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一念相思许流年》

  • 作者:若梦
  • 主角:穆英旭,宁夕
  • 推荐:15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3-25 14:35:44

《一念相思许流年》 内容简介

本回本人展示给各位粉丝们若梦原创创作《一念相思许流年》,主人翁是穆英旭,宁夕,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宁夕的笔落在纸上,洇开了一小片墨迹。她似乎有些困惑不解,看向穆英旭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穆先生,怎么了?”穆英旭被噎了一下,似乎因为她口中那个冷漠的“穆先生”三个字。穆英旭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感受,明明离

《一念相思许流年》 章节试读

宁夕的笔落在纸上,洇开了一小片墨迹。

她似乎有些困惑不解,看向穆英旭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穆先生,怎么了?”

穆英旭被噎了一下,似乎因为她口中那个冷漠的“穆先生”三个字。穆英旭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感受,明明离婚是他提出来的,宁夕也答应了,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却觉得格外不自在?

周围的人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不对,律师又推了把自己的眼镜,问道:“穆先生?”

穆英旭猛的惊醒过来,望向宁夕的眼神依旧是不加掩饰的嫌恶,他摆了摆手,扬着下颚,不可一世地吩咐:“签下去。”

他爱的人是宁沐,如今宁沐回来了,他自然要将穆太太的身份还给她。

宁夕,不过是雀占鸠巢罢了。

协议顺利继续,在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宁夕突然觉得自己像卸下了重担,浑身轻的她恨不得大声欢呼一般。

可是她忍住了,放下笔,站起身,毕恭毕敬地对着穆英旭说:“穆先生,协议也签好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至于那五千万,还请你按时打在我的卡上。”

说完,不等穆英旭说话,她就径直走了出去。

生怕走得慢了,泪就要落下来。

外面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刚刚走出民政局,宁夕就再也忍不住,两滴清泪顺着脸庞滑落,洇湿了一片衣裳。

手不自觉抚上肚子,暗暗想,宝宝,妈妈现在就只有你了。

她的行李箱还在车上,还好司机还没走远。宁夕拿了行李箱,正想着自己待会应该去一趟医院,却没想到刚一转身,就发现穆英旭站在自己身后。

一瞬间的兵荒马乱,但宁夕赶快镇定过来,不卑不亢地望向他:“穆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穆英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目光顺着她的脸庞慢慢滑落,最后停在那个天蓝色的小行李箱上,嗤笑一声:“宁夕,我倒是小瞧你了,原来你早就准备好走了吧?”

宁夕有些不解地望着他,摇了摇头:“穆先生,我没听懂你的意思。”

穆英旭冷笑一声,高大的身躯逼近她,属于成年男人的危险气息充斥在宁夕鼻尖,她下意识地后退几步,没想到落在穆英旭眼里,更成了欲盖弥彰的厌恶。

“宁夕,四年前你费尽心机嫁给我,还不惜拿自己的命威胁沐沐,让她远嫁国外。若不是沐沐昨天不小心说漏了嘴,我竟不知道,原来四年前的一切都是你的精心策划!”

宁夕越听越懵,什么叫她费尽心机嫁给他,又什么叫宁沐不小心说漏了嘴?四年前不是宁沐酒后乱性怀孕了,所以才嫁给了那人吗?

怎么到了他这里,就成了她宁夕用自己的命逼迫宁沐嫁去了?

她宁夕何德何能,竟然还能用自己的命威胁宁沐?

“穆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根本就……”

“啪!”

清脆一声响,宁夕白皙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一个手掌心,她不可思议地偏过头,似乎没想到穆英旭竟然会动手打她。

“宁夕,”穆英旭眯了眯眼,掩盖住那一闪而过的阴历狠绝,“当我穆英旭识人不清,养了你个婊子在穆家四年。要是以后再让我知道你纠缠沐沐,就别怪我手下留情!”

宁夕觉得自己一颗心被揉扁了又搓圆了,像被浸在酸水里又洒上了盐巴,疼的她恨不得晕倒在地。可她强撑着,牙齿紧紧咬住下唇,铁锈一般的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握住把手的手指因为过分用力而格外苍白。

“穆先生,”她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被强行挤出来,字字泣血,“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纠缠你们。”

说完,不等穆英旭反应过来,她立马提着行李箱转身朝后走去,到了路边径直拦了辆车坐上去,再也忍不住,哽咽出声。

太痛了,太痛了。

四年的婚姻,她的真心,她的爱慕,她的一切,最后就换来了五千万以及一句“婊子”。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看着她一上车就哭,吓了一大跳:“姑娘你……你这是去哪啊。”

宁夕擦了泪,抽噎了一声,努力忍着,尽量不让声音发抖:“南大医院,谢谢。”

穆英旭在身后看着那瘦弱的小女人离去,竟是没反应过来。

记忆中,好像还是这女人第一次这么干脆利落地离开自己。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穆英旭觉得心里一阵烦闷,猛的一拳打在身后的树上,再抬手,已是血迹淋漓。

车上,宁夕只觉得腹内突然一阵绞痛,好像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而紧接着她发现了一件更让她惶恐的事情,惊叫卡于喉内——

司机察觉到了不对劲,不经意间从后视镜瞥过,猛的一踩刹车,声音全是惊诧:“姑娘你怎么了?”

后排座,落了一地血。

南大医院,宁夕昏昏沉沉地躺在床架上,被人极速地推向前方,她意识不清地拽住身旁谁的衣袖,恍惚道:“医生……求你,求你保住我的孩子。”

这是她和穆英旭最后的牵扯,孩子没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宁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贱,明明对方都这样对她了,骂她婊子,与她离婚,却还是想要留下这个孩子。

轮子因为过快滑动而发出刺耳的声响,被她拽住衣袖的人似是一顿,慌乱中有人喊了句“温医生”,宁夕就觉得手中骤然一松,一股慌乱涌上心头。

随即是温热的掌心贴上她的。

“病人大出血,血压下到百分之六十。”有女声尖利地喊道,宁夕觉得自己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了,拽得那人更紧了些。

手术灯“啪”地一声打开,刺眼的灯光一下透过薄薄的眼皮打下来,刺得她流泪。

兵荒马乱。

意识的最后一秒,宁夕只听见有人温和地叫她名字,她却恍惚觉得,站在面前的人是穆英旭。

骤然挤出一个笑,似乎想要那人宽心。

还有那句如何,也说不出来的话。

“阿旭——”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