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兮水寒》

  • 作者:麓瑾
  • 主角:叶霏雪,林絮
  • 推荐:63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2 20:04:58

《兮水寒》 内容简介

辣文《兮水寒》是麓瑾新出的一本仙侠奇缘类网文,设定中的传奇人物是叶霏雪,林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可以一阅。精彩内容:“所有人原地休息,受了伤的赶紧养伤。”林瑶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严圣到一颗大树下休息,而被忽略的林絮则是默默的跟着过去。正当所有人放松休息的时候,有一个人大叫了一声。众人闻声望了过去,只见一个年轻人痛苦

《兮水寒》 章节试读

“所有人原地休息,受了伤的赶紧养伤。”林瑶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严圣到一颗大树下休息,而被忽略的林絮则是默默的跟着过去。

正当所有人放松休息的时候,有一个人大叫了一声。众人闻声望了过去,只见一个年轻人痛苦地捂着手臂,林氏兄妹连忙跑过去检查,而严圣则是站起来四周勘察。

“怎么回事?”林瑶皱着眉头,边检查年轻人的伤边询问。

“我,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什么东西咬了我一下。”

“那你看清是什么吗?”林絮追问道。

那个年轻人只是痛苦地摇了摇头。无奈,林瑶再仔细的看了看那个伤口,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而她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小妹,这个伤口有什么异样吗?”

“这,这个伤口,好像是土蜂叮咬过的痕迹。”

听到这里,林絮不禁皱起了眉头,转过头和严圣对视了一眼,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而旁边的人见他们不再说话,下意识的问道:“林师兄,你们这是怎么了?他被土蜂咬了,你们就给他涂一些草药呀。”

“迷雾森林里只有相对的灵兽,没有土蜂,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如此放心”林絮解释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骚动起来。这时,严圣快速的向他们走来,林絮正想问他怎么回事,就听见他严肃的说道:

“所有人,进入防范状态。”

就在所有人向严圣靠去的时候,从四面八方涌来大量的土蜂,这让他们都措手不及,很快就有十几个人被土蜂蛰了而倒下。情况越来糟糕,眼看无法控制,林絮立刻从玄空指里面拿出求救弹并抛了出去,随后用灵力撑起了保护阵,一时情况得以好转,但还是有十几个人离保护阵很远。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十几个人已经倒下了,保护阵里的人也开始受了点轻伤,林絮因为大量用力灵力支撑,也有些虚弱了。这时传来一阵啸声,土蜂有序快速的向四周散开。林瑶一看见土蜂散开,就连忙用储存的灵力将那些受轻伤的青年进行简单的治疗,而严圣则是用灵力传送阵给体力不支进行补助。

林絮恢复了一下灵力,就去勘察周围情况,但他刚刚走出去一步,一个飞镖就从他眼前飞过,稳稳地插在了旁边的树上。看着那个飞镖,林絮顿感不好,但他已支撑不起保护阵了,只能喊道:

“都散开,有暗器。”

然而他话音刚落,密密麻麻的暗器就从四周的树丛里射出。所有人见此情景,都快速的闪开,但有一些弟子还是被暗器射中,倒下了。

“哥,怎么办啊,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顶不住的。”林瑶边抵挡暗器,边询问林絮。

林絮解决掉眼前的暗器,环视了一眼周围,发现大家都在苦苦支撑,他喊道:

“在坚持一会儿,等到守卫弟子来。”

“哥,暗器实在太多了,我怕我们坚持不到这么久,你们快想想办法啊。”林瑶艰难的躲过暗器,向严圣和林絮喊道。

严圣把自身的灵力提到最高,同时拔出了剑,向中间快速的移去。

“所有人,快到我身边,快。”

“哈哈哈,就算这样,你们照样,会死在这里的。哈哈哈,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一个阴柔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从阴暗处走出一个人,一袭白衣,腰间挂着一个青色玉佩,手上拿着一把墨绿色的扇子,众人回过头看了一眼,不由得呆了一下,这个人怎么有一张比女人还妖娆的脸,这个人,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哼,忌日,恐怕今天是你的忌日吧。”林瑶看着这个人的脸,讽刺道。

“哎呦,小妹妹,挺会说话的嘛。只不过。”白衣男子手中的扇子一收,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深。“你们今天是回不去的。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刹那间,数十名杀手从四周的树丛中窜了出来,加入了战斗。林瑶本身就中了暗器,有些力不从心,杀手的加入,更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严圣哥。”

后者点了点头,一个反手就了结了眼前的杀手,腾空而起,手腕一动,将灵力快速的融入到空气中。

“万—绕—缠—杀。”

一刹那,所有的树叶都像是静止一般,在半空中悬立,那些杀手也迅速的反应过来想要避开树叶的攻击,刚刚一动,就被一旁大树的树藤缠绕住身体,越动树藤缠的越紧,而静止的树叶恢复如初,向下落去,却是快速的向这些杀手刺去,穿透杀手的身体。没过一会儿,这些杀手就没气了,侥幸活下来的几个杀手快速的撤回到白衣男子的身边。回到地上的严圣却不之怎的,脸色惨白,摇晃了几下,倒下了。

