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邪王溺宠之怪医拽妃》

  • 作者:菜根香
  • 主角:盛樱,吴里正
  • 推荐:3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1 12:48:26

《邪王溺宠之怪医拽妃》 内容简介

火爆辣文《邪王溺宠之怪医拽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菜根香,主线角色盛樱,吴里正,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格格见盛樱主仆真的放下她不管,她原地跺着脚狂叫起来。“小姐,她叫的真惨。我们还是带上她吧。万一,她真是格格,她回了京城跟王爷打糊乱说一通,那么我们就会灭九族的。”“喜鹊,我们那有九族跟她灭?你别忘了,

《邪王溺宠之怪医拽妃》 章节试读

格格见盛樱主仆真的放下她不管,她原地跺着脚狂叫起来。

“小姐,她叫的真惨。我们还是带上她吧。万一,她真是格格,她回了京城跟王爷打糊乱说一通,那么我们就会灭九族的。”

“喜鹊,我们那有九族跟她灭?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相依为命,没有亲人,只有我俩。

请注意一点,我们再不是盛府人,再也不回盛家的。”

盛樱见她一心还想着回盛家,她就有必要的把她心中的念想灭杀在萌芽之中。

喜鹊听完话深深地吐了口气,重重地点了点头。

“喜鹊,你去把她带过来吧。万一真的出了人命,我是赔不起的。”

“小姐,真的能把格格带过来跟我们同行?”

盛樱点点头,独自一人前行探路。

仨人看见的村庄说近不近说远,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村口。

村口的碑石上写着,“此乃吴家地界,闲杂人等莫入!”

后面还注明王家村人来,必放狗出来撕咬。

“终于到了吴家村。”

盛樱回转头对着喜鹊道,“喜鹊,你看了界碑有何所想?”

“小姐,奴婢愚蠢不知。”

“路上小心些!我觉得这里有些不干净。”

“有鬼吗?”

格格被吓得抱紧盛樱,盛樱的衣裳早已被雨水浸湿,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衣裳里的东西。

“原来是山坡,我还以为是包子呢。

看来,你以后要多吃木瓜补补,不然,嫁男人都没人要。”

格格人小鬼大的说道。

“格格,啥叫吃木瓜补补,我看你一天小黄书看多了吧。

你才多大,你那些嬷嬷都教你些啥?”

盛樱想不到古代的人都是那么开放,直言不讳。

“我告诉你们,我的梦想是养很多面首。

不过这想法被我额娘扼杀在摇篮中。我一定会求哥哥让他同意,他可是我的救命稻草。”

面:即面貌漂亮。首:即头发乌黑,肾强。

“噗嗤!”

“格格,冒昧的问一句,你才多大?你不怕那些面首肾虚呀?”盛樱笑着问道。

“小姑娘,你这就不懂了!

想想我皇祖父能后宫佳丽三千,那我只要三十个面首即可。”

“我再多嘴,万一,你遇见真爱,他一听说你养了面首咋办?”

“我可没有想那么多,我只看眼前,不看以后。船到桥头自然直,废话少说,我饿了,去找点吃的吧。”

格格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看着农家炊烟四起,远远地就闻到饭菜香。

“今天你们要请本格格用饭,因格格的银子被人抢了。

放心我不会赖账,只要找到我哥,我定让他赏你一千两银子。

你想买啥就买啥,定期从京城给你送好吃的、好喝的、好用的、好穿的。”

盛樱抿嘴一笑,笑她豪爽,笑她不畏惧,笑她大胆,笑她无知。

雨后的天空经过洗礼,天边升起一道五彩斑斓的彩虹。

太阳高高升起。

“格格,既然你是金枝玉叶,我且放心。你找到你哥之前,你所有的衣食住行,包在我身上。”盛樱拍着胸脯说道。

“你已经春光外泄,我觉得还是找个地落脚吧。”格格不屑的望了眼盛樱。

说巧不巧,盛樱敲开一户人家的门。

“冤家路窄,你居然敢来吴家村,小心我找人削了你。”吴桂花打开门说道。

“我咋不能来你们吴家村,我的户口是上到你们村的,今儿我是来找你哥落户的。”

“我哥不在家,你们快滚蛋吧。不然,我就放狗出来咬你们。”吴桂花说着就去院坝把拴在院落的旺财牵了过来。

谁知旺财一见盛樱只摇尾巴。

“旺财,跟我咬她!咬她,咬了,有骨头吃!”

