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 作者:列无暇
  • 主角:秦凝,秦新娣
  • 推荐:56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8-07 08:20:09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内容简介

优质创作《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由列无暇笔下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线中的光环人物是秦凝,秦新娣,设定精妙绝伦,比较不错。小说剧情回顾:天还没黑,秦凝往远处看,两个老妖怪一下子就走到村口了。她四下看了看,弯腰在屋子前面的自留地里捡了几块土坷拉丢在空间里,就马上追了过去。没有办法,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不好随便使用空间功能,她要费些手脚才行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章节试读

天还没黑,秦凝往远处看,两个老妖怪一下子就走到村口了。

她四下看了看,弯腰在屋子前面的自留地里捡了几块土坷拉丢在空间里,就马上追了过去。没有办法,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不好随便使用空间功能,她要费些手脚才行。

“大姑婆,小姑婆!等一等!”

秦凝快步追上去,秦新娣立刻戒备的站住,很凶的说:“干什么?不是说了么,明年开春还两只小鸡给你们吗?”

秦凝只做一点也听不懂,笑着说:“姑婆,你在说的什么呀,我娘叫我给你们一人一个番薯路上吃,很好吃的,她也是别人家送给她的,刚才忘记了。”

说着,秦凝把手里的一只番薯递给秦新娣。

秦新娣看着秦凝手里的红皮番薯,嘴角撇了撇:“一个番薯,谁没吃过……好好,我拿了,你快回去吧!”

秦凝又把另一个番薯拿去递给秦根娣,却等秦根娣来接的时候,失手掉在地上。

番薯裂开来了。

秦凝歉意的说:“哎呀可惜,竟然碎了,这番薯甜的不得了,比苹果还好吃呢,要么就这样吃了吧?”

说着,就掰了一点,送进正看着她的半大孩子手里。

半大孩子是秦根娣的孙子,听秦凝说的这么好吃,就咬了一口,马上说:“真好吃!”

这下,秦根娣眼睛亮了,手里的棉花袋子放下了,也伸手来掰那只裂开的番薯:“哟,真的甜!”

马上,所有人都围上来吃,秦凝趁他们不注意,转身假装摔倒,把身子趴在棉花袋子上了一下。

这可把秦根娣吓坏了:“哎哎,你要压坏我的鸡了!”

“鸡?这里面的是鸡?你拿了我们家的鸡?”秦凝假装不明白的问起来。

秦根娣立刻走来拎了棉花袋子,把手里的番薯塞给孙子:“走走,天要黑了,快走!”

秦凝还假意的追了几步:“哎,姑婆,把鸡还给我们!”

两家子人立刻像贼似的赶紧逃。

秦凝拍拍手,回家了,哼!为了两只鸡,损失了她两个好番薯呢,便宜他们了!

回了家,所有客人都走了,只有任阿山的父亲还坐在堂屋里,摇着白头发,弓着背在帮秦阿南洗碗。

任阿山的父亲任贵均,正半是说笑,半是批评的说秦阿南:

“……估计办酒席办到主人吃锅巴的,整个清溪公社只有你秦阿南一个了!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现在大家都穷,没有必要打肿脸充胖子,那些带人来的乡邻直接说坐不下就是了,唉,你偏偏还又去借张桌子回来给他们坐。”

秦阿南背着身,没看见秦凝回来,和舅舅说:

“唉,舅舅啊,我是真开心,想热闹热闹的嘛,今后我们小凝出门,人人都知道她是我女儿……没想到会这样……我还预备足足的,知道现在的人,个个都是馋痨鬼似的,肯定抢着吃,请是只请了两桌的人,我还预备下三桌的饭菜呢,谁知道,竟然来了四桌!不不,四桌差点都坐不下!桌面上滴水都没给我剩,您看看这碗,比舔的都干净!唉……我自己倒没什么,就是我们小凝都没吃到,现在我连一块肉都没有得给舅舅您带回去……真是不好意思。”

“姆妈,舅公,我回来了,要不我来洗碗,你趁早把桌子长凳先还给人家吧,迟了大家都关门了。”

秦凝叫了一声就走过去,帮着一起洗碗,秦阿南点点头:“好,那你陪着舅公说说话,我去还了桌子长凳回来,和你煮……点粥吃吃。”

秦阿南不好意思的看一眼任贵均才出去。

任贵均等秦阿南走了,才抬眼打量秦凝,他看了一会儿,说:“小妹妹,你这个娘,太老实了,尽做吃亏事体,人人都当她赣头!”

秦凝一边洗碗,一边笑着说:“舅公,俗话说,傻人有傻福,我看我娘这样蛮好,虽然人人眼里她吃亏了,但就是有您、有阿山阿姨心疼她,我以后也会照顾她,她会比人家过的好的。”

任贵均就点点头:“你这么说,倒是个拎得清的,看来你娘倒是个福气人!”

“嗯!舅公,我娘今后会越来越好的,谁欺负她,我一定帮她!您放心!”

“哈哈哈,好,就是要这样,人不能太善,你这样想就对了,不怕,要是有什么事你来找我,我帮你撑腰!”

这里一老一小说的开心,却说秦新娣秦根娣老姐妹俩,一家子急走出去有半里地了,看后面秦凝没追上来,才停下来歇歇脚。

到底老了,秦新娣喘的不行,一屁股在路边的草里坐了,说:

“嘿嘿,个赣头!我都跟你们说了,拿了鸡只管走,她不能怎么样的!她和她那个死了的娘一样,就是个没脚蟹!亏得后头老大家还说什么现在不敢去了,说是秦阿南娘显灵了,不能欺负她,屁说屁话!”

其他几个人也坐下来歇歇,秦新娣的孙子就说:

“奶奶,刚才我先吃完,我想去后头大舅公家找秦振强(唐菊花的大孙子)玩的,看见大表叔(秦连)和二表叔扛了个竹榻急头头的出门去,说是秦振国放学回来摔了一跤,在半路上起不来了!”

“啊?有这种事?”

几个人都诧异了,秦新娣的孙子又说:“说是路过的人来报信的,秦振国一嘴的血,因为摔下去还咬破了下嘴唇了,这不会是假的吧?”

秦新娣和秦根娣相互看看,秦新娣扶住人高马大的孙子手臂就站了起来:

“那快走!快回家!只当不知道!要是老大家知道我们听说了这件事,却没有去看望,又要挑我们礼了!噢,根娣,把鸡拿出来分分,大家分头回家吧,大的那只是我的啊!”

天还没有太暗,两个老太婆头碰着头拉开旧棉花袋,却只看见里头黑呼呼的,并没有毛茸茸的东西。

秦新娣心里一急,赶紧手伸下去一摸:“咦?鸡呢,怎么没有了?根娣,你是不是拿错了袋子?”

秦根娣惊的也伸进去摸:“不会的啊,我没有拿错,就是这个红绳子口袋,我明明捉进去的,出来的时候两只鸡还一直在动呢!”

秦新娣就一下子把棉花袋倒过来抖搂,可抖搂出的,不过是几块黑乎乎的泥疙瘩。

奇了怪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