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良年难浔》

  • 作者:烬公子
  • 主角:安希芸,艾艾
  • 推荐:85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3-27 18:32:45

《良年难浔》 内容简介

《良年难浔》作者:烬公子,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人公:安希芸,艾艾,本故事主要章节节选:等到一个星期结束,剧组重新开机的时候,江浔再见到安希芸,即便她在微笑着和她打招呼,表面上也没有任何异常的和她们嬉闹聊天儿,但江浔却总觉得哪儿怪怪的。难道是因为那天记者问的那句:“安小姐,听说您曾经是孤

《良年难浔》 章节试读

等到一个星期结束,剧组重新开机的时候,江浔再见到安希芸,即便她在微笑着和她打招呼,表面上也没有任何异常的和她们嬉闹聊天儿,但江浔却总觉得哪儿怪怪的。

难道是因为那天记者问的那句:“安小姐,听说您曾经是孤儿,出自裕安孤儿院?”

初来听到的时候,江浔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后来发生的一切,却像是从反面验证了什么一样,而如今安希芸的反应,更是让江浔不得不信。

可这又如何?一个人即便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她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得到那些她要想得到的,是孤儿又怎样?

******

不过还好安希芸并没有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相反,因为她是孤儿这件事情的曝光,让她更加努力了,甚至就连杨导演都说,她的演技有进步。

这天,江浔和安希芸对完戏里面的台词之后,杨落英过来问她们:“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就可以开始了。”

见安希芸和江浔都说“准备好了”,杨落英就通知工作人员开拍。

这场戏讲的是安希芸饰演的乐宁因为被刺客追杀,在悬崖边退无可退的时候,幸好被及时赶来的涂夏所救。

拍完之后,安希芸和江浔聚在杨落英的旁边,看显示器上呈现出来的影像。

只见开场,涂夏吊着威亚,从远处而来,轻踩几名刺客的肩膀落在了乐宁的面前,把她护在身后。

几名黑衣刺客见有人来帮忙,立刻挥刀上前。打斗中,其中一名刺客见不敌涂夏,就朝涂夏扔来一把毒粉,涂夏抬手遮挡之际,剑身就划开了涂夏的手,并中了另外一名刺客一刀。

逼不得已,乐宁只得带着受伤中毒的涂夏跳下崖去。

看完之后,杨落英拍了拍了江浔的肩膀说:“很好,待会儿再补拍几个镜头,今天就可以收工了。”

“嗯,好的。”

然后她又转向一边对安希芸说:“希芸,你的进步很大,继续加油。”

安希芸听了,同样微笑着回道:“那也都是导演教的好。”

末了,正好景然拿着江浔的外套过来给她披上,无意中看到江浔右肩上被划破的地方,有一个类似枫叶形状的胎记。

“唉,江浔姐,你肩上这个是什么啊?”

说着,就把江浔衣服上破的口子给扒开了看,正好被欲转身离开的安希芸看到了那个胎记。

而感到肩膀上一凉的江浔,下意识的就拍开了景然的手,然后说:“冷啊!”

“诶,那是什么嘛,好像是……一片叶子,是胎记?”

被景然这么胡乱解读,江浔立马就纠正道:

“什么一片叶子啊,那是枫叶!”

而两人打闹着,谁都没有注意到一旁呆若木鸡的安希芸。

画面一转,在一间孤儿院里,某个炎热夏天的晚上,熄了灯之后的宿舍,两个小女孩儿穿着统一发放的睡衣缩在被窝里,当手电筒照在其中一个小女孩儿的肩膀上时,另一个小女孩儿看到她的右肩上有一个形似枫叶的印记。

“艾艾,你的肩上有一个胎记诶。”

那个明显小一些的小姑娘艾艾,则是不明所以的问:“小静,什么是胎记?”

而叫小静的女孩儿则想了一会儿之后解释道:“大概……大概就是你妈妈留给你的。”

“那为什么要留给我呢?”

“因为……因为……我也不知道。”

在安希芸的眼中,那个小时候的艾艾和面前的江浔相重合,哪怕长大之后的江浔眉眼长开之后,和小时候艾艾奶娃娃的模样大相径庭,但依稀还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特别是当看到那个胎记之后,就更像了。

那天的安希芸,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她只知道当见到池恒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是慌的。

她太害怕了,她知道池恒一直都在找小时候的艾艾,她好不容易才用半条命换来待在他的身边。如果……如果他知道江浔就是艾艾,是不是就会把她给赶走?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池恒边说着,边把手放在安希芸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还好,没有发烧。

但安希芸此时苍白的脸色,还是让他有些不放心。

看着近在咫尺的池恒,安希芸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只有此时此刻传递过来的热,才能让她感觉到池恒的存在,才能无时无刻提醒着她,这不是在做梦。