不知晓咋回事,旺财今儿有些反常,突然反扑向吴桂花。

“旺财,够了!”吴里正凑巧从村口回来。

“哥,她们又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她们跟旺财下了魔咒,旺财居然反扑我,你不回来,我肯定会被咬死的。”吴桂花楚楚可怜的向自家哥哥求助。

“既然有客人到,你们怎么不引进门。这就是我们吴家的待客之道吗?”

吴里正怒瞪了眼吴桂花后,反转头道,“大小姐,不知晓今儿要过来,不然我就去村口迎你了。”

“里正大人,我们就不说客套话了!今儿我过来的主要目的是想看看我爹替我买的院子,再者想在你家熬煮碗姜汤暖暖身子驱赶寒气。”盛樱笑盈盈地说道。

吴里正见盛樱三人衣裳全都被浸湿扭转头,“桂花,去春花那边找几套干净的衣裳给几位小姐换洗。”

“哥,我才不去呢!要去你去!昨儿春花才跟我吵架了,说我把他兄弟带去王家村打架,不告诉她。”吴桂花撅着嘴道。

“你今天不去也得去!快去给人家赔礼道歉!”吴里正怒吼着。

“我说这位兄台,你别光顾着说话,快些替我们熬煮姜汤暖暖身子骨,真的患上风寒,你是赔不起的。”

格格连连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几位姑娘里面请。大小姐,我还有些事与你商量。”

里正把她们引进堂屋坐着。

“里正,你有啥事请说。”

“盛大人替你采办的屋子,昨晚那场罕见的大雨把屋子坍塌了。”

“塌陷?里正,你说的是真的吗?”

里正重重的点点头。

盛樱瘫坐在凳子上。

“小姐,你且放心,现在天已经放睛,我会组织村民替重新盖的。只不过,这银子咋整?”

吴里正想着亲兄弟还明算帐呢,银子必须得要。

“那你打算怎么替我盖院子?”

“花上几两银子就可以盖一间稻草屋。”

“稻草屋?吴里正,你真的以为我十指不沾阳春水。稻草屋能用到几两银子?姑且,你替我寻人把院子那边清理干净花点工钱,其余的地方,那里能花上那么多?”

盛樱听他要银子心里对他的好感顿时消失。

“大小姐,你别误会!

你那院子倒塌后,把挨着院子也弄倒了,所以得花银子做赔偿。”

“赔偿?我连房契、地契都没瞧到,你就要我赔偿?另外,那房契上面写的谁的名字?我的还是盛夫人的?”

盛樱不信谢氏会有好心把房契改为她的名字。

“不瞒你说,那房契写的是夫人的名字。”

“既然是谢夫人的名字,那么房子倒塌就不关我的事,更别跟我提赔偿之事。另外,房子倒了,那么我就不要了!你且托人带信到盛府,让人过来做赔偿。我们就不在这里久留,至于落户的事,且以后再提。”

盛樱道完话,正欲跟吴里正告别就听见有人在叫吴里正。

“里正。”

原来来找里正的是隔壁的三娃他娘。

三娃他娘说来也命苦,前年死了男人,去年又饿死了闺女,今天家里唯一的儿子还感染了风寒,高热不退。

“咋回事?”

“我家三娃子染了风寒高热不退,村里的郎中没法子让我准备后事。”

三娃他娘眼里含着泪水说道。

“后事?我哪有银子准备后事?家里都是有上顿没下顿的。

我过来是想让你寻人用牛车把我娘俩拉到镇上,让镇上的郎中看看。”

吴里正皱了皱眉头,“我可以寻人,但你看病的银子咋整?”

“我就是没银子,所以,让你借点。”

借一次不足为奇,但多几次不还……

吴里正一脸不爽。

盛樱现在旁边听到对话,“让我去瞅瞅看,到底咋样?”

“你又不是郎中,你去看啥?”三娃子他娘不屑的问道。

“你是来想要银子,还是救你娃的命?如果想要银子,你觉得里正会借吗?要你娃的命快带我去看看。”盛樱话里带着责备的说道。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