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盛世恶宠之逃嫁九皇子》

  • 作者:秋水情
  • 主角:冷穆寒,玉景宫
  • 推荐:56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0 13:51:39

《盛世恶宠之逃嫁九皇子》 内容简介

秋水情独家创作《盛世恶宠之逃嫁九皇子》由秋水情撰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小说,天选人物冷穆寒,玉景宫,设定震古烁今,非常值得加入书单。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听闻冷穆寒此言,上官月颜心中暗自撇了撇嘴,这话中怀疑的成分很重啊!大火后不久就找到她了?那正是因为她放火后不久就遇见了秋星啊!但这话自然不能说,她神色依然纯真,此时脸上还露出了一些惊疑来,似乎被他没想

《盛世恶宠之逃嫁九皇子》 章节试读

听闻冷穆寒此言,上官月颜心中暗自撇了撇嘴,这话中怀疑的成分很重啊!大火后不久就找到她了?那正是因为她放火后不久就遇见了秋星啊!

但这话自然不能说,她神色依然纯真,此时脸上还露出了一些惊疑来,似乎被他没想到他会说出这话来,看着冷穆寒的凤眸眨巴了两下,十分无辜地问:“皇兄,难道你怀疑我也是被那刺客抓走的?可若是那样,他抓我做什么?难不成是想万一行动失败,就拿我做要挟逃出宫?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刺客未免太愚笨了,我如何能要挟到皇兄?”

冷穆寒闻言一愣,眸中微光闪烁,看着上官月颜没有吭声。

上官月颜见他不语,也暂时停了说话,本就是希望能误导他,自然要让他想想的。其实这个理由还是挺充分的,因为谁都知道,玉景宫的九皇子虽然是罪人之子,但却得东耀先皇和冷穆寒的爱戴,在这皇宫,若想要挟冷穆寒,自然非她莫属了。所以穿不了帮,成功率还很大。而且还能让冷穆寒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来。

此时,她真有些庆幸自己烧了紫云宫啊!不然这完美的借口从来里来?她是不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上官月颜心中乐翻天,而冷穆寒一翻思索之后,也正如她望,沉吟着点了点头,道:“这个可能性很高!”

上官月颜心中大乐,但面上丁点也没表现出来,反而惊诧道:“那刺客真这么傻?”

冷穆寒顿时笑了,突然伸手点了一下上官月颜的鼻子,笑道:“你把自己当什么?你是父皇最宝贝的儿子,是朕的皇弟,朕自然是要护着的!”

上官月颜被他的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愣,一时间连话都忘了回答。这是啥?这亲昵的动作是那个冷穆寒做得出来的?那个冷面帝王?

而冷穆寒一句话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也是一愣,但随即就回过神来。见上官月颜傻傻地看着自己,他寡淡的薄唇微勾,又点了一下,笑问:“怎么?这是洁癖症又犯了?连朕也不能碰一下?”

上官月颜猛地回神,伸手摸着自己的鼻子,嘴角暗暗抽了一下,遂立即做出反应,状似有些惊讶地摇头:“没有,没有不适。说来也怪,我刚才也摸了皇兄,也没有平常那种难以忍受的感觉,看来血缘这种关系真的很奇妙啊!”

冷穆寒听着她前半句话,心里倒是高兴。但听到血缘二字时,脸上的笑僵了僵,但转眼就恢复如常。

不过,他这瞬间的反应虽然快,还是被上官月颜发现了,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思索了片刻也不知其意,便也没多加在意。

之后二人又闲聊了片刻,冷穆寒便起身离开了玉景宫,临走前嘱咐上官月颜好好休息,若是得空,他会再来。

上官月颜见他离开,紧绷的神经也松了下来,心道,您还是忙一点吧!千万不要得空了,不然搞不好我会倒大霉的。

送走了冷穆寒,上官月颜看了眼天色,太阳已经渐渐落西了。她摸了摸肚子,今日一天没吃饭,自然是饿了。推开锦被,翻身就起来,虽然脸色依旧白的像鬼,但精神是百分百的好,再不见刚才的气虚体弱。

