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斩鱼》

  • 作者:新人初玩
  • 主角:穆敬,关某
  • 推荐:51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3 08:14:58

《斩鱼》 内容简介

《斩鱼》由网络作家新人初玩所著,终于迎来了百看不厌的大结局,穆敬,关某这两位传奇人物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脚步声与说话声越来越近……“这个家伙,吃饭居然还把兜帽带着,这么神秘的吗?”女子的轻笑声近在咫尺。苏印浑身暗暗绷紧,准备在对方靠近时先发制人。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时,穆敬穹的声音忽然响起。“等等!”“怎

《斩鱼》 章节试读

脚步声与说话声越来越近……

“这个家伙,吃饭居然还把兜帽带着,这么神秘的吗?”女子的轻笑声近在咫尺。

苏印浑身暗暗绷紧,准备在对方靠近时先发制人。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时,穆敬穹的声音忽然响起。

“等等!”

“怎么了?”

“有诈!”

穆敬穹的话刚说完,苏印早已从桌子上弹起,直接对着离自己最近的窈窕身影探出手去!

然而让苏印有些意外的是,这端木筠反应极快,在他手碰到对方脖颈之前,对方竟直接闪避开,并在空气中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如此神速,岂是常人能够拥有!?

“修炼者?!”苏印心中惊骇,虽然没法确定,但如果对方真的是修炼者,那他现在可就危险了。

苏印退后一步,右手迅速摘下身后的青棘剑,将黑布扯开,握住剑柄,一脸警惕地看着端木蓉和穆敬穹。

端木蓉脸上花容失色,微微往穆敬穹身后靠。

穆敬穹则面色微冷,看着银袍人的目光中同样充斥着警惕。

“你你你……你居然没中招!”端木筠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里多了一丝颤抖。显然这个女子也被苏印刚刚的偷袭吓了一跳。

苏印冷哼一声,发出老大叔般粗犷的声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关某早料到你二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话虽如此,其实苏印如果真的料到了,根本就不会进来。当然,此刻他自然是要表现得自信一点,这样气势才能更足,才不会让对方看出他的什么破绽。

“你才不是好东西!”端木筠气呼呼地说道,显然被人骂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哼!在关某的饭菜里下药,图谋关某的灵兵!你个小浪蹄子也好意思骂我?真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听到对方又骂自己,端木筠眼中冒火,张嘴又想骂一句什么时,却被一旁的穆敬穹按住了肩膀,并对她摇了摇头。

端木筠心有不甘,却不想拂逆穆敬穹的意思,只好瞪了银袍人一眼,退到了俊美男子的身后。

“果然我们还是太年轻,小看了阁下。”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穆敬穹,怀抱着海蓝色的琴,自嘲般地摇头叹息了一句。

但随后,他的目光变得锋利起来,看着银袍人,颇为不敬地说道:

“但奉劝阁下一句,最好把手里的灵兵交给吾等,我们可以保证让你安然离去!否则,就别怪我二人对你不客气了!”

“哼!黄口小儿,也敢威胁关某?若是不怕缺胳膊少腿,尽管来吧!”苏印此刻说的气势汹汹,实际上心里慌得一批。

他当然希望可以借助气势喝退对手,否则真的动起手来,凭他的三脚猫功夫加上特殊能力,一个或许还能应付一下,但面对两个几乎没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啊。

毕竟这个叫穆敬穹的男子手上有一把类似于灵兵的乐器,而那个身法非常敏捷的女子也有可能是个修炼者。

如此强悍的阵容,即便苏印有青棘在手,还有阴鱼这道底牌,也不是很有底气。

穆敬穹看着银袍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眉头微微一皱。

事实上,苏印想着威慑他们,穆敬穹又何尝不是想着威慑苏印。如果能够逼迫对方直接交出灵兵,也省得他动手了。

毕竟这里是驿站,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来往,他也不敢真的把事情闹大。不然到时候不仅可能暴露他和端木筠的身份,还有可能连累到他父亲——人月城的城主穆擎天!

“看来只能使用那招了……”穆敬穹看了端木筠一眼,端木筠沉吟片刻,郑重地点了点头。

穆敬穹转眼看向手中的古琴。只见他双手捧琴,有五色流光自古琴的五根琴弦上一闪而过。

随后苏印看见他竟趁着古琴不注意,双手突然抽离,海蓝色的古琴竟没有从半空掉落,反而悬浮在俊美男子的身前。

穆敬穹十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放弦上,似乎怕把琴按落。

只见他右手中指忽然扣动第三根弦,发出“咚”得一声响。

苏印心中跟着“咯噔”一声,逐渐升起一丝不安的感觉。

“不行,不能这么拖下去。得想办法离开这屋子,只要离开这里,外面那么多人,对方一定不敢再擅自出手!”

少年这般想着,目光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出口,刚有往那边冲去的趋势,忽然一道倩影便轻飘飘地出现在了门边,并将房门关上,上了门栓,一脸得逞笑容地看着苏印。

毕竟这穆敬穹的身上有官府令牌,随便找个借口,这家客栈的小二或者掌柜,也不敢轻易过问什么。

如今出口被堵,那穆敬穹也像是准备放大招似的,苏印自然不愿意再坐以待毙。

在顾家的一个月,他成长了很多。不仅更熟悉阴鱼的能力,还学会了顾家剑法的第一式。

所以此刻的情况虽然糟糕,但还远没有到绝望的地步。退一万步说,即便真到了绝境,他大不了把青棘交出去,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些念头在苏印脑海飞快闪过,此刻的屋子里,已经逐渐开始响起了琴声。

这次的琴声和刚才对方开门时有所不同,刚刚的琴声活泼欢快,琴声像是被注入生命力一般有如实质,化为一只灵动的手,轻轻松松便打开了他的屋门。

但是这一次的琴声却厚重无比,每一个音调,都让苏印感觉周围的气氛变得厚重起来。

苏印没有想太多,他的目标很明确,径直朝着拨琴的穆敬穹冲去!只要不让他弹出琴声,对方的实力绝对会大打折扣!

穆敬穹也不敢怠慢,琴声节奏骤然变快。只见他大手用力往前一送,四根手指的指甲盖在五根弦上重重划过。

在他的手送离琴弦的一刹那,一道粗大的五色音刃同样从袅袅琴音中甩出,朝着苏印呼啸而去!

苏印嘴角微勾,对于这种音波类攻击他早有耳闻,正准备来个“跪仰前划”潇洒地躲避这道音刃攻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