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战王是妻奴》

  • 作者:古唯郁
  • 主角:云苍焕,池远
  • 推荐:85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08 10:11:41

《战王是妻奴》 内容简介

《战王是妻奴》为古唯郁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转眼七天又过去了,这七天里,云苍焕像是失踪了一样,就算问了云朵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这丝毫不影响音槿的生活,她照样每天锻炼自己的身体,晨跑、瑜伽、格斗术,一点不觉得少了什么,甚至都忘了自己要成亲了。

《战王是妻奴》 章节试读

转眼七天又过去了,这七天里,云苍焕像是失踪了一样,就算问了云朵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音槿的生活,她照样每天锻炼自己的身体,晨跑、瑜伽、格斗术,一点不觉得少了什么,甚至都忘了自己要成亲了。

看来没有情爱,活着真的不累。

宝儿每天跟着她呼哧带喘的,身上的体重明显轻了不少,一张小脸也纤瘦了下来。

“小姐,咱们今天还跑步啊。”

她虽然是个丫鬟,但是一直跟着她这个从小被捧在手心上长大的嫡小姐,倒是也有了半个主子的待遇,娇生惯养的她,哪受得了这个苦啊。

音槿看着宝儿不情愿的样子,那清明的眼珠“滴溜”一转,唇瓣立刻展现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她搂着宝儿的肩膀,开始了带坏小白兔教程:“宝儿啊,你看小姐我身材怎么样?”

“好呀!”

小姐的身材,典型的衣服架子,瘦弱是瘦弱了些,但是女孩子,基本都这样啊。

“那小姐我身手怎么样?”

“更好啊!”

想起小姐当时在媚红楼,勇斗黑衣人的威风,那个厉害啊。用小姐的话说,简直就是帅爆了!

“你想拥有吗?”

“想啊!”

音槿打了个响指。

哈哈,成功!

“这跑步、瑜伽可都是练身材,这格斗术,自然就是练身手,你要不要跟着小姐我,雄霸天下,称霸武林?”

“恩。”她重重的点头。

她要和小姐一样厉害,保护小姐。

音槿心中的小恶魔挥舞着小叉子大笑,哈哈哈,小萝莉就是好骗。

音槿健身法,你,值得拥有。

于是,宝儿为了完成这个目标,再也没抱怨过。

沐浴过后,音槿被自己老爹带到了大堂。

除了她二哥,人到的倒是挺全。

只见大堂外面,满院子都是珍宝和黄金,琳琅满目,闪着的金光,都快晃瞎她的眼睛了。再看外面还有人在送没搬完的,音槿嘴巴里都能塞灯泡了。

她盯着自家老爹看了半天,幽幽问出一句话:“爹,你打劫国库了?”

池远一个殂趔,差点没摔着。

他大哥笑着对她说:“这是云国战王送来的聘礼,当初他承诺的十里红妆,倒是真真不是空话,槿儿以后嫁给战王,倒是不会受委屈了。”

柳夫人满脸的嫉妒,看着这满院子还有没送完的聘礼,恨不得这些聘礼都是自己女儿的。

池婉婉倒是没什么反应,她想要的不过是夜璇的爱,至于云苍焕对音槿如何,她毫不关心。

没等音槿问什么,一股香粉俗气就飘荡而来,这味道很是浓郁,鼻子灵敏的她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阿嚏!”

只见二公子池越,左拥右抱着两个妖娆的美姬,迈着放荡的步伐走来。

男子衣衫松垮,眼瞳灰蒙,体格消瘦,一看就是平时不知节制导致的,那满身的玩世不恭的气质,和流里流气的动作,让音槿很不爽。

他看到一地的聘礼,嘲讽道:“哎?不对啊,妹妹不是从来只喜欢三王爷吗?如今这么快,就榜上别的高枝了?”

音槿早就知道这哥们儿和自己不对付,果然一出口就没有好屁。

“某些人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污染空气不说,还破坏别人心情。”她没好气的说。

池远和池暮也脸色阴沉,看着池越一脸的不满。

池越带来的两个美姬,其中有一个美姬很是得宠,听见音槿对池越不敬,立刻站出来帮他说话。

“大小姐真是出落的越发大方了,只是这从前的疯癫之症,可能还是没有根治,奴家认识些好大夫,不知大小姐需要否?”