她随手拿了见衣服披上,就想去小厨房找秋星。

然而,她都还没有跨出门,一阵狂风突然从窗口刮了进来,差点将一头披散的长发都给吹飞了起来。而这风怪异的出奇,明明是春天,却冷得好像冰天雪地似得,且风速又快又猛,就跟台风刮进来一样。她眉头一皱,立即转过头,可什么都还没看到,一个白色物体就扑到了她眼前。

她眸色一寒,正想闪身躲开,却听见‘呜呜’的怪声,她顿时一愣,而这瞬间的停顿,那东西便笔直地撞进了她的怀里。

腹部被轻轻一撞,她下意识地伸手接住那东西,当触碰到的时候,手心立刻转来暖暖的,软软的的感觉,触感非常好。

上官月颜愣愣地低头,这才发现竟是一只小狐狸,小小的一团,通体雪白,只有眉心处有一点金色的毛,就如一点印记一般,非常好看。眼睛细长,眼珠银中带绿,嘴尖尖的,是一张正统的狐狸脸,十分妖媚。不过,这小东西却并不是一般的狐狸,因为它竟有九条尾巴,是一只九尾狐崽。

上官月颜傻傻地瞪着它,当看清这小东西的真身后,漆黑的凤眸顿时晶亮无比。那小狐狸也定定地望着它,眼中有一丝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愕然。

一人一狐就这样望着,时间都仿佛静止了,过了好一会儿,那小狐狸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在她怀里拱了拱,乖顺地磨蹭,好似在讨好主人一样。

上官月颜回过神,苍白的小脸顿时展开炫目至极的笑容,瞅着小狐狸,惊喜道:“你这小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跑进我房离来了?”

小狐狸自然不会人言,但很有灵性,似乎能听懂她的话,狭长的眼睛一转,看向窗口,‘嗷呜’叫了两声。

上官月颜愣了下,也转眸看去,这时,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线入耳:“是爷带来的,刚刚手滑了,才让它跑了出去!”

随着这个声音传来,上官月颜没有丝毫意外地看到了站在窗前,双手环胸的赫连御宸,还是一身暗红色锦袍,衣摆绣着张扬而魅惑的血色曼陀罗,一头雪白的长发用四根银链固定了一半,另一半垂放而下,此时有风吹起,发丝飘动,很有长发飘飘,仙人下凡的感觉。那张脸还是无可挑剔的绝艳,唇边也还是那抹邪肆慵懒的笑,眉间的印记火红的很,简直看一眼都叫人流鼻血,美的勾魂摄魄。

这男人果然是个妖孽!

上官月颜一眼看下来,得出的就是这个结论,听了他的话,她眉头一竖,小脸上的笑意顿失,冷声道:“少宫主如此大胆,竟然敢堂而皇之进入我的玉景宫,难道少宫主不知道这里是冷宫,没有皇兄的旨意,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吗?”

赫连御宸狭长的眸子眯起,里面闪动着一丝沉暗的光泽,眉间的印记瞬间变得血红,看着上官月颜顿时转换的拒人千里的冷然表情,似笑非笑地道:“爷的胆子哪有九皇子大?前日才烧了爷的寝宫,如今又跑去烧了煜王府,剐了小郡主,毒了凤潇的人,刚才还满口谎言骗了你口中的皇兄,东耀的皇上……你说,和你比起来,爷进入这玉景宫算胆大吗?”

上官月颜顿时被他堵得哑口无言,更是惊讶于他居然什么都知道,就连她剐了小郡主他都知道,他……他是如何知道的?

赫连御宸见她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淡淡哼笑了声,又补充道:“再说,爷进爷未婚妻的房间,何须他冷穆寒准许?”

上官月颜再次一噎,完全没想到他居然还拿这个说事儿?这不都是摊在明面上的事了吗?那是假的啊!再说,就算是真的,古代有这么开放吗?有吗?即便是有婚约的夫妻,好像也不能这样私闯女儿家的闺房的吧!何况她还是堂堂公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