在严圣旁边的林絮发现不对,及时的将他扶住,林瑶也快速的召集了剩下的人,挡在了他们面前,警惕的看着白衣男子。

“哈哈哈,不愧是隐天派的弟子,能够随意操纵这世间万物。但是呢,你们今天,必须得死。”白衣男子轻轻的捂着嘴,笑着说道。而他一旁的杀手慢慢的向他们走去,可他们还没走多远,一阵狂风吹来,让他们睁不开眼。

“恐怕这次,死的人,是你们。”风速逐渐减小了,一个声音响起来了。

“谁啊,出来。躲躲藏藏的,可是不好的。”白衣男子依旧笑着,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变得有些沉重。

这时,一把紫色的剑稳稳的插在了他的面前,在剑的剑柄上站着一个人。

“那是,紫冥剑,”白衣男子喃喃的说了一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是你,叶霏雪。”白衣男子用扇子遮住了自己的嘴巴,而眼睛则是紧紧地盯着叶霏雪。叶霏雪没有回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而这一眼,让白衣男子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可恶,叶霏雪这个时候来绝对没好事。

叶霏雪活动了一下颈子,慢慢的从剑柄上走了下来,然后漫不经心的环视了一圈,最终看向晕倒的严圣,嘴角微微一撇,活动了一下手腕。

“不管你们是何人,有何目的,”叶霏雪回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白衣男子说道,“你们打伤了我的师弟,阻止试炼的进行,光是这笔账,我们,得算算。”

看着她越来越冰冷的眼神,白衣男子浑身冒冷汗,也暗叫不好。只见叶霏雪右手一抬,紫冥剑腾空而起,以这柄剑为中心,所有下落的树叶开始逆时针的旋转起来。

看到这个场景,白衣男子脸色大变,一边下令所有人撤退,一边向后闪去。

叶霏雪嘴角上扬,并没有在意,而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加快了对紫冥剑的操控,那些旋转的树叶形成了丝线。叶霏雪一个挥手,这些旋转叶子如同乱飞的蜜蜂,快速的刺破了这些杀手的喉咙,自己人却安然无恙。白衣男子自知逃不掉,则回过身用灵力撑起了一个防护罩强行挡下了这些叶子,但还是被刺伤了。

“你果然厉害,但是,就算你杀掉我也无济于事。因为,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哈哈哈”白衣男子说完后狂笑,丝毫不管向他走来的叶霏雪。

“我知道,但是,你太多废话了。”

叶霏雪拿起剑准备杀了他,但不知从何处窜出一团黑雾,朝她发出来了攻击,趁机将白衣人救走。叶霏雪挡下攻击后,本想去追,但身后的脚步声让她停了下来,回过头发现是守卫弟子到了。

“叶师姐,抱歉,我们来晚了。”守卫弟子满脸抱歉的来到叶霏雪面前。

“这事也不怪你们,你们能赶赶过来就已经很好了。”叶霏雪拍了拍守卫弟子的肩膀,并且交代了一些善后的事后,就向严圣走去。

“小妹,严圣他怎样了?”叶霏雪紧张的问道,一旁的林絮也是紧张的看着林瑶。

“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人在他使用灵力后,用银针把他的穴道封住,却并无大碍,回去休养几天就好了。”林瑶边说边用灵力把银针逼出。林絮、叶霏雪闻言松了口气,但看到那根银针的时候,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叶霏雪看着还在昏迷的严圣,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针,拿出玄空指将针收了起来。深呼了一口气,握住林瑶的手。

“小妹,你先去帮忙清点人数和死亡人数。”

“好”

看着她走开了,叶霏雪才回过身来,看着林絮的眼睛,而林絮也是看着叶霏雪的眼睛,两个人同时笑了笑。

“看来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林絮点了点头,但还是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我现在还是没想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而且,他们怎么知道试炼的地点?要知道,每年的试炼地点都是不定的,谁也说不准下一次会在哪个地方。”

“这件事确实很怪异,隐天派虽然不怎么参与江湖上的纷争,也绝不会插手朝廷的内政,不做任何与人结仇之事,但也不代表没有仇人。或许这件事掌门师叔和师父他们会知道。”

“但是。。。。”

林絮还想说什么,但被叶霏雪打断了。

“好了,这件事我们多说也无益。回去吧。”

“知道了。”

紫乾殿

“师父,这次袭击造成的伤亡比较严重,现在受伤的人已经转移到药庐交给菱草师叔了。”无清点了点头,又询问了一些情况后,便让叶霏雪回去。但叶霏雪却依旧站在那里,没有离开。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无清回过头询问道。

“师父,我和林絮都觉得这次袭击有些诡异。”

“哦。那说来听听。”

“第一,这次试炼地点跟以往一样是不定的,而这次除了掌门师叔,您和两位师叔,也只有林絮、林瑶、严圣知道,但他三人是绝不会把这么保密的事说出的,然而他们却在密雾森林遭到了袭击;第二,这些人实在是太诡异了,不仅来的时候没留下任何踪迹,并且死后,他们的尸体也消失了。”

“消失了?”无清皱着眉头反问道。

“是,事后我又去查看了一遍,现场除了打斗的痕迹以外,没有一句尸体。还有一点,就是那团黑雾,居然连我都没有发觉他的存在。”

当无清听到黑雾的时候,有些诧异。

“这件事,你不要追究了,也不能再追究了。知道吗?”