而下一秒,池恒却是无形挣脱开安希芸的手,然后疏离的说:

“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就告诉肖毅,他会安排医生过来的。”

“好的,我知道了。”

安希芸面上还是听话懂事的点了点头,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她的心里就像是一个破了洞的窟窿,无数的凉风正争先恐后的往里面灌。

池恒总是这样,他会把他和安希芸之间的关系分得很清楚,绝对不会让安希芸有任何误会的机会。他甚至不会管别人怎么想,哪怕他这样做,只会给安希芸带来更多的伤害。

因为在他的心里,自始自终都只有当年那个名叫艾艾的小女孩,除此之外,其他人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他也完全不会因为伤害了谁,而有所愧疚。

******

这天,江浔的戏份结束之后,她一边嗑瓜子,一边问坐在旁边的安希芸:“对了,怎么都没见到小昭啊?”

听到江浔的话,安希芸喝水的手一顿,随后又恢复平静的说:“哦,小昭有事请假,我就给她放了假。”

“是这样啊,我还说呢,没她感觉聊天儿都没什么意思了。”

听江浔这么一说,景然也在一旁附和道。

“是啊是啊,小昭什么时候回来呢?”

而安希芸却是有些不太愿意聊到小昭一样,只回了一句“不知道”,就起身朝着片场走去。

因为小昭走了,所以安希芸换了一个助理,叫小糖,很文静,平时都没怎么见她说话的,总之就是没有小昭活泼,会逗人开心。

不过换助理这种事儿,也和江浔无关,于是江浔也就没怎么理会。

只是自那之后,江浔和安希芸的关系就慢慢疏远了。

起先的时候她还没有注意到安希芸在刻意回避她,直到有一天晚上,原本早半个月前就约好了要一起去吃火锅的,临了,却被她推辞说是身体不舒服,去不了了,但在此之前,她已经不是用这个借口,就是说什么拍戏太累,想好好休息的理由,推了江浔的各种邀约。

如果这么明显江浔还不清楚的话,那么恐怕她就是白痴了。

也还别说,因为落了一个星期的拍摄进度,所以剧组现在都在加班加点,想着尽快赶上进程,所以拍戏拍到一两点也就变成了常事儿。

虽然对于安希芸的转变,让江浔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毕竟她来剧组不是来玩儿、来交朋友的,所以能够交到朋友固然不错,但如果没有的话也没关系,她只需要好好拍戏,把好的作品带给观众就行。

想通了这一点,江浔也就不再纠结,而是把重心都放在了演戏上。

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江浔就在剧组又度过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拍摄也接近了尾声。

因为剧本浓缩精华,集数控制在了四十集,虽然相比同类型那种注水了七八十集的古装电视剧,《千年之恋》的集数真的是算少的了。

所以拍摄了两个月半,在接近三个月的时候,剧组就相继有演员杀青了。像饰演花倾城的露娜,还有饰演玄祈晟的林一。

大概是因为江浔的角色改动过,所以和原著中的有所差异,也就和男女主角留到了最后。

后来他们转场到贵州拍摄最后几场,拍了一个星期,江浔也杀青了。

那时已经入了冬,但因为在贵州的缘故,所以也没有京城那么冷。来之前,就有人推荐过她,让她一定要去吃这儿的羊肉粉,所以杀青之后,江浔并没有立即回去,而是带着景然和白齐去开了小灶。

南方的冬天和北方不太一样,这最大的区别应该就是来自于风。

作为北方人来到南方的江浔,是真的受不了这儿的湿冷,所以一但是不拍戏的时候,江浔一定都是裹紧了厚厚的大棉袄,再围上一条围巾的。

不过贵州好就好在,这儿的空气不干,所以在某一种程度上来说,贵州的气候,要比京城养人得多。

起了个大早,江浔拉着景然和白齐顺着地图找到了藏在闹市区的一家羊肉粉店。

店面不大,但人却很是火爆,男女老少都有,熙熙攘攘的很有一番热闹的氛围。

不知道为什么,比起那些清冷的高级五星级餐厅,江浔总是能对这种热闹的街边小吃店有一种别样的情怀。因此她一直都觉得,一座城市最赋予灵魂的,便是这街边一家家冒着腾腾热气的小店,因为只有这里,才能做出具有一座城市温度的佳肴,也只有这里,才能温暖每一名食客的心。

吃完粉之后出来,整个人都感觉暖烘烘的,就连一向畏寒的江浔,都不禁觉得这穿过的风都可爱了些。

而正是这时,江浔转了个身,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多看了几眼,确认了之后,江浔就几步跑过去,扑向了霍靳年,然后只见她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抱着她任由惯性转了两圈,才把她放了下来。

“你怎么来啦?”

边说着,霍靳年就宠溺的捏了捏江浔的鼻子,然后笑着说:“如果我不来接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回去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良年难浔》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