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我喜欢你无人能及》

  • 作者:怂大只
  • 主角:许景,纪成
  • 推荐:6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3 08:10:33

《我喜欢你无人能及》 内容简介

火爆新书《我喜欢你无人能及》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怂大只,主人公许景,纪成,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麻利地摘下橡胶手套,许景尤打扫完底层,赶着电梯上三十九楼。电梯门缓缓关拢,她抬头看见从大门进来的纪成,忙去按住开门键。纪成走来的步速很快,临近电梯门时他忽然停住,注视着里面的许景尤,两个人脑海里不约而

《我喜欢你无人能及》 章节试读

麻利地摘下橡胶手套,许景尤打扫完底层,赶着电梯上三十九楼。电梯门缓缓关拢,她抬头看见从大门进来的纪成,忙去按住开门键。

纪成走来的步速很快,临近电梯门时他忽然停住,注视着里面的许景尤,两个人脑海里不约而同地回忆起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纪成头一撇,又迅速回正。

他手朝后摆一摆,示意助理先进去,许景尤移动了一下清洁车让出位子,把自己堵在角落里动弹不得。

纪成按下关门键,电梯开始平稳上升。

“老板早!”许景尤羞涩地打招呼,纪成回头,微微一笑,自然地回应到:

“早。”

该不该问他昨天的事呢?许景尤纠结着。

这要问好像也不太好,毕竟有别人在。

可是不问,万一他误会自己了怎么办?

许景尤灵光一现,掏出手机佯装接电话的模样。

show time

“喂?尤米啊!哦,我昨晚本来是要摆摊的,可是忽然看到有个熟人进了酒吧,所以我就跟了进去,我不是去酒吧玩的,嗯,嗯,好,拜拜。”

她揣回手机,偷偷观察纪成的表情,心想这下他应该明白了吧?

纪成嘴角轻轻上扬,一眼看穿她的小计谋,他回头对助理交代着:

“这个一进电梯没信号的问题,什么时候可以解决?”

助理懵圈,“BOSS,你不是说不用管吗?”

角落里的许景尤很是尴尬,一副糗死了的样子。

电梯上到三十九楼,纪成和助理先走一步,留下许景尤在后面推着车子慢慢悠悠地出来。她目送着纪成走进办公室,看他按下遥控器,玻璃隔断上的窗帘全部拉起,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没劲,一天都呆在办公室里,还不如让她去卖煎饼呢!

许景尤怨气满满地抽出拖把,力道快把地砖蹭掉一层皮了。

一小时后,她手拿抹布晃哒到纪成办公室门前,有模有样地擦拭着玻璃。沾水的抹布擦到玻璃上咯滋咯滋作响,在寂静的办公室里被无限放大,纪成的秘书走过来。

“你好,你在这儿已经打扫很久了,可以离开了吗?”

办公桌前的纪成摘掉眼镜,走向门口。

许景尤哈腰道歉,“对不起,我立马离开。”

背后的门打开,纪成叫住她,“等一下。”

“纪成?不是,老板,有什么事吗?”许景尤手里拧巴着抹布,紧张而期待。

“我办公室需要打扫一下,你进来。”他单手抵住门,等她进去。

许景尤惊喜不已,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纪成关门,随后指指沙发,许景尤以为是让她擦沙发,立刻奔过去蹲到地上擦起来。

纪成无奈地扶额,叫停她,“我是让你坐,不是让你擦。”

许景尤收手,局促地坐到沙发上,一杯茶水递到她面前,“谢谢。”

“你叫,许景尤,对吧?”纪成坐到她面前,双手交叉,语气温柔。

“对,许景尤。”

“请问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呆在这儿吗?”

许景尤吐出一口气,变得有些支支吾吾,“我原本就只是因为想找一份工作糊口,后来是因为,你。”最后一个字声音压小。

纪成一笑,挺身靠到沙发上,“你是收银员,是帮别人收租的,还是煎饼摊主,我冒昧地问一句,你很缺钱吗?”

