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妩媚红颜》

  • 作者:透明海
  • 主角:林妃,杨芷
  • 推荐:227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4-03 20:08:27

《妩媚红颜》 内容简介

经典作品《妩媚红颜》是透明海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创作,设定中的传奇人物是林妃,杨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一气呵成,非常不错。精彩内容试看:杨芷在琅嬛阁里已经待了一个月,皇帝却从未到琅嬛阁来过,她每日在琅嬛阁当值,根本就是无所事事。除了在琅嬛阁里闲逛,杨芷所能做的,就是闷做在一旁,望着某一处发呆。今夜,杨芷没有呆坐出神,她站在琅嬛阁上,抬

《妩媚红颜》 章节试读

杨芷在琅嬛阁里已经待了一个月,皇帝却从未到琅嬛阁来过,她每日在琅嬛阁当值,根本就是无所事事。

除了在琅嬛阁里闲逛,杨芷所能做的,就是闷做在一旁,望着某一处发呆。

今夜,杨芷没有呆坐出神,她站在琅嬛阁上,抬头凝视着夜空里的弯月。

弯月的清辉洒落,琅嬛阁,还有皇宫无数殿宇的琉璃砖瓦,就在月色下粼粼生光。

这景致虽然美丽,但,往日杨芷总会落寞叹息,认为琅嬛阁太过凄清,简直堪比掖庭的孤寂。

从琅嬛阁看过去,远近的宫院灯火通明,皇帝有可能就在某一处宫院里,拥着某一宫的宫妃颠鸾倒凤。

她才明了了,齐宴所说的何谓耐得住寂寞,他是给了杨芷接近皇帝的机会,但,这个机会何时降临在杨芷身上,还犹未可知。

凝望着弯月,杨芷没有再叹息,她的脸上,还有眼眸里浮现了一丝恶毒,那是要报复何人的恶毒。

“明日就是你大婚的好日子吧,你抛弃了我,背叛了我,想要风风光光迎娶其他女人为正室,我就让你们尝一尝被人奚落嘲笑的滋味,哈哈……”

疯狂的无声大笑之后,两行清泪从杨芷的脸颊上滑落下来,她扑跌在廊上,任凭冰冷浸透了全身,让那人出丑被人奚落嘲笑,她还是被背叛了。

“我不会放过你们,我不会放过你们,我要爬上去,爬上去,让你们狠狠的跌落下来,也要尝一尝跌入污泥里的滋味。呵呵……”

呵呵低笑一声,杨芷用袖子胡乱的擦去脸颊上纵横的泪水,慢慢的爬起身,挺直了背脊,一步,一步移进琅嬛阁里。

翌日,天刚蒙蒙亮,阎尚书府里灯火辉煌,大红的灯笼高高跳棋,整个尚书府都笼罩在,无边的喜庆的红色海洋里,跟杨芷所在的琅嬛阁的萧瑟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一夜无眠,站在高处眼望着阎尚书府的方向,低低的说道:“吉时就要到了吗?呵呵……”

阎大人和阎夫人俱都是,一脸的喜气洋洋,望着满院子的大红色,打从心里露出满足和满意的神情。

他们的儿子阎礼,终于不再固执,不再坚持只要小小卑贱的掖庭奴,愿意在今日迎娶林家的小姐,从此让阎家更上一层楼。

阎尚书府的正门洞开,门前挤满了看热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将阎府围了个水泄不通,个个伸长脖子,向着花轿会来的方向张望着,一边在议论着阎家迎娶新妇的排场有多么的盛大。

以及,阎尚书府的二公子和林家小姐是如何如何的般配,话里话外有着无法企及的羡慕。

红色的宫灯,红色的绸缎,铺天盖地将阎家包围了,身穿新衣的下人,站在用烟花爆竹排列而成的,大大的双‘囍’字后面。

忽的围观的人群动了起来,人人都争先恐后的向前挤着,嘴里连连的发出赞叹:“来了,来了,花轿回来了,老天,看那轿子,那得花多少银子,看走在轿子旁的丫鬟们,一个赛一个漂亮,真是不得了哇……”

一迭连声的惊叹,被爆竹声给震碎了,与此同时阎尚书府的管家也吩咐:“燃放爆竹……!”