音槿冷笑,这是说她神经病呢啊,和她斗,还是先去修满级吧。

“本小姐这不是好好站在这吗?这就是二哥的小妾吧,身材样貌倒是可以,就是这智商低了点,在家留着暖床就好了,带出来丢什么人啊!”

那美姬一听就急了,她是大字不识一个,但是也容不得她来羞辱。

“你不要太嚣张,如果你不是因为你这张皮囊,你以为战王会看上你吗?”

“啪!啪!啪!”

音槿瞬间三个耳光甩过去,脸上笑眯眯的,就像一朵盛开的曼陀罗,虽然很美,但很危险。

她拨弄着自己的指甲,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缓缓启唇。

“那些和别人说我以色示人的人,我真的忍不住想打她几巴掌,我的美貌别人不会看,要你说。”

池婉婉在一旁,狠狠地抽了抽嘴角。

牛掰,真是牛掰哦,她从前面对二哥的挑衅,向来忍气吞声,如今奋起反抗,她看到的仿佛不是池音槿了,而是另一个人。

从从前的懦弱退让,变成如今的强势狠厉,她好像对这个姐姐的看法,变了不少。

那美姬好像被打蒙了,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连脸上都出了红印,肿的像猪头一样,可见音槿下手多狠。

其实她下手是挺狠,内力都用上了,打的她手都发麻了。

果然物理老师没有骗她,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池越呵呵一笑,完全不在意那个女人的安危,松开了另一个美姬,吊儿郎当的走近她。

“妹妹这张嘴倒是凌厉了不少啊。”

“那是那是,哪像某些人,嘴里永远也吐不出象牙来。”

“你说谁是狗?”

“哎呦喂,我说错了,我怎么能拿你和狗比啊,这是多么伤狗的自尊啊,万一它们无地自容自杀了怎么办,那以后狗这种生物,天下岂不是只有你一个了吗?罪过罪过。”她一脸懊悔状,摇了摇头。

池越一愣,怔怔的看着她。

若不是池音槿这张脸,他甚至怀疑,面前这个人不是他妹妹。

从前穿的像百花开会似的女孩,如今竟是一身红衣,绝世无双了。

池越气急败坏的指着她,骂道:“我是你的兄长,你竟然这样大逆不道。”

音槿无比淡定的摆弄着指甲,冷笑。

“是吗?难道兄长不知道什么是兄友弟恭?你不友爱,我为何要恭敬?”

池远看着这两个争执的孩子,心中一阵苦涩。

琴儿,槿儿如今不再是没用的小丫头了,也不再需要我的庇护,但是这家里的兄妹关系,我该偏袒谁啊?

“好一个兄友弟恭,池音槿,你不会得偿所愿的。”他恨恨道。

呵呵,这下连妹妹都不叫了?

音槿拨弄着指甲,漫不经心的说:“友情提示一下,二哥偶尔应该控制一下自己的感情生活,小心染上什么不干净的病,哦不,是把不干不净的病传给别人。”

池越愤愤的甩了甩衣袖,快步离去。

不远处的那抹月白色身影看完了好戏,跳下了树,缓缓走近,看着音槿那越加清晰的红色魅影,温柔一笑。

他站在池远面前,不卑不亢的拱手行了个晚辈礼。

“给岳父请安。”

池远差点没吓趴下,连忙扶起他还没有弓下去的身子,惊慌道:“王爷快快请起,这不是折煞老夫吗?”

残风摇头叹了口气,主子,做戏也认真点好不好,您这样多没诚意啊,也不怕主母嫌弃您。

云苍焕也没说什么,转头看向音槿,问道:“怎么样?为夫的聘礼,槿儿还满意吗?”

边说,他边拿出那上好的清凉膏给她涂在手心,低眉认真的心疼模样,真的是很符合一个暖男的标准。

音槿僵硬的点了点头。面对他的高颜值,她还是很难控制住自己啊。

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云苍焕走了七天,就为了筹备这些聘礼?

“你不会是把你爹的国库搬空了吧?”

他轻笑:“忘了告诉你,夜国最富有的是他二王爷皇甫夜璇,而云国则是我战王,云苍焕。”

音槿瞬间两眼放光,闪烁着金钱符号。

高富帅,典型的高富帅,虽然知道他是云国首富,但是她一直以为他的钱是靠人命挣来的,没想到这丫的经商头脑也这么好啊。

看到音槿的眼神,云苍焕不知道是该自豪还是该担忧。

这丫头,不会以为自己嫁给钱了吧?

