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思君此何极》

  • 作者:万物有戒
  • 主角:苏母,苏夕
  • 推荐:87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7-20 20:22:45

《思君此何极》 内容简介

热销新书《思君此何极》是万物有戒原创的一本婚恋类型的新书,本网络故事的天选人物苏母,苏夕,精彩内容:容家的房子暖融融的,即便是这样的寒冬天气,苏夕只站了一会儿,浑身便热乎起来。舟车劳顿的,苏母脸色有些不好,她盯着容修聿的腿看了半晌,终究是没问,旋即便被引着坐在了西洋舶来的沙发上,坐姿端正又紧张。苏夕

《思君此何极》 章节试读

容家的房子暖融融的,即便是这样的寒冬天气,苏夕只站了一会儿,浑身便热乎起来。

舟车劳顿的,苏母脸色有些不好,她盯着容修聿的腿看了半晌,终究是没问,旋即便被引着坐在了西洋舶来的沙发上,坐姿端正又紧张。

苏夕坐在她身边,垂着头。

她也是第一次坐在这么软软的沙发上,亦是紧张的。

容修聿叫了听差的满了茶水,放到茶几上,“苏伯母,喝茶!”目光又在苏夕身上顿了顿,只是将茶水放在了她的眼前,没有多说一句。

苏母抬起眼,笑眯眯的打量着容修聿,对容靖安道:“督军福气,三少真是少有的青年才俊。”

“过奖过奖!”容靖安虽如是说,但语气中的骄傲仿佛要溢了出来。

“苏伯母,我不过是留了几年洋,算不得什么才俊。”容修聿说着又苦笑起来,目光哀伤的落在自己的腿上:“况且,晚辈自小便有腿疾。”

苏夕听着,白嫩的手指端起茶杯,借着喝水的功夫瞧了容修聿一眼,只见他端端正正的坐在对面,下一秒,目光也落在了她的脸上。

依旧是淡淡的,没什么表亲,似火车上如出一辙。

苏夕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看向苏母,只见她脸上全然是惋惜之情,应是没有认出来,火车上他们曾见过面。

“不是说那些个洋人可以做手术?怎么没有治好?”苏母问。

“时间拖得久,神仙也治不好了。”容靖安叹口气,“多谢苏夫人关心。”

她听着容靖安与母亲你来我往的,余光却盯在容修聿的腿上,他是装的,苏夕再明白不过。

过了一会儿,速来软弱的母亲不知道怎么了,竟是直奔了主题——

“督军,你也知我母女二人所为何来。苏家满门除我和小女,皆造横祸,我母女……”苏母说着声音微微哽咽。

苏夕垂着头,忽的想起疼爱她的父亲,顽皮的姊妹们,眸子里溢出水光。

“苏夫人!”容靖安拄着手杖,叹了一口气,眉心皱的很紧,“苏夫人,苏家一门……容某实同情不已。”

苏夕攥着手指,终究听到容靖安缓缓说出了真实意图——

“可现在毕竟不是旧社会了,婚姻大事讲究的是情投意合,苏小姐和容修聿虽定亲十八载,终未见过面,何来情投意合之说?”

苏母一听,脸都白了,她看着容靖安,手指紧紧的抓着身边的苏夕,“你们这是要退婚?”

容靖安不说话,苏母又转头看着不远处的容修聿,声音里带着抖意:“三少爷,也是要退婚?”

容靖安都没有说话,容修聿自是不言语。

苏夕心中冷笑,竟是一丝震惊也无,她慢慢抬起头,一双星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容修聿,声音稳当极了,重复着苏母的话,可她字字温软,毫无声嘶力竭之感——

“三少爷,也是要退婚?”

容靖安给了身侧立着的容修聿一个眼神,后者缓步走到苏夕面前,垂下头,行下一礼,松软的发丝垂下来,挡住了他凌厉的眉眼,声音是不可动摇的坚决——

“苏小姐有大好韶光,何必将时间浪费在我这瘸子身上?”他微笑得体,又道:“若成了婚,恐怕会委屈了苏小姐。”

苏夕眼睛转了转,她盯着容修聿,勾起嘴角:“要是我不怕委屈呢?”

