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此间有妖气》

  • 作者:碎碎三千
  • 主角:尹逸,黄哥
  • 推荐:67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5 12:04:19

《此间有妖气》 内容简介

经典辣文《此间有妖气》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碎碎三千,光环人物尹逸,黄哥,是一本灵异类型的网络创作,精彩章节节选:夸父出来了。精卫出来了。连燧鸟都出来了。五个人或坐或站聚成一排,齐刷刷目不转睛的看着亚当。已经进入状态的亚当也不矫情,一段又一段的表演着,曲目储备量堪称惊人。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几位,就

《此间有妖气》 章节试读

夸父出来了。

精卫出来了。

连燧鸟都出来了。

五个人或坐或站聚成一排,齐刷刷目不转睛的看着亚当。

已经进入状态的亚当也不矫情,一段又一段的表演着,曲目储备量堪称惊人。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几位,就算不给赏钱好歹也给口水喝啊,我这嗓子都赶上我们家祖坟了,咔咔冒烟啊!”

亚当用有些嘶哑的嗓音说着。

徐一千赶忙站起身,一溜烟跑进厨房,矿泉水可乐啤酒一样一个,任凭亚当自己选择。

亚当毫不犹豫的打开啤酒,连喝好几口才擦了下嘴,痛快的说:“尼玛太解馋了,咋样?我这手艺练得还行?”

经过一长段津港味儿十足的快板书,亚当的口音变得更奇怪了。

徐一千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亚当的口音之所以跟其他外国人还不太一样,那是因为教他普通话的人…是用津港方言教的。

无论如何,对于这诚意十足的才艺表演,大家还是报以热烈掌声表达了自己的喜爱。

亚当很受用的冲大伙作揖表示着谢意,完事儿往椅子上一坐,安然的喝起了啤酒。

徐一千想了想,冲亚当说:“行啊,感谢您不远万里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跑到我们国帮我们传承我国的传统文化,那这竹板就送你了,顺便问一下,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想上哪儿卖艺去?”

亚当理所当然的答道:“还卖什么艺啊?往后我就跟你们入伙了,咱们得抓紧时间找宝藏啊!”

“啊?入伙?!”

听完亚当态度坚决的话,屋里几个人全懵了。

“叮咚…”

忽然门铃声响起,卜一起身走到门前,冲猫眼看了一眼,打开门客气的问道:“警察同志?有何贵干?”

听到来的是警察,徐一千立刻条件反射的紧张站起身。

因为父亲酗酒扰民,他家曾经被邻居报过不止一次警。警察每次对父亲都很不客气,父亲不敢惹警察,只能唯唯诺诺的听着,但每当警察离开,父亲就会把刚刚受的窝囊气撒在自己和母亲身上。

久而久之,徐一千对警察也就产生了抵触情绪,他习惯性的认为,警察进家门,肯定没好事。

不过今天来的这两男一女三个警察,和自己印象里的那种“恶警”完全不同。三个人的表情都很和气,就像只是日常上门查个水表,查完就走似的。

“请问哪位是卜一先生?”一个岁数偏大的男警察客气的问了一句,卜一答道:“我就是。”

老警察看看卜一,职业性的一敬礼说:“你好,我是这片的片警,您叫我刘队就成,我们接到报案说,昨晚您家有人带不明人士入户,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也为了您的安全考虑,所以我们特意过来查一下,请房间里的诸位都拿出各自的证件,谢谢配合。”

卜一愣了愣,回头面无表情的说:“大家都把证件拿出来,配合警察叔叔办案。”

“言重了,只是例行公事,算不上办案。我们…方便进去吗?”

老警察客气的询问着,但他手里已经拿出了一次性鞋套,显然是没打算真的征求卜一的意见。

卜一也很识趣的让到一旁,三个警察各自穿上鞋套,面带微笑走进房间。

“哟,这还有位外国友人呢,卜先生真是交友广泛啊。”老警察浮夸的客套着。

亚当一耸肩,还了警察一个微笑。

老警察客气的说:“那请这位外国朋友也出示一下有效证件吧?”