“你这么有钱啊,那这些聘礼给我了,你是不是就穷了?”

“这些对为夫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音槿瞬间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靠,就给她冰山一角,这么小气啊。

池远父子瞬间翻了个白眼。

池远慈爱的说:“槿儿,你出嫁之时,你娘的嫁妆全部都留给你,为父会再给你填上一些,这些聘礼也全都给你带着,让你母亲看到,她的女儿嫁的多么风光。”

红妆十里,他云苍焕给得起,他池远更是不会吝啬,她要她的嫁妆,从夜国排到云国去,他要让琴儿看到,他没有愧对她的嘱托,她的信任。

柳夫人的牙都要咬碎了,凭什么,凭什么他对音槿这么好,难道婉儿就不是他的女儿吗?

云苍焕也满意的看着池远,伸手示意残风将东西拿来。

残风一脸殷勤的笑着,将那硕大的礼盒交给音槿。

“主母,您看看,不喜欢属下再去改。”

音槿踉跄的接过盒子,好奇的打开,就连池婉婉也没忍住她的好奇心,凑了上来。

只见里面是一件正红色的嫁衣,绣样全部都是用的金丝银线,和上等的孔雀羽线等。

她抖开一看,连池婉婉都呆住了。

不管里面乱七八糟的八层衣服,仅看外袍,就足以说明这件嫁衣的价值。

外袍后面绣着一只翱翔的五彩凤凰,绣工精美,一针一线都没有含糊,那凤凰绣的活灵活现,也好像要飞上九天翱翔一般。

不知为何,看到这只凤凰,音槿觉得像是和它五百年前是一家一样。

弧形裙尾大概三米,用金色丝线锁着边。袖口衣领都是用金线绣的小游凤,腰间金红缎带,坠着颗颗饱满的明珠,映衬的整件嫁衣熠熠生辉。

还有一块长宽约六米的透明红纱盖头,同样用金线锁着边,点缀着金刚石,也就是钻石打磨成的水珠,用来防止红纱凌乱。那金刚石闪着夺目的光芒,让女子见之,皆不由得心动。

再有就是那一套华丽的凤冠,样式新颖,简洁大方,全部都是纯金打造的,还镶嵌着红宝石。

看着池家人呆滞的表情,云苍焕很满意的笑着。

看来这个夜璇真是有一套。

此时在王府里睡的昏天黑地的夜璇,在梦里还在骂他。

该死的资本家,老子画了三天三夜的图纸,你说你挑一张不就行了?结果你还一张挑一个满意的地方,又让老子给你画了个豪华版,有你这么使唤人的吗?有权了不起啊!要不是看你给的钱多又自备材料的份上,老子才不接你这活呢!

云苍焕以为音槿开心过头了,上前搂住她的肩,柔声得意道:“是不是很感动?想不想拥抱我?”

结果音槿一句话,差点没让他吐血。

“穿上会不会踩到自己的裙子啊?这么长,拖在地上脏了怎么办?”

“......”

原来她只是在纠结。

这嫁衣一般都是女子亲手制作绣成的,一般女子都要缝制几年之久,但是如今竟然是云苍焕亲自定制送来,还如此奢华绚烂,真的是摆明了他对她的宠爱啊。

池远对这个女婿,如今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池婉婉看着这件绝美嫁衣,心痒难耐,用乞求的眼神看着音槿。

“那个,大姐姐,这个......我可以试试吗?”

“不!”

她抱着嫁衣转过身去,生怕被抢走似的。

她的东西,只能属于她。

“小气。”

她多希望夜璇也能送自己一套这样的嫁衣啊。

云苍焕宠溺的看着她,这丫头竟然也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

音槿心中的异样感再次传来,但是那股特殊暖流依旧流失了。她知道自己身体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难道只有可以运用它,才能体会这种奇妙的感觉吗?

“对不起。”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只是这种感觉一消失,她就有种很对不起他的感觉。

云苍焕摸着她的脑袋,宠溺道:“不要对我说这样的话。”

他已经知道音槿身上有一些秘密,但他不急,只要她在自己身边,总有一日会开窍的。

音槿将嫁衣小心翼翼的收好,对他甜甜一笑,眼中依旧是清清明明,宛若冰晶,没有丝毫爱意,仅有感激而已。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战王是妻奴》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