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伽蓝皇妃传》

  • 作者:秦筝月
  • 主角:妙华,拓跋
  • 推荐:86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0 17:41:29

《伽蓝皇妃传》 内容简介

《伽蓝皇妃传》是秦筝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创作,设定环环相扣,文笔朴实无华,推荐阅读。《伽蓝皇妃传》精彩内容试看 妙华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被告知了可以留在清河王府一段时间。想必是求佛真的有用,她所有的心愿都能一一实现。其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会和拓跋逸有牵扯,毕竟他是那样好的男儿,有着她生平仅见的

《伽蓝皇妃传》 章节试读

妙华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被告知了可以留在清河王府一段时间。想必是求佛真的有用,她所有的心愿都能一一实现。

其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会和拓跋逸有牵扯,毕竟他是那样好的男儿,有着她生平仅见的相貌和气度,“郎艳独绝,世无其二”。她偷偷跪在佛前,乞求自己能和他结缘,如今他就站在自己不远处,一身素白衣衫,正在挥毫泼墨,而她立在几案之前磨墨,充当着他的侍女。

一丝阳光偷偷洒了进来,抚过他乌黑的发,染上了他纤长的睫,落在了他素白纤长的手上。她停下了动作,怔怔的看着他,这样好看的男子,这样不近人情的性子。她不觉叹了口气,下意识的甩了甩自己已经发酸的手腕。

“叹什么气?”他头都没抬,问道。

妙华伸长脖子,看到他正在写的是前朝一个名人的字帖。说起来,这个人的性子和写出来的字一点都不搭。人是沉闷无趣的,偏偏字飘逸不羁,潇洒恣意。

“识字?”他突然顿了笔,抬头问。

两个人离得这样近,她缩了一下,面上绯红一片,嘴却不服输:“不识字能读懂佛经吗?自然是识得,就是从没有磨过墨。”

看到她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他伸手指了指杂乱的书架:“磨墨或是整理书架,你自己选,清河王府不养闲人。”

又不是她自己要留的,明明算是客人啊!她虽然不满,但是看了看书架,乱是乱,但是应该整理起来比磨墨容易一些。所以选择了整理书架。

很多都是简牍,她握到手中才后悔了,这分量……实在不轻,何况这么多。不过既然是自己选的,就算是累也认了,浣瑾答应过今日晚膳喝鱼羹,一想到那个鲜美的味道,她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为了美食,苦点累点也不算什么。一咬牙,她一手拿着帕子擦拭,一手将简牍归类整理,动作娴熟又利索。无论如何,赶晚饭前,一定要都弄好。

书架有些高,以年代归类,最上面的经卷是诸子之言。他似乎很喜欢儒学,儒家经典的数量最多,而且一看便是时常翻阅的,所以编书的绳子都有些破损。他爱看的书,她亦是感兴趣,索性放下了绢帕,细细读了起来。

这是一卷《论语》,她除了佛经之外很少看这些书,骤然一看,顿时来了兴趣。不觉入了神,看到不懂的地方会下意识的问了出来,而他会很细致的答,最后干脆停下了手中的笔。

少女站在高高的架子上,梳着双丫髻,着了桃花色的衫子,螓首低垂,目光专注,两颊上笑涡浅浅,双眉微微蹙起。时光静静流淌,安静如斯,他突然觉得整颗心都安静了下来。

“孔子为什么说‘朝闻道,夕死可矣。’?知道了不是应该高兴吗,为什么要死?”她的目光仍然停留在简牍上,然而分明是在等着他答疑解惑。

他笑:“因为世上有很多比生命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对于孔子来说,这个让他愿意放弃生命的东西便是对信仰的追求。”

“那么你呢?有什么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呢?”

她只是不经意的问,而他却陷入了思索之中。是啊,有什么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呢?以前或许是有的,母亲在宫中不开心,总是郁郁度日,他儿时便想有朝一日能够将母亲接出宫,重新让她快乐起来,或许母亲的快乐就是他觉得最重要的东西。可是母亲如今已经仙去,又有什么是自己真正在意的呢?

不答反问,将问题抛给了妙华:“你呢?有什么要守护的东西,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呢?”

她皱了皱眉,没有自己那样深沉的思索,似乎是下意识的回答:“没有,生命多宝贵啊,死是很疼的。我之前见过一个姑子上吊,舌头吐得那样长,表情可怕极了。”她一面说,一面打了个激灵,想是又想起了那个很可怕的一幕,“她死前一定很痛苦,所以我想要长命百岁,不想死。”

尼寺中有人自愿出家,有人却是被迫出家,自然有人因为承受不住孤寒而寻短见,想不到她小小年纪还见过那样可怕的事情,当时想是吓坏了,以至于如今说出来都是心有余悸的样子。

“佛经上不是说,死了便能早登极乐,再不受轮回之苦吗?”他仰头看着她,想要用佛经之言转移她的恐惧,抚平她的伤痕。

这次她终于看向了自己,俯下头,极认真地回答:“法师也这样说过呢,可是我不明白,轮回一定是苦吗?极乐世界有这么多好吃的,好玩的吗?人世其实挺好的,天很蓝,花很香,有法师,有浣瑾,还有……”她没有说下去,眼睛却直直落到了他的身上,些许羞怯,些许缠绵,欲说还休……

这样突兀的对话,差点让她暴露了自己的心事。她娇羞不已,下意识地向后缩了半步。显然忘记了自己正站在架子之上,这一退,便是一个趔趄,一脚踩空,人已直直向后摔了过去。

后背撞到了书架之上,尖锐疼痛后便是无措的下坠。她惊声尖叫,本以为这下一定跌惨了,却陡然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梦中已经熟悉了的怀抱,带着浅浅的苏合香气,缭绕着狂乱的心跳,也不知是因为惊吓,还是因为其他。他的臂膀十分有力,隔着衣物,传递着让人心安的力量和温度。她缩着身子,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只微微觑着他胸口处用银线绣就的夔龙暗纹,那里有一颗心,跳的比她还要剧烈。

拓跋逸觉得自己抱着妙华,好像抱着一颗烧红的火炭,烫的他浑身难受。少女的甜香味一阵一阵地扑入鼻中,搅乱了他所有的意识。他的一只手落在她纤纤不盈一握的腰身上,那里有着柔软的触感,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奇妙感觉。另一只手落在她的后背之上,感受着她颤抖的脊背,和距离那里不远的心跳咚咚。

好像春日里一树一树的花开,一只蜜蜂轻轻停驻在新绽的嫩蕊之上。好像夏日里一只蹁跹的蝶,闪动着翅膀,慢慢略过天际。好像秋风扫过地上的秋叶,秋叶颤抖地擦过地面。又好像冬日里的第一朵雪花,缓缓落在了他的肌肤之上,悄无声息地化成了水。

他的心弦颤动,痒痒的,带着微微的颤动。

四目相对,眸光中的人皆是对方。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伽蓝皇妃传》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