“不不,不算。”不能暴露,“就是年轻人吗,能有能力就多奋斗一点,嘿嘿。”

纪成看着笑嘻嘻的许景尤,眼中透露出揣测,他在分析她这些话中,几分真,几分假。静待几秒,他端起面前的茶喝下一口。

“你为什么喜欢我?”

嗯?这话题跳的也太快了吧?

“因为你人很好,对谁都是温温柔柔的,一看就很会照顾人。”许景尤期待自己的回答他能满意,这是真实想法,绝不掺假。

纪成盯着茶杯中上下沉浮的小茶渣,双唇紧闭,眼中情绪回归平静。

“许小姐可能有误会,昨晚你也看到了,其实我一点也不温柔。”

“没有,我知道昨晚你肯定是因为有不开心的事,所以才那样的,你看看你现在,恢复过来了不就不是那样了吗?”

纪成茶杯一置,“许小姐喜欢我?”

“嗯。”

“那你想不想知道,昨晚我为什么不开心?”

“如果你想说的话,我可以做你的倾听者。”

纪成活动了一下颈脖,起身站到落地窗前,沉思一会儿开口:

“跟我女朋友吵架了。”

许景尤:“……”

女朋友?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不是说没有吗?

许景尤此刻心情极为复杂,她再次确认,“你有女朋友?”

“对,我有女朋友。”

她起身,尴尬不失礼貌地回之以微笑,“老板,打扰了,再见。”

仓皇而逃。

弄了半天纪成有女朋友!果然什么小道消息都不靠谱。可是她这心里还是空落落的,有那么一丝的难过。

待许景尤出去,纪成总算松了一口气,果然这招百试百灵,还好这小姑娘不难缠,一句话就搞定。

——

“蒋阿姨,你这消息一点都不准确!”

中午蒋姨过来换班,就听见许景尤一顿抱怨。

“什么消息不准?”

“纪成有女朋友。”

蒋姨一脸惊恐,难以置信,“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我跟你讲,谁的消息都有可能出错,这纪成的绝不可能!”

“纪成小灵通”这一称号她是要誓死捍卫的!

“真的,纪成亲口告诉我的。”

蒋姨开始怀疑人生,她自己的儿子有女朋友她竟然不知道?不行,今晚得回去问问。

“你先别急,等我去核实一下。”

“算了阿姨。”许景尤换掉衣服,拖沓着脚步离开员工间。

——纪家大宅——

蒋姨(纪母)坐在客厅里敷着面膜,旁边纪父举着经济报看的津津有味。蒋姨伸脚踹踹旁边的人,

“老纪,咱们儿子有没有跟你说过他有女朋友?”

“女朋友?”纪父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他没有跟我说过他有女朋友,他不是从来都没谈过恋爱吗?”

“我在公司看中了一个小姑娘,人家可喜欢纪成了,但纪成跟人家说自己有女朋友,把姑娘给拒绝了。”

“哟,这小子会撒谎了。”

“爸妈。”进门来的纪成脱掉西装外套交给保姆。

“来来,我和你妈正好有一个疑惑需要你解答。”纪父招手唤过纪成来。

“爸,你有什么事?”

“我听你妈说,你有女朋友了?”

纪成瞟了一眼母亲,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不慌不忙地反问到:

“许景尤告诉你的?”

纪母坐直身子,“你别管,你就告诉我你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

“那你骗人家小姑娘?”

“早点让她死心也好,我不想耽误她,没什么事我还要上去开一个视频会议,拜——”纪成快速逃离现场,不给纪母留一点追问的机会。

“哎呀,这孩子!”

纪成房间门轻轻关上,他再不掩饰疲惫,无所顾忌地瘫坐到地上。

那是许景尤?

车子驶过,他看见煎饼摊前忙绿的人,简易小摊前面排了五六个人。

如果他没有记错,她此刻应该是在超市当收银员,为什么会在这儿卖煎饼?

车子停在公司门口,纪成没有像以往一样直接走进公司,而是拐去了许景尤的煎饼摊。

一点点靠近,轮到纪成时只用了五分钟不到。

“你好,我要一个煎饼。”

熟悉的声音袭击耳膜,许景尤抬头,“纪成?”

“我要一个煎饼。”

“哦,加什么?”