容靖安和苏母皆没想到苏夕会这样说。

“那容修聿想问,苏小姐可曾对我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他火车上明明可以让那么多人免受劫匪劫财之苦,却视而不见,此为无情。

如今又是装瘸,又是想尽办法退婚的,此为无义。

如此无情无义之人,即便有一副好皮囊又如何?她怎么会一见钟情?

苏夕别过头,冷漠的道:“自是不曾!”

“那便对了。”容修聿勾起嘴角,“你我二人,一非相恋多年的情侣,二非一见钟情的男女,若说不怕委屈,那定是看上了我容家在北地的地位,想做阔太贵妇,亦或看上了容家的金银财宝,否则,怎么见我是个瘸子,还愿意嫁?”

苏夕闻言,心头的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你不是瘸子,火车上你明明……”

“火车上?”容修聿黝黑的眸子中带着诧异,一脸无知的表亲:“什么火车上?”

苏夕就知道这人不会承认,偏偏容靖安又道:“容修聿昨日刚远渡重洋回国,怎会在火车上?想是舟车劳顿,苏小姐看错了。”

她盯着容修聿,不说话了。

这一家人都是有备而来的,就是想要退婚。

其实她也不喜这什么指腹为婚,只不过自出生来的十八年间,父亲一直都告诉她,她的未婚夫在国外,又是如何如何的优秀,而父亲故去前最常念叨的,也不过是这一桩婚事。

苏夕此番前来,不过是为了完成父亲的一个心愿。

如今容家不愿,又步步引她入坑,苏夕即便出生在书香世家,可这一盏茶的功夫,好修养尽数丢尽,她豁然而起。

十八岁的年纪,比二十岁的容修聿矮了不止一星半点。

她高仰着头,不肯折腰——

“既然如此,退婚便退婚。”

苏母立刻站起来,拉住苏夕的手,面上焦急万分:“小夕别冲动……”

苏夕反手握住苏母,义正言辞,眸中冷意四溅:“留过洋就了不起么?留过洋就可以不守旧约?留过洋就可以不重诺笃行?如果可以,依苏夕看来,三少爷就不该回来。”

留在外面老死算了!

苏夕说完,看也不看挑起狭长剑眉的容修聿一眼,拉着苏母就往外走。

容靖安没想到会是这局面。

他这一生,要面子的紧,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怕是多少人家要戳他的脊梁骨,又该如何统领北地?遂示意家奴将母女二人拦下。

苏夕气的要命。

如果早说退婚,她何必要等这十八年?

如果早说退婚,她就算委身乔二那头豺狼也好,断断不会落得父亲与妹妹死于非命的地步?

其实她再明白不过了。

这婚她今日不退,容家也会单方面取消婚约,美名其曰怕残疾儿子委屈了她。

这婚她今日若是退了,容家再留她孤女寡母几天,北地都会称赞这督军大度。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她幽冷的目光中带着不屑和嘲讽,盯着一瘸一拐,缓步走上来假惺惺赔着不是的容修聿。

“不必强留我与母亲,我们这就走!绝不再踏入容家一步。”苏夕句句决绝。

容修聿闻言眉角轻轻一挑,缓缓站直了身体,右手顺势插入口袋,没了刚才的谦卑恭敬,此时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身上的某处,打量着眼前的小女人,声音冷冰冰的:“苏小姐……就这么想要嫁给修聿?”

苏夕胸脯起起伏伏,十八岁的身体,娇嫩如花骨朵。

发觉容修聿在看她,苏夕后退一步,抬手将围脖戴好,挡住起伏的胸口。

即便刚才发了怒,可终究还是闺阁女子,被人看了不该看的地方,本就脸皮子薄的紧,此刻腾的一下就红了,嘴上却是不饶人的:“谁要嫁给你?我才不要嫁给你这种小人。”

“可苏小姐如此气愤,我以为是婚嫁不成,恼羞成怒了?”

“你……”苏夕咬着唇跺着脚,没说出话来。

如果她再出口伤人,便真如这男人所说的恼羞成怒了,再者刚才也实属气不过,现在冷静下来,想再闹脾气,也闹不出来了。

何况,与这种人无需浪费口舌。

苏夕拿着一小包行李,拉住苏母,“母亲,我们走。”

苏母站着没动,看着远处的容靖安,后者立刻敲了敲手中的手杖,“苏小姐,你母女二人初来乍到,寒冬腊月的,出去又能去哪里?”

