的势力,即使北域荒原属于明王朝的末梢。若不为了争权夺利,两只千人军队放进来,当真是横冲直撞无人敢挡。

任何势力,不管是大是小,任何势力都不敢挡。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是千人聚集在一起,而是撒网一般的放出去。

后面有一旗缇骑营追杀,前面再遇到一旗缇骑营拦截,绝对正常。

即合常理,也合兵法。

葛荆两眼微眯,徐徐吐出一口气。

秋日的酉时,正是傍晚时分,夕阳斜落。

马车迎着夕阳的余晖向西方奔跑,刺眼的红光耀得人睁不开眼。

一队铁骑,背着血红的残阳,带着十数条滚滚沙龙,呼啸着,飞一样的猛扑过来。

那气势,那威风,烧得葛荆两眼刺痛。

他第一次感觉到朝廷官兵铁骑的威严根本是刀胡子这些悍匪所不能比拟的。

无他,堂堂正正的威严,天意煌煌的气势,无畏无惧,勇往直前。

葛荆突然感觉肺腑有些空虚,身体有些松软,忍不住用力吸了一口气。

玄气顺着经脉迅速流转,消去四肢的酸软,填补了脏腑的空虚。

葛荆双眼猛地睁开,用力吐出一口浊气。

刚刚在心底,不由自主升起的恐惧,好像也随着这口浊气喷出体外。

短短时间里葛荆没有来的产生了两次恐惧心理。

刚才那一次是怕死,是他突然想到还有那么多高手没有出现,感觉无法抵挡而产生的恐惧。

这一次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慑,毫无根由的产生了恐惧心理,感觉自己根本无法抵挡。

真的无法抵挡吗?

葛荆冷笑一声,刀胡子两千骑兵即使再弱,兵力也要胜过这些多少倍。

那些人将他包围他况且不怕,又何惧眼前这几十人。

迎着冲到近前的骑兵,葛荆一步跨出,落在马背之上。

脚尖一沾即起,弹射而出。

赤柽闪电般刺出,点中迎面而来的枪头,顺势滑出。

一蓬鲜血溅射空中。

葛荆脚尖在马头上一跺,身形左转,赤柽划破天空斩中另一人的颈骨。

砰的一声闷响,葛荆弹身而起,在空中一个大鹏翻身,赤柽再度砸在另一人头盔之上。

噗通一声,缇骑翻身落马。

“缇骑,是缇骑营的铁骑。”

阮清低呼一声有些色变。

缇骑营虽然都是缇骑,却也分上中下三等。

葛荆他们以前遇到的不过是下等缇骑,此时的铁骑显然是缇骑主力,最强力量。

“好小子...”

一声怒吼,一把钢枪洞破空间,呼啸着刺向葛荆。

葛荆身形一转,半空中抬腿踢中枪身,身子一个翻滚,落回马背。

钢枪向后一错随即陀螺般旋转,带着更加猛烈的气势向他胸口洞射而来。

枪樱随着枪身疾速旋转,带动丈许方圆的气流向中间聚集。

极致的速度,强劲的力道在空中形成一道漩涡。

罡风呼啸,那仿佛不是一杆长枪,而是一座山峰扫过天空,带着无尽的力量冲撞过来。

“不可力敌!”

阮清再度色变,他第一时间感觉到不好,忍不住惊呼一声,提醒葛荆。

只是,如此强势的一枪,蕴含着枪主的精气神、力技法。

枪势将葛荆牢牢锁定,根本不容他退却。

可事实上葛荆也不可能退却,因为他若退却,身后的马车立刻暴漏在枪势之下,无人防守,必然会被这一枪摧毁。

“既然如此...”

葛荆身形暴退,越过车顶。

阮清脸色一变长剑瞬间出鞘。

哪知道,葛荆越过车顶时脚尖猛地一点。

身子骤停,然后向前激射。

一退一进,完全超乎想象,也让他脱离了长枪的锁定。

赤柽如剑笔直向前,宛如鹰击长空,飞凌万里,又如大漠孤烟,直通天际。

这一剑,葛荆抛弃了大漠黄沙的宽广无垠,完全体现了鹰隼的迅疾和孤烟的笔直。

精气神凝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葛荆直直的冲向长枪,枪上一寸破气而出。

凝炼的剑气破开了湍急的漩涡。

赤柽一闪而过,洞穿缇骑的咽喉。

砰的一声,漩涡崩散,劲气四溢。

缇骑控制不住长枪,脱手而出。

斜斜的越过阮清的头,擦着车厢飞向了天际。

呲啦一声,车厢顶盖好似被一张大手抹去,化为齑粉洒满天空。

葛荆听到身旁呲啦声响,左手急忙在缇骑额头上一推。身形暴退的同时,抽回赤柽。

赤柽点地,凌空而起。

战马带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贴着他的身体,贴着马车一冲而过,摔倒在地。

而葛荆则飞临天空,顺势飘过车厢。

车厢顶盖虽然化为灰烬,剩下的半截还完好无损的被战马拉着,继续前行。

“还好...”

葛荆身子在空中陀螺般一转,赤柽划过车厢四周,拨开刺过来的三杆长枪后他才飘然落下,站在车厢一侧。

“你看好战马...”

葛荆眺望四周,马车已经冲过缇骑阵列,连忙吩咐一声阮清。

他脚步轻盈的在车厢上空飞舞。

倏而在左,倏而在右,倏而再后的抵挡着无数杆长枪的攻击。

几十匹铁骑,铺散开来排成阵列,一队不过七八人。

葛荆一阵冲杀,不经意间洞穿他们的阵列,此时无数铁骑勒马回旋,重新向他包抄过来。

前方有阮清,勉强可以无恙,真正的危险变成了后面。

飞枪,势大力沉,还附加种种力道在里面,葛荆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让长枪变向,刺入车厢内。

这时的葛荆只能全神应付着每一杆长枪,深恐漏过任何一杆。

嗵,一杆长枪被挑飞。

嗵,又一杆长枪被敲落。

嗵,这杆长枪被葛荆变向,扫向车厢后面的缇骑。

飞枪充满威胁,逐渐靠近的特骑一样不容小觑。他们不仅能够贴身攻击,甚至还能从战马上飞起,凶狠的想要铺上马车。

这样的危险常常让葛荆手忙脚乱,最后只能已伤换伤。

转眼十几里过去,车厢内已经洒满葛荆的鲜血。

两个孩子紧紧搂抱在一起,抬头仰望天空,看着葛荆沿着三面车厢来回跳跃。

其实,缇骑猛烈的攻击从四面八方而来,葛荆早就顾及不到那么周全。

车厢后面的两角已经被打碎。

破损处让缇骑们模模糊糊能够看到车厢里面的情况。

之所以没有被完全打破,还是刁御爬起来,支着钢刀将掌柜的和两个孩子保护起来。

这才能让葛荆安心抵御一拨又一拨攻击。

“攻击马车...”

看到葛荆配上刁御,防御如同铁盾般,固若金汤。

缇骑后面猛然响起一个生硬。

瞬间。缇骑铁骑的攻击葛荆身上转移到马车。

葛荆的脸色顿时变了。

马车的体积大,缇骑的人数多。一旦攻击起来,葛荆很难保护到马车的方方面面。

“他是谁?”

葛荆身形转动间,眼神跳过人群看到最后面一张冷漠的脸。

这人也看到葛荆投来的目光,嘴角轻启,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

“排枪,集火马车!”

淡淡的声音响起,不待一丝情感。

葛荆瞬间脸色变了。

“靳子川,手下留人啊!”

陡然,马蹄阵阵,一声疾呼响起。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我的骨头有点硬》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