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我在东京当剑仙》

  • 作者:魔道弟子
  • 主角:玉佩,智仁
  • 推荐:29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2 08:23:50

《我在东京当剑仙》 内容简介

优质爆文《我在东京当剑仙》由魔道弟子创作的二次元类型的小说,主线中的主要角色是玉佩,智仁,剧情芬芳复杂,感觉不错。书中主要讲述:一晚上,木村和树都没有休息。他在半夜的时候,还时不时在楼下走动,有时候也会去楼上巡视一下,当然都悄无声息,没有打扰老太太的睡眠。甚至他还使用了三次窥秘瞳,发现整栋别墅毫无异样。现在他的境界是筑基五重,

《我在东京当剑仙》 章节试读

一晚上,木村和树都没有休息。

他在半夜的时候,还时不时在楼下走动,有时候也会去楼上巡视一下,当然都悄无声息,没有打扰老太太的睡眠。

甚至他还使用了三次窥秘瞳,发现整栋别墅毫无异样。

现在他的境界是筑基五重,快到六重了。

越往后境界越难提升,灵气的需求越大。秋知高中的恶鬼虽然都是几近蜕凡,但恶鬼死后的灵气本身杂质就多。将杂质祛除完毕后,所剩的量能让他达到现在的境界,已经超出他的预期了。

能够使用三次窥秘瞳,已经是极限了。再使用的话,就会对眼睛造成永久性的伤害了。

结果没有检查出异样,但老太太却说又做了那个梦。

木村和树眉头微蹙,他不信真的只是普通的梦。连续半个多月做同一个梦,这本身就非常奇怪。就算老太太日思夜想,也不可能影响梦境。毕竟普通人是控制不了梦境的。

所以木村和树知道,一定是有谁托梦了。

托梦的应该不是恶鬼…不然除非是蜕凡境的恶鬼,否则的话,他是能轻易闻出味道的。但就算是善鬼,难以发现…可在窥秘瞳扫视之下,还能隐藏自身,也是匪夷所思的,除非那善鬼也到蜕凡了。

可灵气未复苏的年代,哪那么多蜕凡的鬼怪。

秋知高中能遇到是因为多臂恶鬼的特殊性,是一个班级组成的集体,所以才那么强。至于玲花和本桥清美,完全是因为一体双魂的原因,说起来都是特殊原因形成的…就这,都让木村和树有点不可思议了。

虽然一整天下来没有什么作为,但木村和树并不气馁。世间万物奇奇怪怪的事情多了去了,有他不能理解的事物存在是必然的。

所以木村和树只能歉意的告别中川青雉,毕竟他还需要上课。在没有发现情况之下,他不想耽误自己的课程。

中川青雉也理解,他表示感谢,还将木村和树送到了电车站。

“如果有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再通知你。”中川青雉并未对木村和树的感官下降,他当初是见过木村和树实力的,也见识过秋知高中那只妖怪的恐怖…所以仅仅过去没多久,木村和树就将秋知高中的妖怪消灭了,这实力的进步,令他敬畏。

“好的!”

木村和树虽然口中应着,但并不抱什么期望。

然而,到了第二天午休的时候,他在食堂吃饭,和古桥姐妹聊着小说的时候…却接到了中川青雉的紧急来电。

“木村君…你快来!真的有幽灵!!”

中川青雉紧急的话语,让木村和树一怔,随后他严肃道,“我马上过来,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说着,他没有和古桥姐妹打招呼,甚至连餐盘都没有收拾…便飞快的朝着电车站赶。

路上他打电话和老师请了个假。花了半小时,又来到了春樱区的景山苑门口。

他刚想打电话给中川青雉…结果就在门口看到了中川青雉,他一怔,神色带着疑惑,“中川君,我来了。”因为有保安在,他并未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

中川青雉见到木村和树松了口气,签完字后,两人上车。

一上车,木村和树坐在副驾驶位,便看到了中川绘绪,此时老太太的眼神还有点惊魂未定…她看着木村和树,勉强笑道,“这世界上还真有幽灵。”

见老太太这模样,木村和树不知为何,忍不住一笑,“伯母,现在你相信我了吧。”说实话,他之前还猜测老太太在家太孤单,所以编个谎言,让全家动起来。但想了想,对方天天追剧看电视看电影,没事就打打麻将,时间过的飞快,应该是不会太孤独的。

中川绘绪没有说话,只是点头。显然刚刚完全把她吓到了。

有木村和树在旁边,坐在驾驶位上的中川青雉也安心了下来,他舒缓了口气后,慢慢将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一切的起因都是老太太身上一直佩戴着的玉佛。

之所以昨天木村和树没有发现异样,就是因为半个月前,在绘绪洗澡的时候,她丈夫中川智仁不小心将她放在卧室的玉佩摔在了地上,磕坏了一个角。这一下将智仁吓坏了,这玉佩是绘绪八年前在拍卖会上拍下来的,当时买的是一对,两块玉佩一模一样。

虽然是一对,但都是单独的个体。而另一块绘绪将其送给了亚美,也就是昨天的佣人阿姨。

玉佩磕坏一个角,花的钱倒是小事,让智仁糟心的是这玉佩妻子八年来除非必要,否则一直戴在身上,从不离身,可以看出绘绪对这块玉佩的珍重。

而作为深爱妻子的丈夫,智仁便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将亚美的那一块玉佩借了过来,偷梁换柱。然后将磕坏的玉佩找到专业人士,让其修复。

这一修复就是半个月…

直到昨天的时候,中川智仁才将修复好的玉佩交还给绘绪,还将事实说了出来。毕竟都已经是几十年的夫妻了,智仁并没有在这件事隐瞒。

之所以初期隐瞒,是因为这块玉佩绘绪戴了八年,怕妻子有依赖心理。他怕修复期间,绘绪没有佩戴玉佩会出现焦躁不安的情绪。

“我吃过午饭,出去走动了一下,打算回来午睡的时候,将玉佩放在床头柜,突然从玉佩里出现了一个女人…”

绘绪虽然此时呼吸已经平稳下来,但心脏还是跳得厉害,到现在还有点恐惧。还好她没有心脏病,否则的话,木村和树就不是来景山苑了,而是去医院见她了。

而且就算现在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幽灵的存在,但对于木村和树的能力,绘绪还是持怀疑态度的…究其原因是对方太年轻了,而且还是学生…这是根深蒂固的思维造成的。不过中川青雉拍着胸口保证木村和树的能力,绘绪也只能勉强信任。按照她的想法,是请寺庙的大师过来驱鬼的。

很快,中川青雉便开车到了家门口。

三人下车,因为亚美做了午饭便回去了,而智仁则是在公司上班。所以这件事暂时只有青雉和他母亲知情,现在加一个木村和树。中川青雉也没有去多嘴,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如果被他父亲知道,本身掌管公司就有压力了,再知道这种事估计压力会更大。

木村和树下车,没等两人,他率先来到门口。门未关,显然中川青雉和他母亲急匆匆便出门了,毕竟是幽灵…普通人还是不敢在屋子里多逗留的。

他推门而入,事关鬼怪,他也没有在玄关换鞋。

结果一来到客厅,看到坐在沙发上介于虚实之间的魂体,木村和树眼露惊色,脱口而出。

“古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我在东京当剑仙》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