苏夕还未开口,苏母便道:“实不相瞒,现在也不是要面子的时候,北地没有亲戚,我母女二人实在无处可去。”

“母亲!”苏夕跺跺脚。

“我已经让人收拾好了园中小楼,二位便安心在容家住上一段时间可好?”容靖安叫了小厮,拦住去路。

“这……”苏母偏头看着脸色苍白,一脸拒绝的苏夕。

容修聿见苏夕不说话,笑了笑,“苏小姐,可还是在恼羞成怒?”

“我们虽不能做亲家,可朋友还是做得的。”容靖安对苏母点点头,又着人接过苏夕手中的小包袱,“来人,带两位贵客去小憩。”

苏夕冷静下来,虽然她心里不开心,可是事已如此,她现在赌气出去,在锦城又人生地不熟的,何不借容家之地安顿好再走?

懂得审时度势比徒有傲骨强多了。

她离开前扫了容修聿一眼,后者身姿笔挺,嘴角挂着恰到好处的笑意。

看似对她礼数周全,可根本就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伪君子!

她在心里暗暗骂道。

不结亲也罢,若是与容修聿成了婚,这种男人不一定要娶多少房姨太太……

苏夕摇摇头不再想,她与母亲走在容家里,无心欣赏北地光秃秃的风景,“母亲,我定会想办法离开这里的。”

苏母拍拍苏夕的手,“小夕,你我孤儿寡母的,依我看,就住在容家上,十天半月的,你多多接触修聿那孩子,说不定就生出感情了,只要你们情投意合,督军就……”

苏夕脚步微微一顿,柳叶眉蹙起,语气凝重而严肃的打断了苏母:“母亲,您这是怎么了?我定不会嫁与他的,等我想好谋生的办法,我们就搬出去。”

苏母看着女儿挺的笔直的脊骨,微微叹气,心里却打定了主意,等人多时再重新提一提亲事,她就不信容靖安真不要面子……

客堂内,容靖安端坐在沙发上,双手拄着手杖。

“老三!”

容修聿走过来,站在容靖安面前:“父亲!”

“退婚之事还需慢慢来,苏小姐也是个宁折不弯的,虽嘴上答应,可还是要小心些,勿要出了事。”容老爷指了指身边的沙发,示意容修聿坐下,“听说最近军中不太平,你刚回来,多留些心眼。”

“好!”容修聿为容靖安斟茶,状似无意提起,“现在我北方势力已日渐壮大稳定,依我看,大可不必与西北江家联姻。”

容靖安皱眉,打量着眼前一向优秀有主见的嫡子,“怎么?你看上那苏小姐了?”

“没有。”容修聿回答的飞快,声音冷静低沉,“南北还未统一,儿子不想成家。”

“荒唐!”

容靖安大喝,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他举着手杖,指着容修聿的鼻子,“如今天下群雄割据,南北分立,北地我容家位居第一,西北江家屈居第二,江家表面虽归顺我们,可谁知他们会不会有野心?况且我听说南部林家已有意与江南宋家联姻,若他们联了姻,南部归一后势力就越发强大!我北地自然也是要收了西北,南北势力才能均衡。”

容靖安揉了揉眉心,“我老了,终有去了的那一天,你知不知道,你四弟五弟对我这个北地督军的位子觊觎已久?你知不知道这个位子非你莫属?你若不争取到西北江家的支持,若有一天南北一旦开战,你四弟五弟不论谁娶了那西北江家小姐,到时候,他们犯了糊涂,与南部勾结,到时候你岂不是腹背受敌?我北地何以生存?我北地百姓谁来守护?”

容修聿不言语,容靖安只当他已经明白。

然容靖安终究是父亲,他不能违背。

容修聿对容靖安点点头,“儿子明白了。”

“嗯!”容靖安对容修聿这个儿子向来是满意的,他挥挥手,“苏小姐那边,你最近盯着点,我要这亲事退的让旁人说不出我督军府半分不是,知道我的意思?”

容修聿行了个军礼,退出房间。

他笔直的站在回廊之中,目光落向不远处的小楼,眼前却忽然出现一张稚嫩无邪的小脸。

半晌后,容修聿抬手揉了揉深锁的眉心。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思君此何极》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