“师父,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这件事有可能会涉及到一些其他的事,现在还不想让你们去触及。”

“知道了,师父。”

“还有,择日举行典礼。”

叶霏雪道了一声“是”就准备离开,无清叫住了她。

“告诉霜吟掌门、玄凌师叔,一炷香后来紫乾殿找我。”

“那菱草师叔。。。”

“就不用叫她了,让她专心的给受伤的人疗伤。”

“是。”

叶霏雪离开大殿后,便找来三个弟子,让他们分别去通知掌门和玄凌师叔,自己则往后山走,然而才走了一会儿,便看到了谢卓临靠着柱子等她,就欢快的跳到了谢卓临的身边。

“卓临,你等我?”

谢卓临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轻笑道:

“是啊。走吧,他们都等着的。”

“好。”

紫乾殿大殿里

“师弟,你叫我和玄凌来是有何事?”坐在大殿主位上霜吟较为关心的问道。

“若非没有紧急的事情,你是不会把我们找来紫乾殿的。”玄凌侧了侧身,靠在一旁的扶手上,说道。

“嗯。这次在密雾森林的事,我想,你们都知道了吧。”无清慢慢地把手中的茶杯放下,然后缓缓地看向几人,问道。

“嗯。严圣已经跟我说了。这次多亏了霏雪,要不然后果很难想象。”霜吟点了点头。

“这次这件事,虽然以霏雪的赶到,并将这些人杀掉而结束。但是她回来向我禀告此事时,我就感觉到这件事并不简单。特别是当她提到黑雾的时候,突然让我想起一位,曾经的老朋友。”无清边说边用手捋了捋衣袖。

“老朋友?难道是。。。”玄凌很震惊的说道,想了想,随即无奈的笑了笑。“也是,除了他有这个野心,谁还会做出这种事。但,自那事发生后,他不是消失了吗?”

“师弟,你应该清楚,他是做了什么,才会消失的。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差点忘了,当年他是多么的有野心,怎么甘心就这样放弃。既然他选择要回来,我们就得做好准备。”无清动了动身子,严肃的说道。

“嗯。还有一件事,现在想想,恐怕跟这次偷袭是有的。昨日我去药庐找菱草师妹,在路上,感觉到一股黑暗的力量一闪而过,但我没有太过在意,此事一发,恐怕真得好好准备了。”霜吟声音低沉的说道。

“霏雪给我报告时说过,有一团黑雾将白衣人救走了。我想那股黑暗力量就是那团黑雾。”无清回答道。

“那岂不是太恐怖了,仅仅一团黑雾,就可以悄无声息的穿过掌门师兄在隐天派设下的结界,并在森林里设埋伏,同时还没有被霏雪发现。”玄凌起身惊讶地说道。

“好了,这件事的讨论就到此为止吧。从现在开始,忧思殿、紫乾殿、紫灵殿、宣药殿里的各殿弟子加强防守。还有,告诉菱草,那些受伤的人先暂时住在她的宣药殿里,直至恢复。”

魔界,炽魔殿

冥火在大殿的两侧不断地跳动,白衣男子颤抖的跪在地上,无形的杀意让他不敢抬起头来,在他快坚持不住的时候,主座上才现出一个人来,黑色的长袍将他全身遮住,脸上也带着青铜面具,两旁的冥火像是要穿透他身体般,那样的不真实。

“废物,这件事都会失败,我留你们做什么。”坐在主位上的人不冷不淡的说着。

“魔尊,息怒啊,魔尊。”白衣男子向前移动了两步,头埋得更低。“这件事我是原本很有把握能将他们诛杀掉的,可谁知道,这叶霏雪突然出现,我们谁都不是她的对手啊。”白衣男子颤抖的回答道。

“好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平淡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

“魔尊,息怒,小心伤身。”身着深蓝色衣服的云麓天适时地出现在大殿上,白衣男子向他望去感激的一眼。

“怎么,连你也替他说话。”

“不是,魔尊。”云麓天撇了一眼白衣男子,淡淡的说道。“这件事的确也不能怪他,叶霏雪的实力本就在他之上,打不过也是正常的。”

坐在椅子上的人挥了挥手,阻止了他继续讲话,同时两个人走了进来将白衣男子架走。看着白衣男子的背影,冷哼了一声,消失了,云麓天也跟着消失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