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女神你不懂爱》

  • 作者:翦影
  • 主角:苏婧,文强
  • 推荐:979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7-26 08:19:04

《女神你不懂爱》 内容简介

《女神你不懂爱》是翦影新出的一本婚恋创作,设定震古烁今,文笔点石成金,推荐阅读。《女神你不懂爱》精彩片段试读 这根本就是没有由来的灾难,我心里暗骂:“奶奶啊奶奶,不是我说你,怎么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摆我一道,摆我家一道。”这件事算是不了了之,有了这件事,爹妈也没让我继续呆在奶奶身边,第二天,我就坐上了回学校的

《女神你不懂爱》 章节试读

这根本就是没有由来的灾难,我心里暗骂:“奶奶啊奶奶,不是我说你,怎么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摆我一道,摆我家一道。”

这件事算是不了了之,有了这件事,爹妈也没让我继续呆在奶奶身边,第二天,我就坐上了回学校的车,和鸭梨一起。

当然,这件事不会就这样结束,它给我带来的灾难远不止如此。

这个时候,关于银元的事,我都只当是小插曲,而已,根本没有太在意。

我从鸭梨的嘴里得知,原来他跟我去到我们学校的原因,就是受了丁成志的委托,也受了商家的委托,要来查一查我们学校的状况,看看我们能从什么方面下手为他们公司开拓市场。

丁成志上次羞辱了我之后,显然也有些对鸭梨抹不开面子,所以安排他来做这项任务。

鸭梨肯定只会说我们的好话,这样他也算是放水了。

车上,我对鸭梨说:“这件事是社联之间的事,合同到最后归根到底要社联之间签,我们估计还是不可避免的要见张雨了。”

鸭梨说:“那没什么,你都不尴尬,我也没什么好尴尬的。”

我想也是,很多事本来就和鸭梨无关。

回去的路上,我给苏婧去了个电话,告诉她事情的大概经过,说学校本部已经派人过来谈了,苏婧显得非常开心,一面表扬我一面谢谢我。

我心里却装了一点无奈,我是没有告诉她这次赞助我是怎么换来的。我这个时候甚至觉得这个赞助不但让我丧失了尊严,连芹菜的离开也和它多少有点关系。

车很快就到了沿海城市,于是我又可以呼吸这里潮湿的空气了,我的心情是怎么也好不起来。

我、鸭梨和苏婧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当天的黄昏,鸭梨在刚认识的女生面前没有再表现出蹭吃蹭喝的品质来,而是很绅士的说他来请客。

我说免了,他是客人,我是主人,还是我来请好了。

鸭梨就没再做声了。

靠……原来还是只不过客气客气而已,我还指望他真的出手一回。

平时再怎么理性、正直,一到了吃饭付钱的时候,鸭梨就开始显露出无耻的本质来了。

鸭梨对我和苏婧说:“这件事,毕竟是我们和社联的事情,我这次来,一则是帮助校本部看看分校的环境与宣传前景,二来就是要和这边的社联确定这件事。”

苏婧说:“这件事呢……其实是老师分配下来的任务,而且呢,一直是我们经手在办,社联那边,其实了解的不多,而且我们老师的意思,也并不是要分校本部的赞助,而是希望能在这里为他们做更多的宣传,看他们是否能扩大赞助,扩大投资。”

鸭梨有些不解,他毕竟也是大一的学生。

苏婧补充说:“总而言之,这次可以不用通过社联,我带你们直接去找学校领导吧。”

当时的我和鸭梨,作为大一新生,都根本你没看透苏婧的用意,屁颠屁颠的跟着她去找老师。

苏婧在黄老师面前说明了情况,黄老师似乎非常满意,还连连夸我和苏婧为他解决了大麻烦。

当天晚上,黄老师请我们三人在学校一家餐厅的包厢里吃饭。

鸭梨显然也有点紧张。

因为鸭梨也是学生,而且是大一学生,所以黄老师在和我们交谈的时候多少还端着领导的架子。

说让我们和鸭梨好好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拟出一个令上架和学校本部都满意的方案来。

我一点想法都没有。

苏婧有没有想法我不知道,但是她显然是跃跃欲试。

鸭梨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心机,只管吃东西,时不时应答几句。

我是很讨厌这种饭局的,这个时候也是纯属无奈,应酬的时候黄老师说了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吃晚饭以后,苏婧就带着我们两个在校园里闲逛,东看西看,每到了一个可以作为宣传点的地方,就一通天花乱坠。

