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我修锤子仙》

  • 作者:鱼料理
  • 主角:齐云,韩清
  • 推荐:43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1 17:30:29

《我修锤子仙》 内容简介

优质创作《我修锤子仙》是鱼料理笔下的一本玄幻风格的网文,光环人物齐云,韩清,精彩片段预览:“……剑侍可不是什么虾兵蟹将,那可是剑王手下第一人!实际上,剑王一直都是独来独往,但因为有恩于很多人,所以那些人也会自发地报答剑王。韩清她就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那一种。”“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吗?”“肯

《我修锤子仙》 章节试读

“……剑侍可不是什么虾兵蟹将,那可是剑王手下第一人!实际上,剑王一直都是独来独往,但因为有恩于很多人,所以那些人也会自发地报答剑王。韩清她就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那一种。”

“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吗?”

“肯定有故事啊!”

祝银铃说完这一句就没再说话,显然她自己也不知道剑王和韩清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从韩清刚才露的那几手来看,齐云只觉得她很强,至于强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齐云就没概念了。

或许是因为在龟壳护罩里待久了,得到自由的两人步伐都显得有些轻快。沿途的风景都变得好看了许多。

当然,若是没有偶尔能遇见的蚁妖尸体碎块的话,就更好了。

据祝银铃所知,这种蚁妖从来没在二王镇附近出现过,看来被那股灵气吸引过来的妖物数量,不会比想象中的少。

不过这一路也都被韩清清理过一次了,所以两人并没有再遇到什么妖物。

反倒是修士的尸体和坟冢,两人竟然还看见了几次。

对齐云来说,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么多逝去的人命。但对祝银铃来说,似乎是习以为常。

在这个妖物能威胁到人类的世界之中,死亡,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你说那些人,他们安全逃回去了吗?”

“……或许吧。”

祝银铃答了一句,然后被齐云的这个问题引发了更深的思考。

危及到生命的特殊时刻,人们为了求生,很可能会做出违背道德甚至人性的事情。但是像王重义那样,在没有多危险的情况下,就推了一个人去送命以换取安全时间的行为,依然是会为人所不齿的。

在这之前,祝银铃并不认识王重义,但她所接触到的,像王重义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那么按这些人的性格,他们会怎么去对待那些,知道他们“把柄”的人呢?

祝银铃不敢去细想。

在夕照将半个天空染成了橘黄色的时候,齐云与祝银铃,终于走出了这片山口。

映入齐云眼帘的,是一片相当开阔的平原,他们身旁的那条河,与其他几条同样出山中流淌出来的河在前方一一交汇,逐渐形成一条大河,奔流而下。

而二王镇,就坐落在倒数第二个交汇点。

这叫镇??

齐云望着这一片华灯初上的城镇夜景,有些震惊。虽然早就知道了二王镇有三十万人口,但二王镇的规模,还是超出了齐云的预料。

“很吃惊嘛?”祝银铃歪头看到了齐云那好像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便开始解说起来:“左手边,靠近河、灯光较暗的一片建筑群就是画王徐伯桥的石桥斋,那栋五层高楼就是卖画的画堂。”

“画堂外边就是二王镇的主路,没名字,通常就叫主路。主路两边就是二王镇最繁华的地方了,酒馆、饭馆、商店、客栈之类的,也有少部分住宅,都是镇上一些势力和有钱人住的。”

“再往外一点,最亮的地方是二王镇的大牌坊,也是个广场。从牌坊延伸出去的几条路就是一般人的活动区域了。”

祝银铃边说边用手给齐云比划了一个大概的范围,这片一般人的活动区域,几乎占据了二王镇地界的一大半,虽然灯光的明亮程度不比主路那边,但密度却是不输的。

“然后那几根大路就是通向外面的路了,北边那条可以通向牧河镇,东边那条是去廉阳城的。河流下游那有个码头,也可以到廉阳城。”

“镇子外围就是一些农庄和厂子了,大都是一些造纸厂啊、木厂啊之类的。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厂子,不过不成规模。”

这就是二王镇啊。

这个灵气充沛的世界,拥有力量的修士们并没有沉湎于独善其身的修行,而是利用自身的力量发展生产力,以生产力维持聚落的繁盛。所以,才有了齐云所见的这个二王镇。

“那剑王呢?”

“喏,河边的那座小屋子就是剑王的家了,就是挂着一盏灯笼的那个。剑王好像不太喜欢被人打扰,周围设了防御阵法的。”

“这也太个性了吧……”

看来画王和剑王,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可算是回来了啊。”

经历了生死,再次回归人类社会的祝银铃不免感慨起来。

再往前走,道路也变得开阔而平整,一路上,两人也路过了几座农庄,地里种植着一片一片的当季作物,齐云还听到了家畜的嘶鸣。

走过了农庄,路上也偶有归家的行人,修士与普通人的比例大约一半一半,但齐云所认定的“修士”之中,大部分的修为也只是与齐云不相上下,看来在这个世界之中,入门并不难。

齐云披着祝银铃的斗篷,所以他那奇怪的衣着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这几天时不时就有人从山中归来,二王镇的居民们,也都习惯了。

妖物数目增多的消息,估计也传了出去,路上巡逻的守卫数量,听祝银铃说也比平时要多。

既然是个镇,二王镇自然也有自己的行政机关。作为最大势力的石桥斋、或者说徐伯桥本人,其实并没有太过操心这一方面的事情,这个机关也是镇民们自己商量出来的,有一个选出来的镇长,几个负责某个方面的官员。

他们收取税款,雇佣公职人员,维持二王镇的秩序,主持二王镇的建设。

但齐云总觉得这个机构是被画王和其他势力暗中操纵的。

到了“市区口”,祝银铃又问齐云:“你身上有钱吗?”

齐云忍住掏出那一叠RMB的冲动,摇了摇头。

“那么你就是没地方去咯……”

齐云点头。

“先到我住的地方来吧……你别乱想噢,就是给你个落脚的地方。”

“好。”齐云应了一声,又道了个谢。

毕竟齐云人生地不熟,是真的没地方去,唯一能指望的,也只有祝银铃了。

祝银铃也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既然跟齐云互相帮助着走出了大山,自然也不介意再多帮一些忙。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