“你喜欢加什么就给我加什么好了。”

许景尤隔着口罩,嘴角划拉出笑容来,她打了一个鸡蛋,加油条加火腿,纪成大概估算了一下,差不多一分钟一个煎饼。

“给,凉一会儿,小心烫。”

纪成接过煎饼,绷开塑料口袋散热,靠到许景尤旁边。

许景尤好奇地盯着他,“你不上班吗?”

“公司有规定,不准带食物进去。”

“那得委屈你在这儿吃了。”

“许景尤,你学过计算机?”纪成突然问起的一句话弄的她措手不及。

“以前接触过。”

“上次看你操作过,不像只懂皮毛。”

许景尤笑容僵硬,不会要穿帮了吧?她又是摆手又是摇头,极力否认,

“我只懂皮毛,深层次的一点也不懂,真的,我就学了个半调子。”

“这样啊,原本还想给你升职的。”

升职?一个对于许景尤来说无比敏感的词,她吓得一抖,什么升职,升什么职?才不要。

“谢谢老板好意,我没有能力的。”

纪成抬手看表,“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

“老板再见。”

送走纪成,许景尤瞬间放松,还好还好,逃过一劫,这年头还是低调些,不然当个保洁都要被升职,太吓人了。

下午交班时,蒋姨一五一十地交代了纪成没有女朋友这件事,在蒋姨再三保证下,许景尤勉勉强强相信。

公司里每天最早到的是保洁,最晚离开的依旧是保洁。

许景尤哼着儿歌乘着电梯上去三十九楼做晚间打扫,自从重拾煎饼生意后,她就辞了超市收银员的工作,如今轻松不少。

她上电梯时恰好最后一批人下楼,办公室里只留了一盏过道灯。随意扫视一眼,不算很脏,简单扫扫地面就行。她弓起背,井然有序地打扫,扫帚沙沙声里忽然闯入一声纸张散落的声音,她敏捷地抬起头,寻着声音方向看去。

纪成办公室门窗紧闭,窗帘把玻璃隔断遮的严严实实,她停下手里的活儿,目光锁定那处。

不一会儿又传来塔塔脚步声,许景尤放下扫把,蹑手蹑脚地靠近。

上帝保佑,千万别遇到什么小偷之类的,否则她又得出手,这样实在影响她的形象。

她推开门,扒拉开帘子,越来越清晰,马上就要看到里面的人了。

她活动一下手腕,准备就绪。

“纪成?”窗前站着的人转过身,许景尤不由地惊呼。

三十九楼的落地窗景色确实不一样,放眼望去,城市的通火通明,繁华,一览无余。纪成逆光而站,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知道他站在那儿面向自己,一声不吭。

“我不是有意要打扰你的,我以为有小偷。”

“……”

空气安静的可怕,地上凌乱地散落着文件,纪成微微颔首,徐徐说到:

“请你,离开!”

许景尤:!!!???

听着语气似乎有些不悦,带有强制命令的意味。面前的纪成给她的感觉判若两人,和在酒吧那次一模一样。

尽管惊愕,但她还是赶忙道歉,毕竟是自己擅自闯入。

“对不起,我现在就出去,如果你需要。”

“出去!”

“……好。”许景尤带上门,站在门外发呆,过来一会儿等她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好,怂啊——

想当年自己也是家里的小魔王,如今怎么被纪成吼的团团转?

哎,谁让自己喜欢呢,没办法!

许景尤暂时收回注意力,认真的把没打扫完的地方打扫干净。

二十分钟后

拧干拖把,收拾好清洁车,许景尤双手叉腰看着漆黑的办公室。

纪成还没出来?他不回家吗?

我要不要走,看他情绪不太好,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

算了算了,反正明早自己还要来,就在这儿陪一会儿好了。

许景尤把小推车放到厕所,换下工作服,盘坐到纪成办公室门口去。

许景尤一只耳朵贴到玻璃上,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在干什么?

不会想不开吧?

许景尤瑟瑟发抖,想问又不敢问,自己一个人在门外纠结。窗帘遮的太严实,她只好整个人趴在地上,试图透过地板和帘子的间隙看清里面。

“许景尤。”

声音悠悠地从后传来,她起身回头,紧张而局促。

“怎,怎么了?”