我也算比较了解苏婧的性格了,对她的这种做法多少有点讨厌,所以一直跟在后面,根本不怎么说话。

总之,最后苏婧说了一句:“放心,我们一定交一份满意的策划到你们手上。”

鸭梨对苏婧的印象倒似乎还可以,两个人也挺聊得来。

苏婧回去之后,我开始考虑鸭梨的住处,我知道他是个不爱多花钱的人,而我也绝不会再慷慨到给他订房间住,于是我送他去了我住的地方,自己则回了宿舍。

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宿舍了,回去了自然是少不了被奚落一顿。

先是周哥,不停的说什么“稀客稀客,哎哟什么风把您吹回来了。”

再就是白龙拍拍我肩膀严肃的说了句,好久不见。

这些还不算什么,当我回到洗完澡回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文强却把我叫到了阳台上。

文强点了一支烟,开始问我:“你最近是不是和苏婧走得很近?”

我没否认,说:“是,她有任务交个我。”我把最近做的事大概跟文强说了一遍,我这个时候对身边的人也还是不设防,也没想过文强会把我怎么样。

文强听了这话以后,却好像比我更敏感,说:“哎呀,她真的没通过社联,就自己办了这事?”

我说:“是啊,她说社联的人对这件事不了解,而且都是由我们一手经办的,所以跟他们说了也没用。”

这时候,白龙估计是听到了或者感觉到了什么,也跑到阳台上来。

文强把事情跟白龙也说了一遍,白龙看了看我,说:“厉害哦。”

我说:“我有什么厉害的。”

白龙说:“我不是说你,我是说苏婧。”

“苏婧?苏婧怎么了?”我问。

说老实话我对八卦真是没什么兴趣,而且我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八卦,难道“视频门”这件事还不够有爆点?

文强说:“你不知道,苏婧和天哥关系不和,学工处的黄老师和团委的罗老师关系也不和?”

我说:“什么意思?”

文强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了,说:“你是真蠢还是装蠢,这你都看不出来?”

白龙说:“天哥是俱乐部的正社长,苏婧只是副手,苏婧这次不通过天哥做事,显然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这回的事情如果解决了,学工处的老师说不定还能因为处理得当受到褒奖,他们早就想接管社联了,一直明里暗里表示自己比团委更适合做社团工作,你仔细想想。”

其实不用想,我明白了,我被人利用了一回。

没等他们说完,我就返回宿舍里睡觉去了,我真的不想听了。

当时我在想,这个世界真的就有真么黑暗?什么背叛斗争利用,怎么全让我碰上了?

我***倒了什么八辈子血霉了?

这个时候,我甚至连一个诉苦的人都没有了。

突然,我就想起了芹菜。

人的悲剧大概就在这里了,失去了以后,再回想起来,才突然觉得缺少了什么。

这个时候我不可能再打电话给芹菜了,分手是她提出的,我没有阻拦,也无力阻拦。

我以为自己在很努力的做某件“很伟大”的事,说句老实话,回想起来,我还在潜意识里把自己喝酒的那件事当做一件壮举。

但实际上我根本就是在被人当枪使。

第二天醒来,苏婧就给我来了电话,说要和我一起讨论宣传策划书的问题,这一个晚上我一直辗转反侧睡不着,一大早听到她说这种事更是来火,当即就说:“要怎么弄是你的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啊?这件事不是一直是你负责,他们有什么要求之类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苏婧说。

我一下子就火冒三丈起来,说:“MD你还想利用我是不是?你玩我玩的还不够啊?”

苏婧可能也有点懵了,顿了好久才说:“什么,你说什么?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嘛?”

“是啊,昨天,昨天还好好的,昨天我***还以为自己做了件多么了不起的大事!但现在我才知道,我就是犯贱,被人利用了还傻呵呵的蒙在鼓里!”我大声说。

估计苏婧是完全懵了,嗓音也提高了,说:“你在说什么鬼话,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谣言?”

“谣言?那是谣言吗?总之以后的事,你爱怎么弄怎么弄,老子不伺候了!”我说完挂了电话,重新闷回被子里,这个时候我谁都不想理。

谁知道这个时候,文强却哪壶不开提哪壶,走上来说:“怎么的?苏婧的电话?”

我说:“老子三四节还有课,麻烦你不要吵行不行,谁的电话关你什么事?”

文强也火了,说:“你对我发什么彪,自己傻×一个被人利用了,就自暴自弃了?再说了,这件事又没对你造成什么伤害,你至于这样子么?”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