噼里啪啦’震耳欲聋的爆竹声里

,新郎官阎礼骑着高头大马,披红挂花在前方引路,八人抬的描金绣凤花轿从远处徐徐的走近了。

妆扮一新,鬓边插着一朵大红绢花的两个中年冰人,掀起了大红的轿帘,将盖着大红丝绸盖头的新妇,从花轿里搀了下来。

看不到林家小姐的脸,但,她那一身大红绣有吉祥如意图案,吉祥如意的图案中还夹杂着,一颗颗拇指大小的明珠,在晨曦微露之际,发出莹润光洁的光芒,耀花了围观的人的眼。

在围观的人为之震撼而呆滞的时候,突然间变故陡生,远远的天边竟然笼罩了一层黑压压的乌云,正快速的向这里逼过来。

这团‘乌云’来到花轿的上空,嗡明着向下俯冲下来,瞬间,就包围了还不知发生何事的新娘子,就是站在新娘子旁边的新郎官,还有陪嫁的丫鬟也受到了波及。

“啊……”新娘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子猛地一歪,大红盖头从她的头上滑落下来,露出她浓妆娇美的脸。

变故来得太突然了,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被波及的新娘子,新郎官,还有丫鬟都惊得胡乱的蹦着跳着,用袖子胡乱的拍打着,包围着他们的蜜蜂。

一时间,阎家乱成了一团,好端端的一场盛大的婚礼,被突如其来的蜜蜂给搅乱了,直接让婚礼变成了一场闹剧。

阎家和林家的大婚,不仅让阎家和林家成为京城里,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也让这场婚礼成为了有史以来,最混乱,最短促的婚礼。

阎礼和新娘子匆匆的拜堂之后,就被送进了洞房里。洞房也险些受到攻击,蜜蜂不知为何疯狂的,追击着阎礼夫妇,直到很久,很久,才散去了。

杨芷也听到了后宫的传言,听到了阎家和林家的那一场笑话,听到了林家小姐成了最丑的新娘,成了京都里人们的笑柄,她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只是照旧打扫整理琅嬛阁。

霞月宫里林妃怒气冲冲,她手里拿着一件大红嫁衣,就是林家小姐所穿着的那一件。阎家和林家的大婚成了一场笑话,究其原因,查来查去,有人将原因直指向这件嫁衣。

林妃所准备的嫁衣,用料上乘,手工精致,就是刺绣也是一等一的好,这本来无可指摘,但,据伺候林家小姐的丫鬟说,当日收到嫁衣上面有浓郁的花香味道,香味弥漫在空气里,经久不散。

“贱婢,贱婢,贱婢!”林妃扭紧了手里的大红嫁衣,一脸的狰狞愤恨,林家跟阎家的大婚,原本是让京都世家阀门最钦羡的婚礼,但,却成了一场笑话。

不仅仅是阎家和林家颜面尽失,就是林妃也失了体面,后宫里跟她不对付的妃子,哪一个没有在暗里嘲笑她,讽刺她。

“将那两个贱婢,给本宫带过来!”林妃冷声吩咐,胆敢叫她在后宫成为笑柄,胆敢让阎家和林家的大婚成为泡影,她绝对饶不了那两个贱婢。

宫人不敢怠慢,匆匆去了掖庭,温琳在问清楚缘由之后,只告诉宫人,说,当日负责刺绣嫁衣的宫婢,被怡亲王安排到了后宫里,并没有提及朝颜。

“杨芷,好毒辣的心思,朝颜,你招惹了不应该招惹的人啊。”温琳望着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开的宫人,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杨芷接受怡亲王的安排,并不完全是为了向上爬,也是为了在此时推卸。