“帮我买牛奶,瓶装。”纪成从西装裤袋里掏出一百元,递给她。

“买多少?”

“能买多少就多少。”

——

“只买到了六瓶,还剩十块,给你放这儿了。”放下牛奶,许景尤自觉地出去。

“坐下来。”

纪成拧开瓶盖,咕噜咕噜连喝几口,嘴角留下奶渍,他曲着食指,擦拭嘴角。

许景尤吞口水,这个动作也太帅了吧?

花痴脸中。

纪成窝在沙发上不说话,一口一口地喝牛奶,神思游离。

一瓶喝完,他随意地将奶瓶扔在地上,许景尤立马弓腰捡起来,看了看四周,确实太乱,

“我帮你收拾一下可以吗?”

“……”

没有回音,她当做默许。

文件散落四周,互相参杂,许景尤一份一份地挑拣出来,将他们归于原位。

纪成眼皮微抬,面前整理文件的人还真是心细。

“你现在,是在偷窥公司机密?”

许景尤一愣,“没有,我才不感兴趣,再说,公司机密你还乱扔?”

纪成噗地一笑,扭开第二瓶牛奶。

关于纪成这个男人,许景尤觉得他就是一个谜,比如,她见过借酒消愁,从未见过借奶消愁。

“我再冒昧一下,纪氏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不然纪成怎么会连续几天情绪都这么低落?

纪成启颜,轻轻摇头,

“你现在看到的纪成,才是真正的纪成。”

她也是唯一一个,见过他这个样子的人。

许景尤字面意思懂了,可是深层的意思她还不大理解,温文尔雅的纪成不也是真实的纪成吗?

“你在疑惑?”他看穿了她。

“算是。”

“你去问所有人,纪成是什么样的?他们一定都会回答,绅士,温柔,对了,还有就是,很会照顾别人。对吧?”

“嗯。”

纪成收回笑,站起来。

“可是许景尤,那个人不是我,我告诉你我是什么样的。我脾气不好,一点也不温柔,我冷漠,没有感情,善于伪装,是个不折不扣的虚伪之徒。”

许景尤……

“我的每一个微笑伸手,都是经过无数次训练的,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被斟酌过很多次的。那都是我的伪装,而当我的世界只剩下我自己时,我就不再去装,我就成了原本的我。”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他。

他没有爱人的能力,尽管他事事温柔。

只要他身边有人,无论那个人是谁,他都会立马换上伪装,因为人们需要他的温柔。

即使是他的父母,都从未看过真实的他。

许景尤被他一番话吓住,他现在说话的语气,动作,表情,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纪成猛地扑过去,将许景尤禁锢在两臂之间,不急不缓地轻吐出字句,

“因为你已经,拆穿了我的面罩。”

酒吧那次,再者是今天,两次看到他这个样子,纪成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法在许景尤面前装下去了。

许景尤后背死死贴着沙发,看这样子,纪成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完了完了,早知道就不多事了。

停顿了几秒,纪成起身坐到她旁边,疲倦地倚在沙发上闭目休憩。

许景尤坐在旁边一动不敢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快速偷瞄了一下身旁人。

你倒是跟我说说让不让我走啊?

真是愁死人了。

她悄悄起身,屁股刚一抬还没离地,纪成的脑袋已经靠到了她的肩上,她只好坐回来。

月光淡淡,某人心理活动也是极其丰富的。

一小时,妈呀,肩好酸,扛不住了,不行再忍忍,忍忍

两小时,完了完了,真的要废了,这位大哥的头是铁锤吗?磕到肩膀好痛。

三小时,谁来救我,肩膀要废了——

四小时,只能截肢了……

第二天一早,员工陆陆续续地走进办公室,纪成蠕动了一下,身子一歪,大腿下的遥控器被按到,窗帘缓缓拉开。

员工好奇地盯着纪总办公室,没想到BOSS已经这么早来了。

然而,看到的,却是沙发上依偎而睡的两人。

某位员工:纪总这是要搞办公室恋情吗?

又一位员工:天啊,一大早上也太刺激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