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公主有毒:权相宠妻》

  • 作者:屏却相思
  • 主角:李清凰,小僧
  • 推荐:81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1 13:16:10

《公主有毒:权相宠妻》 内容简介

《公主有毒:权相宠妻》是屏却相思最新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作品,内容精妙绝伦,文笔文从字顺,实力推荐。李清凰呛到了,咳嗽道:“……姐姐你还是直说吧。我不喜欢猜来猜去。”话虽如此,可是她心底已经有了答案。只是这个答案还真让她有点不寒而栗。反而是漱石接话:“贫僧看,倒像是今科状元郎。”“可不是么,”李荣玉

《公主有毒:权相宠妻》 章节试读

李清凰呛到了,咳嗽道:“……姐姐你还是直说吧。我不喜欢猜来猜去。”话虽如此,可是她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只是这个答案还真让她有点不寒而栗。

反而是漱石接话:“贫僧看,倒像是今科状元郎。”

“可不是么,”李荣玉慵懒地支着下巴,“我看陛下总是召见那位状元郎,莫不是瞧上人家了,也就找了一个差不多的,看看是不是真有这么特别。听说你同状元郎倒是挺熟的?”

李清凰道:“我看他并不像那种人,反而十足迂腐,想着凭自己的真才实学往上走。”

李荣玉疑惑道:“是吗?我可不太信这世上还有宁可放着捷径不走,却偏要苦兮兮地往上爬的。就算有,不是此人太愚蠢,就是还想端着君子的面具,不想撕下来罢了。”

“咳咳咳,但凡总有例外嘛。”她看着自己的姐姐对着那位长得和林缜有六七分相似的美貌少年动手动脚,只觉得有点三观崩裂,从前她只是听说平阳公主开府之后,在府上圈养了一堆男宠,可是听说归听说,当面看到还是有点震撼。

她喝了几杯酒,便起身告辞。李荣玉嫌弃她扫兴,白了她好几眼,又嫌她不会享受,总是离开长安往那些山野地方跑。李清凰也知道往山野地方跑是不会享受,可是那也得有命享受啊,她那位师父得罪了这么多人,不往偏僻荒凉的地方跑,还能去哪里啊?

“小僧也要回去,不如和公主一道?”漱石虽是询问,可语气中还有一股不容置喙的意味。

李清凰也不在意和一个和尚同行,她武功好,碰到麻烦的时候就用拳头解决,根本就没什么是她解决不了的,如果真的有,那就直接揍对方一顿,揍到他没有异议为止。

出了平阳公主府,漱石忽然笑道:“若是公主不介意,不妨让小僧看看手相,这方面,小僧可是一直有所涉猎。”

李清凰闻言,便大大方方地把右手伸到他的面前,摊开手心给他看。漱石小心地握住了她的手腕,一手托着她的手掌,笑道:“公主的命数有点特殊。”

“哦?有什么特殊的?”

“公主有凤命在身,那是最自然不过,可奇怪的却是,除了凤命竟还有将命。”他的手指极其漂亮,指甲修建得很是齐整,轻轻划过了她手心的纹路,“还带了些煞气,咦,这煞气却是把这条命线给割裂成了两截,当真奇怪至极……”他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掌,笑得温柔缱绻:“只是小僧今日能见到公主,真是三生有幸。”

之前他的手指在她手心慢慢滑动的时候,她就觉得有点异样,现在被他这样握住了手,这种异样就变得更大了一些,更不必说他抓着自己的手腕的那只手还不动声色地往上滑了一寸,似乎还有往她衣袖里伸的趋势。她刚一皱眉,就见一只盛满酒水的酒杯扔了下来,正扔在漱石和尚的僧袍上。

顾长宁坐在酒楼的窗台上,嚣张大笑:“你一臭和尚还想调戏人家姑娘,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顾长宁已经喝得半醉了。他眯着眼,半醉半醒地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李清凰,用手指点了点她:“你、你今天怎么不去送你那个姐姐了?她不是要嫁给突厥王子了吗?嫁得好啊,实在是太好了!”

李清凰这回没跟他再斗气。她轻声道:“她不想见我,我就不去送了。”

本来还可以送到城门口,或者干脆再送得远一点,一路送过平海关。可她不愿意再见到她。

顾长宁拍着桌子:“我真不明白她,她不是很喜欢我吗?死缠烂打,怎么骂都骂不走,为什么现在就要嫁给那个突厥王子了呢?那个什么王子难道就比我好吗?女人啊,一个个表面上痴情,实际上无情起来却又一个比一个更无情。”

要是放在往常,她早就把他给怼回去了。可是今日她却没有这兴致,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喝酒。顾长宁喝了几杯,又觉得一个人喝实在太无聊,就让酒保再添了一个杯子,一双筷子,让她一起喝。

李清凰喝了两杯酒,忽然问:“喂,那个小时候在太液池里把大姐姐救上来的人是不是你?她以前总是提起那个救她上来的小哥哥,如果是你的话——”

她又想起那日游湖,李柔月掉进水里,他可是连跳下水救人都不敢。

顾长宁道:“有那么点印象,大概是我吧。”

不要和醉鬼讲道理,这个道理她懂的。

尤其是他完全清醒的时候就很不讲理了,何况现在喝多了?

她其实才懒得看顾长宁那张脸,可是扔着他一个人醉倒在酒肆又似乎不太好,她正打算让酒保给谢府送个口信,终于有人来接替她了。林缜今日沐休,换了身便服,青衫广袖,只是那身衣服一看还是旧的。

他一眼便看到了李清凰,隔了几日再见她,他已经能做到冷淡而不失礼节:“公主。”

李清凰点点头:“他已经醉得差不多了。”

“我才没喝醉!”顾长宁跳起来反驳,还一把勒住了林缜的肩膀,将他拖到自己身边,“你,胡说八道。”他勾着他的肩,一张口就是浓烈的酒气,林缜有点嫌弃地避让了一下,可是他一避开,顾长宁就摇摇晃晃地坐倒在地。他似乎对于自己怎么就坐到地上去了还很不解,茫然地往四周张望了一下,又抓住林缜身上的袍子的下摆:“林兄,我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好事啊,那个襄阳公主总算把自己嫁出去了,以后我都不用担心哪天她就把我赖上了……”

李清凰端起桌上的酒杯,直接一口闷了。

林缜见她这样喝酒,又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公主还是早些回宫吧。”

她的容貌太盛,若是喝多了,难免会招来祸端。他现在要处理一个醉鬼已经很头疼了,可不想再多带一个。

顾长宁又挣扎道:“林兄,我告诉你,这世上什么都可以信,就是不要信女人说得鬼话,昨天还说她心慕你欢喜得不得了,转过身她就嫁给别人,尤其是那些公主,她们说得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不可信!”

林缜骤然叹了口气:“好吧,顾兄你先起来。”

他很不习惯和旁人有肢体上的接触,可是现在却不得不忍受着这股不适,将顾长宁扶起来。顾长宁扭了扭,又道:“林兄,我从前跟你说那个安定公主总是跑去龙图阁问什么学问,她肯定就是对你别有用心。你玩玩她就算了,反正你一个男人也不可能吃亏,就是千万不要陷进去啊!”

李清凰看着顾长宁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了。

林缜有点尴尬,只得道:“顾兄是喝醉了,公主别把这些醉话往心里去。”

李清凰笑了一声,阴森森的:“或许这就是酒后吐真言呢?”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