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年少时遇你》

  • 作者:玖柳先生
  • 主角:宓伶仪,简兮
  • 推荐:21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5 12:47:36

《年少时遇你》 内容简介

这次本喵呈现给各位老铁们玖柳先生原创小说《年少时遇你》,主线人物是宓伶仪,简兮,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预览 经过最后这几天,简兮的作业竟然破天荒的完成了,这主要是文茵的功劳。总算是开学了,简兮和张攸宁一直盼望着开学,毕竟只有开学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喜欢的人一起。张攸宁的头发张长了许多,可以扎起来。简兮看着就说

《年少时遇你》 章节试读

经过最后这几天,简兮的作业竟然破天荒的完成了,这主要是文茵的功劳。

总算是开学了,简兮和张攸宁一直盼望着开学,毕竟只有开学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喜欢的人一起。

张攸宁的头发张长了许多,可以扎起来。简兮看着就说:“都张这么长了。”

张攸宁回头就对他笑。

张攸宁和简兮已经很久没一起上学了,两个出了门口就分开了。

张攸宁还像以前一样,坐到以前那个站,张攸宁下车,看了一下时间,这次要比平时早一点,张攸宁就站在那,看着这站牌,竟也觉得欢喜了。

张攸宁站着,不一会宓伶仪就过来了,宓伶仪看着张攸宁的变化,就笑了,“你把头发扎起来了。”

“怎么,不好看吗?”张攸宁有点不自信了。

宓伶仪定定的一直看着张攸宁,张攸宁被他看的有点想躲起来。

“不啊,很好看。”

听见这话,张攸宁笑的很阳光,就抬起头来说:“走吧。”

开学第一天的就被这一句话给弄开心了。

仔细想想,两个人打放假就没在见过。张攸宁和宓伶仪走在路上,张攸宁这心就彭彭直跳,张攸宁都不敢抬头看宓伶仪一眼。

到了学校,本好久不在看见的夏诺,出现在两个人的眼前,夏诺对宓伶仪和张攸宁打了个招呼,张攸宁也回了一个。张攸宁本是一个大方得体的女孩,很懂事,但对夏诺却变得小家子气来。

夏诺把头发剪短了,不像以前那种女神的样子,反而有点邻家大妹妹的俏皮样。

夏诺对宓伶仪说:“好久不见啊。”

宓伶仪看了看张攸宁,又看了看夏诺说:“好久不见。”

自打上一次宓伶仪拒绝了夏诺,夏诺就很少出现在宓伶仪眼前,不知道是不是在躲他。但照今天看来,是没有在躲着。

夏诺说完就又看着张攸宁说:“我记得你以前是短头发吧。”

张攸宁本就不喜欢夏诺,被夏诺这么一说脸上就有点不太耐烦了,“养长了,自然就扎起来了。”

夏诺就说:“那你觉得我短头发的样子怎么样。”要不是夏诺这一问,张攸宁都忘了她以前是长头发。

张攸宁愣了愣就点点头。

宓伶仪说:“要上课,我们该回班里,夏诺同学还有事吗?”

夏诺有点恍惚,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就一脸可怜的看着宓伶仪,宓伶仪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夏诺就像是自嘲一般的笑了,说:“宓同学去忙吧,我没有什么事。”我能有什么事,只不过好久没见你,太想你了,但这些事在你眼里不值一提。我以为,你喜欢短头发,然后我把我养了三年的头发,一下子就给剪了,以为你看着会欢喜一点,会喜欢我一点。可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还错的很离谱,你只是不对我欢喜,不喜欢我而已。

宓伶仪今天这话,就走了,张攸宁看着夏诺的样子,不由得心疼起来,在张攸宁眼里她不过和夏诺是一种人,一种喜欢宓伶仪的人。她们两个好像一样,却又一点都不一样。

张攸宁看着宓伶仪无情的样子,不由得心里一冷,然后说:“你就这样,不管她了?”

宓伶仪看了张攸宁一眼,坏笑了一下,“那我现在哄她去,你不生气。”

张攸宁被宓伶仪这突如其来的话给弄蒙了,随即就脸红了,笑着打了宓伶仪一下。

宓伶仪笑了,有很正经的说:“我本就不喜欢她,何必给她希望呢。害人害己。”

张攸宁听了这话小声嘟囔:“那我呢。”

“嗯?你说什么。”

“我说你,这么正经吗?”

“你这是在夸我吗。”

张攸宁笑了,“看你怎么想了。”

两个人就有说有笑的进去了。

宓伶仪这样子做,对于夏诺来说是很残酷的,但却又是最好的,我不想耽误你,也不想害你,这样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由于今天第一次开学,明天高一新生就要来了,怎么着,这表面功夫要做好,把这个学校都给打扫一遍。

张攸宁和宓伶仪是学生会的,负责检查卫生。

每个班级派几个人去打扫一下新生的教室,在去拖拖楼道。简兮和文茵两个人就去楼上给新生打扫卫生,两个人负责拖楼道。

文茵上楼一看,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比楼下的长,文茵深深的叹了口气,简兮笑她,“谁让你非要来的,还连累了。”

文茵听着话就很来气,什么叫连累他,明明是他非要跟着,“那你回去吧,我自己来。”

“不,”简兮贱兮兮的看着文茵,“我乐意拖地,我乐意。”

文茵瞪了他一眼,简兮就紧哄她,“我错了,再也不了,是我连累你了。”

见文茵还不理自己,简兮就着急了,“我知错了,我乐意被你连累,你怎么着都好,你就别不理我就好。”

文茵还是生气,但一想,他没有义务这样的,就正经的说:“简兮,你要是不喜欢不用为难自己的,我没事的,你也没必要哄我开心,真的。”

文茵的样子正经极了,简兮知道这回大事不好,也怪自己嘴贱,明知道文茵好多想,有感性,还这样说,简兮真是连想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了。简兮就说:“不会啊,我没有为难自己,真的,我……,我就是想让你开心,我…以后再也不会了。”简兮的表情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可怜和害怕。

文茵像是真的认真了,低下头说:“对不起。”

简兮更害怕了说:“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你相信我好不好,我不觉得你连累我。我错了,对不起,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害怕。”

我害怕你离开我。

正这时候,宓伶仪和张攸宁上来了,想要检查卫生,一看是简兮和文茵,两个人像刚生气的样子。宓伶仪就咳嗽了一声,然后坏笑的走过来。张攸宁说:“检查卫生了,怎么还不打扫。”

“这就打扫。”简兮努力的笑着。简兮说完文茵就开始往前走开始拖地。宓伶仪看出来情况不对,就趴在简兮耳边问:“怎么了,气氛不对?”

简兮苦笑了一下,“没事。”说完就做了一个让他们走的手势,宓伶仪就紧忙拽着张攸宁离开。

简兮就开始拖地,文茵拖得很快,很快就落下简兮。文茵拖完地就去涮拖布,简兮就赶紧跟过去,开始哄文茵。

文茵极其冷静的说:“我没生气,你别多想,回去吧。”

说完文茵就自顾自的在前面走,简兮就在后面紧紧的跟着。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