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农女要翻身:四叔,娇宠小甜妻》

  • 作者:明夜微澜
  • 主角:徐氏,小宝
  • 推荐:45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6 12:50:45

《农女要翻身:四叔,娇宠小甜妻》 内容简介

有很多书虫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女要翻身:四叔,娇宠小甜妻》的佳作,是作者明夜微澜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网络故事,新篇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耐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楼明叔在大哥询问孙小宝酒楼事的时候他就走在了前面,怕他在孙小宝的脸上挂不住。哪怕他觉得孙小宝这个侄女婿有些和听来的不一样。三人在半路分开各自回家,两人进门后把打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家里人,那些跟着去县里打

《农女要翻身:四叔,娇宠小甜妻》 章节试读

楼明叔在大哥询问孙小宝酒楼事的时候他就走在了前面,怕他在孙小宝的脸上挂不住。

哪怕他觉得孙小宝这个侄女婿有些和听来的不一样。

三人在半路分开各自回家,两人进门后把打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家里人,那些跟着去县里打听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只怕村里人现在都知道了。

“爹,我们是缴粮食还是用银子抵?”

楼明伯看着楼老爷子问道,衙门给了三天的时间,要是缴粮食,就得开仓把粮食准备好。

“家里的粮食不能动,用银子抵吧!”

楼老爷子自始至终没有想过动家里的粮食,听见消息只是沉默了一瞬就一锤定音,楼家男人都点了点头。

楼老太坐在一旁脸色虽然难看却也没有反对,一般像这种大事都是老头子说了算,见楼小西看过来顿时瞪了一眼楼小西,嫌弃的拿着扫帚疙瘩擦着炕边。

楼小西笑了笑也不在意,心里却算计着楼家的家底。

不说以前的,就说四叔走时拿了五十两银子外,期间还有卖猎物的钱加上第一天拿回来的退亲银子也有五十两,加起来起码有一百五十两银子的家底。

就算今年多了丁税拿银子抵,对楼家也没大的问题。

其实这么一算,楼家的家底真的算是很丰厚,就是村里任何一家也不一定拿的出来这么多银子,更别说她不知道的。

听见楼家要拿银子抵丁税,徐氏的眼里闪过光芒,看了看自家男人,却见楼明仲十分为难的看了看二老,抿着嘴不说话,让徐氏脸色十分难看。

徐氏是昨儿夜里回来的,回来后脸色就有些不对劲,后来他才知道徐氏为何回来的这么晚。

原来昨天徐氏娘家也知道了丁税的事情,徐家因为小辈的亲事早就把家里的粮食卖了,准备缓缓明年再办喜事,谁知道突然要缴丁税,这让如今一穷二白的徐家人都慌了。

要知道徐家的壮丁可不少,徐氏兄弟就是四个还有徐老头,下面还有十多个侄儿,过了十四的就有五个,满十四就要纳成人的税,还别说其他的了。

这对于徐家来说简直就是灾难,起码要拿一二十两银子才能填补这个窟窿。

徐家没有粮食更拿不出银子,徐老太当场就倒了下去,吓得徐家人乱了一天。

徐氏自然也没能回来,还是等徐老太醒来后,看着满屋子的儿子媳妇和孙子,竟然流着眼泪求到了徐氏这个嫁出去的闺女这儿。

徐氏看着自个老娘苦苦哀求,哪怕知道这事不是那么容易的,却也不能不答应向着楼家开口子,毕竟徐家是真的没有法子。

眼看着屋里的人就要散了,徐氏咬了咬牙站出来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让原本楼家一家子都愣了。

“爹,娘!我有事求你们……”

徐氏这一跪让楼老太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不过她看了看老头子没开口,当下扭头打发其他人出去。

“家里的猪是不是没喂,我都听见猪叫唤了!

猪食也没多少了,小三小四和二丫去划拉些回来,大娃三娃再去弄点柴火,再不加把劲天冷了到时候用啥?

一个个的,尽知道偷懒,啥都要我说才行!”

楼小西知道楼老太这么说是把他们几个孩子支出去干活,再有就是现在天气开始冷了,现在不多划拉些柴火和猪食备用,再过些日子冻上了就没这么容易了。

楼小西心里猜测二伯娘在这个时候求阿爷阿奶,只怕是为了银子!

毕竟徐家大嫂来楼家借银子的事情历历在目,昨儿二伯娘又回娘家恰好遇上丁税的事情,听说徐家为了给孩子定亲卖了粮食,只怕是真的了。

想来现在徐家也没了法子才让二伯娘求到了楼家。

后面的事情楼小西并不是很清楚,不过后来听见阿爹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后,楼小西才知道徐家老太因为银子病倒的事。

楼家和徐家是姻亲关系,再加上徐氏求到了阿爷阿奶这儿,就是不看在徐氏面子上也得看在楼小天的面子,所以第二天徐家大房就上了门,写了借条借了二十两银子离开。

这几日陆陆续续来楼家借银子的人不断,除开楼家三房以前借的银子外,还有大爷爷也在最后一天登了门。

大爷爷和楼老头本就是亲兄弟,兄弟之间感情也不错,楼老头见大哥上门不等他开口就把准备好的银子给了大爷爷,当晚大爷爷就留在了楼家吃了晚饭,两人喝了点小酒,桌上一直怀念着兄弟二人小时候的事,说得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都有些激动起来。

大爷爷走的时候是他的两个儿子来接的人,楼老太手脚麻利的把炕桌上的碗筷收拾下去,一屁股就坐在了炕上,两老口一时之间都没开口。

楼老头则是喝了些酒,靠在靠枕上抽着大烟看着老婆子在一旁算这两天拿出去的银子,三房欠的约莫近百两,还有老二媳妇娘家拿走二十两,楼家大房十两,零零碎碎竟然也出了一百三十来两银子,更别说楼家还得缴自个的税银。

“如果不是老四,我们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银子?想想就让我心疼,这下好了,明天应该就不会有人再上门了。”

听见老太婆的话,楼老头眯起了眼,就是因为有老四,楼家才能一次拿出这么多银子!

老四能打猎村里人都是知道的,心里有成算的也能猜出来楼家从老四回来后进多少银子,更别说老四离开时跑船又留下五十两银子。

这些村里人都知道,与其让村里人眼红上门借银子,还不如把银子拿出来给三房还帐,就是有些人眼红也说不出话来,更不会让楼家站在风口浪尖上。

楼老太见老头子不说话,顿时嘀嘀咕咕起来,不免能听出楼老太心疼银子外也松了口气。

入了十月,天气转凉,钟氏的肚子也有五个月了,身上也穿上薄一些的夹衣,靠着靠枕坐在炕上给两双儿女缝补衣裳,特别是楼小西的衣裳都小了些,得改改才能穿。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农女要翻身:四叔,娇宠小甜妻》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