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县主有令》

  • 作者:尔唯
  • 主角:老夫,叶舒琬
  • 推荐:52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8-01 19:01:02

《县主有令》 内容简介

畅销创作《县主有令》是尔唯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中的主人翁是老夫,叶舒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值得阅读。精彩片段预览:叶舒珺目光一寸一寸沉了下来,女子最重要的便是闺誉,如今传出这样的话来,她除了嫁给沈知誉只能绞了头发去做姑子了。原本她之前的名声就不算太好,飞扬跋扈、任性娇贵,偏偏因着父亲的缘故还被封了县主,本就已经受

《县主有令》 章节试读

叶舒珺目光一寸一寸沉了下来,女子最重要的便是闺誉,如今传出这样的话来,她除了嫁给沈知誉只能绞了头发去做姑子了。原本她之前的名声就不算太好,飞扬跋扈、任性娇贵,偏偏因着父亲的缘故还被封了县主,本就已经受了不少贵女的非议,如今又闹出这样的事,谁不说是她叶舒珺故意扑倒沈知誉呢,沈知誉如今才16岁,虽然有传闻他身子骨不好难活20岁,但此时京中的清贵少年谁还敢比得过他,当日在场的人中对她又恨又嫉的只有叶舒琬,没几日便要进宫了,叶舒琬这是把她放在火上烤上啊,到时满场的贵女谁不等着看她叶舒珺的笑话!

“姑娘,仁德堂的罗嬷嬷来了。”谷雨打开帘子进来。

事关侯府的颜面,陆老夫人若不是因着长辈的架子,只怕此时她自己就要过来责骂一番了。叶舒珺明白这一趟是不得不去的了,于是赶紧吩咐了立夏几句,又道:“请罗嬷嬷进来吧。”

罗嬷嬷一脚踏进屋子,便见叶舒珺苍白着脸倚在榻上,忙请安问候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许是太久没练习了,今日跟着夫子扎了几个马步就累成这样,让嬷嬷见笑了。”

罗嬷嬷笑道:“姑娘这般用功,若是侯爷、世子知晓定会很欣慰。”

叶舒珺浅笑:“方才如意来了一趟,这会子嬷嬷又亲自来,可是祖母有什么重要的事?”

罗嬷嬷心里冷笑,面上却露出一丝为难:“姑娘,老夫人确实有重要的事要问您,还是请姑娘走一趟吧。”

叶舒珺秀眉一锁,本就苍白的脸越发难看了:“罢了,谷雨快扶我起来吧。”谷雨听闻上前搀扶,叶舒珺刚站起来一个踉跄,稳了一会才站住了脚。

罗嬷嬷眼瞧着便先退了出去。

前脚罗嬷嬷一走,叶舒珺便冷下了脸,站直身子坐在桌前:“谷雨,给我多打些粉,看起来越苍白越好。”说完提笔写了一张纸条,唤了小满进屋:“你等会趁着没人时悄悄出府,去西城的帽儿胡同,门前有棵槐树的屋子将这张纸递给一个叫任隐的年轻男子,务必要亲手交到他手上。”

小满心里好奇,西城可是京城中的平民居住区,姑娘怎么知道那儿有个帽儿胡同的,还认识一个年轻男子,不过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叶舒珺打量了一下镜中苍白无力的自己,很是满意,在谷雨的搀扶下慢悠悠地往仁德堂去。

刚进了仁德堂,果然陆姨娘母女已经坐在了那里,叶舒琬一脸的幸灾乐祸。

“珺姐儿,老夫人等了好久了。”陆姨娘不冷不热地笑道。

叶舒珺向陆老夫人裣衽行礼,然后睥睨过去,瞧着她不动声色,一旁的谷雨含笑道:“姨娘怎么见了县主还坐着呢,咱们老夫人可是最重礼数的,姨娘不会不知道吧。”

陆姨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看了一眼陆老夫人,咬牙站起身子虚委了一下身子:“请县主安。”

叶舒珺冷笑道:“如今父亲不在府中,姨娘若是没事,还是不要到处乱逛的好,免得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

陆姨娘涨红了脸,气道:“县主这是什么话,妾身是来看老夫人的,能传出什么话来。”

叶舒珺冷哼一声。

陆老夫人在一边开口道:“不要说春娘了,你看看自己做的好事!”老夫人素来严厉,这般言辞激烈的对待她却是从未有过的。

叶舒珺心道:还不知道这母女俩在背后怎么诋毁自己的。她脸色惨白,一张小脸泫然欲泣,“祖母,您说什么?珺儿怎的听不明白?”

叶舒琬立马跳出来,“你不要再装了,祖母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与那,那沈公子衣衫不整,光天化日之下,我,我都替你害臊。”

平日,叶舒琬说话可是从来都不打结。这两句话却说的断断续续,果然,心虚的人,呵~

叶舒珺挑眉,转脸对着她,“四姐,你在说什么?我怎的糊里糊涂的?我昨天昏过去,到现在脑子还有些不清醒,不如,四姐,讲给我听听。”

“祖母,你看看珺姐儿,她现在做了县主,就不把我们这些姐妹放在眼中,以后说不定会对祖母也不敬的。”叶舒琬避重就轻,岔开话题,冲着陆老夫人撒娇。

“珺姐儿,跪下!”

陆老夫人断喝道,“你自己做错了事,还要别人来说。你跪在这边给我慢慢想,想清楚了,想明白了,再说!”

仁德堂的地面阴冷潮湿,谷雨转身准备去拿个软垫给叶舒珺,被她一把拉住。面对这种形势,叶舒珺咬着牙,由着谷雨搀扶,缓缓地跪了下去。

叶天楠和叶舒琮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叶天楠看着跪在那里摇摇欲坠的叶舒珺,他疾步上前,“母亲,珺姐儿犯了什么错惹您这么生气?”

叶舒琮瞥了一眼自己的亲妹妹,看她笑得一脸得意,心中有了大概。他本想着利用叶舒珺跟三皇子打好关系,哪知道自己的妹妹如此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叶舒琮紧随着他二叔,面露疑惑,“祖母,珺姐儿犯了什么错,今天怎么就罚跪了?”

陆老夫人没搭理叶天楠,反而冲着叶舒琮,“琮哥儿,你昨天也在,你来说说,珺姐儿都做了什么?”

叶舒琮略微迟疑了一下,径直走到叶舒珺边上跪了下来,“昨天都是琮儿的错,请祖母责罚!”陆姨娘心里咯噔一下,这是搬石头砸到自己的脚了?

“哦~那你说说,为什么要责罚你?”陆老夫人问到。

“昨日,琮儿陪同三皇子他们去马场,中途发生意外,要不是珺姐儿,沈公子怕是要受伤。”叶舒琮这解释,既没说这意外是谁造成的,也没表明叶舒珺到底有没有跟沈知誉衣衫不整纠缠在一起。

叶舒珺心底冷笑,怎么自己上辈子没看出来,他还有和稀泥的本事。她慢腾腾地开口,“多亏了二哥,要不然珺儿都记不清了,那个马,哦,对,马直接冲过来,吓死人了。”她微微一笑,“是不是啊,四姐?”

叶舒琬压根没想到她对着自己说话,顺着她的话头接上,“是啊!昨天吓死我了!差点就摔下去!”

叶舒珺恍然大悟状,“哦~那匹疯马原来是四姐的坐骑。四姐是准备谋杀沈公子?”

叶舒琮瞪了叶舒琬一眼,示意她闭嘴,“琬儿骑术不佳,差点冲撞了沈公子,多亏珺姐儿舍身救沈公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县主有令》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