亚当一耸肩,又还了老警察一个微笑。

眼看亚当没有说话,老警察一时有些愣住,那个年轻男警察凑过来小声说:“他不会是听不懂咱们说的话吧?”

老警察觉得也有这种可能,刚想回头让卜一充当一下翻译,亚当开口道:“别瞎猜了,我能听懂你们说话,我就是没证件给你查,不知道该怎么配合你。”

老警察微一皱眉说:“没证件?什么意思?”

亚当说:“意思就是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不明人士’啊,我要有证件那还怎么当‘不明人士’啊?”

亚当无奈的说:“其他证明我也没有啊,我是来你们滨海城旅游的,中间遇见海难啥啥都丢了个干净,差一点连自己都丢了。那我跟你们走一趟吧,正好我也该办个临时身份证明了…卜一,给我找件儿衣服呗。”

说到这儿,亚当特意指着卜一对警察说:“看看,这就叫好心人啊,我昨晚迷路掉沟里了,多亏这位大哥救了我呀,你们派出所要是有合适的多余锦旗的话,就替我送给他吧,找那种写着‘助人为乐’的啊,别找‘妙手回春’的,不应景。”

老警察随意的打着哈哈,没接亚当的话。

几分钟后,西装笔挺的亚当走进客厅,那个小女警一时都有些看傻了。

警察客气的把亚当带离卜一家,关上家门,徐一千感慨道:“这傻老外那瞎话真是张口就来啊。”

“哼,那看来他所说的宝藏十有八九也是瞎编的了,人类果然都爱骗人。”

说话的是对人类谎言深恶痛绝的燧鸟,对他的话大家都没在意,徐一千冲卜一问道:“卜一,你这表情是啥意思?”

卜一道:“既然知道我们昨晚带了人回来,看来我们是被人跟踪了啊,呵呵,我竟然没发觉,有意思。”

徐一千纳闷的问道:“啊?不能吧?会不会是你小区物业报的警?他们从监控里看到了…”

“不可能。”卜一打断徐一千说:“物业压根不会理会这种事,毕竟业主带朋友回家跟他们没关系,就算要理,也只会是亲自上门询问,没理由直接报警,何况这小区有自己的独立派出所。看来…是有人想给我们个下马威啊。”

小区外不远处。

载着亚当的警车缓缓驶离小区,一个路边早餐摊旁边,两个中年人正在边吃早饭边聊天。

“师兄,你真觉得这样做,不会打草惊蛇吗?”一个中年人问到。

另一个中年人答道:“不,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知道自己被人如此跟踪,他必然会惶恐,人一慌,就会乱,他一乱,我们的机会就来了,这就叫‘预热’,老板,结账!”

系着油腻围裙的早餐摊老板小跑到近前,热情的说:“二位还是一起结啊?一共十二块!”

中年人刚拿出钱的手微微一滞,他抬头冲早餐老板问道:“‘还是’?你认识我俩?”

老板笑道:“二位忘了?上次我出夜宵摊子时您二位就来光顾过我,没想到出早餐摊又遇上了,真是缘分啊。”

中年人回忆一下,点点头道:“哦,是你啊…你摊位不是离这儿挺远的嘛?”早餐老板回身一指自己的早餐车说:“流动摊位嘛,咱就是社会主义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只要不出国,在哪儿卖不是给国家GDP做贡献?您说是吧?”

中年人敷衍的点点头,起身结账离开。

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早餐老板不无感慨的说:“唉,底层人民辛苦有辛苦的道理,一看这俩人就不知道我说的GDP是什么,人跟人的境界真是没法比啊…”

某五星酒店内。

发完信息,尹逸便扔下手机,径自上卫生间洗澡去了。

尹逸很喜欢每晚被不同女人“侍寝”的感觉,但他却又有着很奇怪的洁癖,那就是第二天一定要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不能留一丝一毫昨晚那女人的气味。

不出所料,直到尹逸洗完澡走出卫生间,又过了十几分钟,刚睡醒的黄仙儿才给他回复了一条信息:催什么催?要死啊你?