就是为了让朝颜,代替她,接受林妃的惩罚,若是她将朝颜交出去,林妃将她仗毙了都有可能,毕竟阎家和林家的那一场笑话大婚,可是在京都里人尽皆知了。

“但愿,你今后不要再跟杨芷有所牵连吧。”温琳长长叹息一声,也没有叫人去告知朝颜,林妃来寻她的事。

“林妃娘娘,温琳大姑姑说,那个宫婢被怡亲王爷安排到后宫里了。”宫人没有丝毫耽搁赶回了霞月宫,向林妃禀报怡亲王插手了此事。

“你说什么,怡亲王爷?!”盛怒里的林妃惊呼一声,手里紧抓着的大婚嫁衣,从她的指缝里滑了下去。

她以为能轻易的,将那两个宫婢抓来处置,但,若是其中有怡亲王爷插手,这件事情就变得棘手了。

不说怡亲王爷那人风流成性,定是为那贱婢的容貌所迷,才会不顾宫规,将那贱婢安排到了后宫里……

“林妃娘娘……”宫人呐呐,其实是不敢言明。

“说!”林妃喝令,宫人遂忙忙的说道:“怡亲王爷将她安排到了琅嬛阁里。”

“什么?!琅嬛阁?!”林妃这下子坐不住了,她脸上的狰狞愤恨又多了好几分,琅嬛阁,那是什么地方!怡亲王竟然将掖庭的宫婢,安排在那里,他想做什么?!

慢慢的坐下来,林妃脸色晦暗下来,宫人也都一起噤声了,良久后,林妃才问道:“陛下,这些日子,去过琅嬛阁吗?”

“回林妃娘娘,陛下不曾去过琅嬛阁。”她是再三打听清楚了,才返回来禀报给林妃知道。

“走,跟随本宫去琅嬛阁。”林妃一听皇帝还不曾到过琅嬛阁,便当机立断要除掉杨芷,她是后宫的林妃,处死掖庭宫婢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用她亲自动手,交给伺候她的太监宫女就可以了,只要不在皇帝面前杀了她,就跟碾死一只蝼蚁一般容易。

林妃闯进琅嬛阁的时候,杨芷正在打扫之中,她不耐烦长久的等待,若是不能被皇帝注意,她就宁肯消失在后宫里,皆因等待太过漫长,令她只觉得度日如年。

“贱婢,将这个贱婢给本宫带过来!”林妃气势汹汹的闯进来,琅嬛阁里当值的宫人不多,齐宴将杨芷安排过来,就将其他的宫人遣到其他宫院,因此林妃一眼就看到了杨芷。

跟随林妃的太监宫女,有的去抓杨芷,有的搬了椅子请林妃坐下,杨芷没有挣扎,就被带到了林妃的面前,抓着她的宫女,用力的踢向她的膝窝,她就一下子跪到地上。

“贱婢,见了林妃娘娘,还不赶快请安。”宫女喝令,杨芷却不言不语,只是木然跪着。

“让她抬起头来。”坐在椅子里的林妃吩咐,宫女揪起杨芷的头发,将她的头扳了起来。

“贱婢,你可知罪?”林妃仔细瞧清楚了杨芷的脸,心中升起了一丝怨愤,是对齐宴而发,将这个貌美的狐媚子安排在琅嬛阁,怡亲王意欲何为?

“奴婢,不知犯了何罪,值得林妃娘娘如此劳师动众?”杨芷望着林妃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畏惧,该来的终究是来了,但,她要等得九五之尊,还是杳无踪迹!

“不知所犯何罪?呵呵……”林妃冷笑一声:“身为掖庭的宫婢,将一身的晦气带来琅嬛阁,这就是你所犯的罪责!”

“林妃娘娘,奴婢却不如此认为。”杨芷虽然被拽着头发,但,她的气势竟然比林妃还要高一筹,她从容的笑着,嘴角浅浅勾起,浮上了一丝讥嘲。

透过杨芷的杏眼,林妃看到了她对自己的讥嘲,还有看穿她要掩盖事实的窘迫,不由的心中大怒,噌的一下子站起身,一巴掌甩了过去。

清脆的耳光声过后,杨芷的半边脸红肿了,留下清晰的五个指痕,抓着她头发的宫女,手也不防松开了。

杨芷抬手,擦过嘴角滴落的血丝,转过头,直视着林妃的双眸,一个字,一个字,冷冰冰的说道:

“林妃娘娘,您要处置奴婢,不是为了奴婢是掖庭的宫婢,您是为了阎家和林家的大婚,奴婢,没有说错,是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