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九尾狐妻:高冷师兄不准跑》

  • 作者:漫枝
  • 主角:牧还卿,木戎
  • 推荐:14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3 08:10:25

《九尾狐妻:高冷师兄不准跑》 内容简介

畅销新书《九尾狐妻:高冷师兄不准跑》由漫枝最新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故事,主线中的主人翁是牧还卿,木戎,主线精彩纷呈,感觉不错。精彩情节试读:然后这浓重的香气也吸引来了一票饥肠辘辘的人。三五个少年衣衫褴褛,眼冒绿光地盯着两人。乔霜降依旧盯着烤肉双眼泛光,只沈筠淮叹了口气,提了长剑挡在乔霜降身前。——八角阁塔里数以万计的半透灵幕层层叠叠地悬挂

《九尾狐妻:高冷师兄不准跑》 章节试读

然后这浓重的香气也吸引来了一票饥肠辘辘的人。

三五个少年衣衫褴褛,眼冒绿光地盯着两人。

乔霜降依旧盯着烤肉双眼泛光,只沈筠淮叹了口气,提了长剑挡在乔霜降身前。

——

八角阁塔里数以万计的半透灵幕层层叠叠地悬挂在空中,阁塔中十八个白花花的身影御着剑上窜下跳,巡视着云留森中的每一个角落。

忽的有个不太和谐的黑色身影御剑混了进去。

牧还卿眼尖瞧见了男人,掐着诀便飞到了男人身边,动作行云流水飘逸非常。牧还卿和身边的男人保持着同步的速度,开口道:“木戎师兄你来了。”

男人浅浅的恩了一声。

“今年参加入门试炼的弟子比去年又多了许多。现下入门试炼才开始不久,倒还没有发现太出挑的弟子。”

男人又是恩了一声。

牧还卿看了眼男人身后背着的长剑,一黑一白,只黑色长剑正被踩在脚下。纪木戎话少这是整个云留灵宗无人不晓的事情,只是自打那人死后木戎师兄的话便越发的少了,没事儿便往灵宗外跑,执剑长老不管,也就没人能管的住木戎师兄了。

牧还卿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师兄,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吗?”

男人道:“不能。”

牧还卿苦笑,当真是木戎师兄的风格,半点不拖泥带水。

她以前最喜欢的便是纪木戎的沉默直言,只做不说,现在她最讨厌的也正是他的沉默直言。

十年前她牧还卿从十万余人之中脱颖而出,一鸣惊人夺得了头魁,成了新一代弟子之首,前途无量。论天赋,论才华,论容貌,论品行,论身家,她哪一点比不上那人。

牧还卿深呼吸几次,脸上带着笑意,雪衣翩翩宛若仙子:“还卿就在木戎师兄的身后,木戎师兄只需偶尔回头便是。”

牧还卿无比庆幸那人已死,而他们作为修仙之人又人生漫长。

“恩。”

男人只随意扫了一眼,眼见秩序井然无需操心便踩着长剑离开了。并未瞧见身边的灵幕中,浴血奋战的少年与低头吃肉耳边戴着铃铛的少女。

“还卿恭送木戎师兄。”

——

少女放下了喷香的烤肉,微微侧过身身子后仰,打了个饱嗝,掐着穿肉的木枝,举起胳膊示意少年来拿。

少年拂了剑上血迹,简略的处理了一下现场,捏了几个灵牌只留下一人绑了。少年揪过那人,把他丢在了火堆旁,收剑入鞘,伸手接过了少女递过来的木枝。

“吃饱了?”沈筠淮温和问出声。篝火旁的乔霜降,嘴角沾了些油迹,顺道带了些弧度,圆溜溜的眸子微微眯着,一副心满意足无欲无求的样子,吃饱的样子慵懒的像只猫儿。

乔霜降心满意足地答道:“超级好吃!”

温热的指腹落在少女更为温软的樱唇上,沈筠淮伸手拂去了乔霜降嘴角的油迹,眉眼弯弯,满是宠溺:“你何时想吃,我便做给你吃。”

乔霜降眼里亮晶晶的,仿佛有繁星满天:“要吃什么你都给我做?”

“我会便给你做,不会便学会了给你做。”

乔霜降咧嘴笑了:“超级开心。”

沈筠淮席地而坐,啃起了乔霜降剩下的一半烤肉。

乔霜降其实是个很随意的姑娘,喜欢至上,心情决定态度。她不开心了,就声声唤着他“沈公子”,杵在原地看着他痛不欲生,她开心了那全天下都是明媚的,通常乔霜降吃饱的时候便是她最好说话的时候。

有时候好哄,一块烤肉就打发了,有时候不好哄,得看他支撑不住了才回心转意。把她哄的开心,他也能高兴许久,一但她不开心了,他做什么事都是提不起精神的。

他若是想心情愉悦地的过日子,总少不了先把乔霜降哄的开开心心。好在相伴的五年间他把乔霜降的喜好摸了个七八。

乔霜降喜欢吃肉,不爱吃菜。平日里吃的也不少,也不知怎么就长成了这么瘦瘦小小的一个小女娃。

乔霜降站起身掸掸衣裙,走到了被绑少年面前,笑意盈盈:“你的小伙伴都已经出局享清福去了,说吧,说得好就让你出局,说得不好就杀掉。”

少年衣衫褴褛,破烂不堪,双眼不满血丝,看模样有十七八岁了。乔霜降感叹,沈筠淮当真贴心,特意留下了一个年纪最大说得最明白的。

少年哽咽着声音如磨砂般粗糙:“我我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们,我们一起来的,然后,然后……哦哦哦,然后莫名其妙就进了森林,再然后,有野兽,有野兽。不不不,什么都没有,我好饿,已经四天了,我们走了好远好远好远,我饿我饿,放过我,我错了,放过我,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

乔霜降随手把玩着少年的玉牌:“呃,玩够了。”

伸手捏碎。

少年身形流光一闪,篝火浅浅摇曳又只剩下了她二人。

“如何?”

乔霜降蹙眉思索:“他说他们进来四天了,可我们进来才半天啊,吓傻了?”

沈筠淮亦是沉吟:“四日?”

——

纪木戎离了阁塔,踩着长剑便下了山,路过那郁郁葱葱的云留森的时候男人浅浅地往下瞧了一眼。

耳边那脆生生的少女音依稀响在耳边:“唔,师兄这云留森实在是太大了,每次出门都要经过,就算御剑也超级麻烦,又没什么好看的,除了树还是树。”

纪木戎收了视线,行了片刻耳边银铃炸响,响的纪木戎震耳欲聋。

纪木戎娴熟而轻盈地落在少女面前,瞪着那双死鱼眼,直到:“你,退出。”

乔霜降刚刚听得耳边吓她一跳的铃声,只下一秒男人便出现在了她眼前,用那毫无感情的嗓音让她退出。

五年过去这张脸无比熟悉刻骨的脸没有一丝变化,连那发间青丝都严谨地一如从前。

原来他竟然是云留灵宗的弟子。

一时间新仇,旧恨,具是搅在了一起,五彩斑斓,腐败破烂。

乔霜降毅然仰起小脸,对上纪木戎的视线,无所畏惧。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