尹逸微微一笑,直接发了个语音邀请。

语音刚一接通,对面的黄仙儿就骂道:“你小子特么起这么早是赶着去投胎啊?”

尹逸丝毫不介意的说:“嘿嘿,我这不是想黄哥了嘛?您咋还不能陪小弟过个夜呢?这害得小弟昨夜一人挑二女,累的腰酸背痛,晚上黄哥您可得自罚三杯安慰安慰小弟我这颗受伤的心…和肾啊。”

黄仙儿笑骂道:“靠,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么好的妞儿,要不是我没时间哪儿能便宜了你个小崽子?行了,在哪儿碰头?”

“老地方呗,狂浪!怎么样黄哥?真不用我派车去接您?”尹逸的语气中满是恭维,当然,他其实也是想借此知道黄仙儿住哪里,好方便加深交情。

黄仙儿满不在乎的说:“接个屁!等我叫上老常,到了再给你去电话。”

“好嘞!”关掉视频,尹逸依旧保持着笑容。

他并不喜欢黄仙儿跟自己说话的态度,也不喜欢自己对黄仙儿说话的态度,但他现在的开心也是真的,因为黄仙儿在赌桌上的表现,确实够强。

尹逸原本以为自己只是捡到了一杆枪,没想到,这枪却能打出意大利炮的火力。

“儿啊,你要出门了?晚上还回来吃饭吗?”

三珠山下一座小渔村,一座极其普通常见的农家小院内,一个朴素的农村老妇人在院子里冲东屋喊了一句。

黄仙儿边穿衣服起床边说:“不回来吃了,娘您自己吃就行,不用等我…对了,刚才工头打电话说今晚要赶工,通宵加班,晚上不用给我留门了!”

说着话,黄仙儿已经走出了东屋,从低矮的窗台上拿起牙刷,挤上牙膏,又拎起牙缸走到院子里自来水管前,打开水龙头接了一杯凉水,开始刷牙。

“哎,这孩子,都跟你说了掺点热水再刷牙,就不听。”

妇人无奈的说了一句,拎起暖瓶要给黄仙儿倒热水,黄仙儿呲牙一笑说:“嘻嘻,娘您看,我牙好着呢,不用热水。”

黄仙儿说完还故意磕了磕牙,滑稽的样子逗得妇人不禁掩口轻笑,她放下暖瓶捶了黄仙儿肩膀一下,宠溺的说了声“不听话”,随即便走向厨房,端出早已备好的早饭。

洗漱完毕,黄仙儿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听着娘的絮叨,吃完饭,在娘关切的眼神中,黄仙儿一脸玩世不恭的离开了家。

走到已经改名叫“蛇神村”的隔壁村口,一个一脸痞气的年轻男子冲他打招呼道:“哎,黄毛儿!去工地啊?”

早已看见此人的黄仙儿露出一个憨傻笑容,这是一副尹逸从未见过,却是黄仙儿在过往人生中一贯保持的表情。

痞子男走向黄仙儿,鄙夷中夹杂着调侃的说:“干工地有什么出息?你看俺家,这买卖一天赚的顶你半年的,你干工地就是干一辈子也不可能在市里买上房子,怎么样?改行给我当小弟吧?”

黄仙儿傻呵呵的挠挠头顶上的鸭舌帽说:“俺…俺脑子笨,俺干不了这个,嘿嘿…”

“切,就知道你笨。”痞子男调侃完,心情极好的抽出一根烟,作势要给黄仙儿。

黄仙儿伸手去接,痞子男却和以往每次一样,突然把烟收了回去,之后便放声大笑的转身离去,不再理会正被围观村民当傻子看待的黄仙儿。

黄仙儿再次挠挠鸭舌帽,扭头看向村口界碑上的“蛇神村”三个字,笑了。

“老子,才是真神!”

黄仙儿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