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花都狂龙》

  • 作者:月鼠
  • 主角:方雅,马子
  • 推荐:271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4-10 08:11:01

《花都狂龙》 内容简介

《花都狂龙》是月鼠墨下的一本修真网络小说,设定震古烁今,文笔文从字顺,极力点赞。花都临江江畔。“队长,情报真的没错么,已经过了时间了,会不会行动被发现了?”“在等等。”临江码头,一艘货船缓缓的靠上码头。“船政9801,队长就是这条船。”“让大家沉住气,等候命令,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抓

《花都狂龙》 章节试读

花都临江江畔。

“队长,情报真的没错么,已经过了时间了,会不会行动被发现了?”

“在等等。”

临江码头,一艘货船缓缓的靠上码头。

“船政9801,队长就是这条船。”

“让大家沉住气,等候命令,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抓个现行。”

货船靠到了岸上,这是一艘典型的江船,船上载着一些集装箱,一个穿着船工服装的男子跳下船。

“***,怎么才来,整整晚了十分钟,叫你们船老大出来。”

“跟你说话,听到没有。”

“站住,你要在往前走一步,我就崩了你。”为首戴着大金链子,一看就是社会一哥的光头直接摸出家伙,对着走过来的船员,今天这事透着诡异,难道泄密了。

“呵,本来我就是路过,你却拿枪指我的头。”船员说着,突的脚尖一点,在夜色的掩护下,他的身影仿佛一下融入黑暗,如同一道影子让人肉眼无法捕捉。

社会光头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脸上青筋绽出,直接伸手就扣扳机。

“已经很久没人敢用枪指着我的头了!”

光头社会哥看着对面嘴角一抹森冷微笑,没来由的背脊一凉,下一秒,对方抓着枪身的手一抖,子弹直接弹飞了出来,他这把54直接被拆成了零件。

蓬!

一拳,光头社会哥就被打断了鼻梁骨,两百多斤的肥胖身躯倒飞着撞在身后的车前盖上。

“靠,敢打彪哥。”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大家一块上!”

“队长,他们好像内讧了。”

“我看到了,让人准备出击,千万不能让这些人跑了。”

随着一声令下,四面警笛声大作,埋伏在附近的警察从四面八方冲向码头区。

叶流云扫了一眼四周,吐了口气,这回国的第一天,就欢迎场面就这么热情,还真是让人受不了,叶流云又放翻两个,走到一辆车前坐了进去。

在警察还没有完成包围前,一脚油门,车尾飘移的转了一百八十度,而后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立刻追上去!”

叶流云看了一眼身后紧追在后的警车,一脸淡然的打开车载音箱,脚下重踩油门,发动机呼啸的直接冲出码头。

“什么,跟丢了,你们是吃干饭的么。”

负责行动的大声咆哮着,这时,一个女警走上前:“队长!”

“说!”

“队长,船上的船员全都被打晕绑了起来,货就放在甲板上,我们已经查过了,是真的。”

“哦!”负责行动的缉毒大队大队长闻言飞快的上了船,查看之后也是蹙起了眉头。

“大队长,你说会不会是刚才那个船员干的,他不会是咱们的人吧?”女警看着大队长,猜测的道。

大队长摇晃了下头:“好了,你就别瞎猜了,既然是人赃并获,把人立刻带走。”说着话,姜楚心里却越发的想知道那个走掉的船员是谁了,对方为什么帮他们。

毕竟今晚要抓的人可是一群狡诈非常,而且狠辣的一群毒贩,组织严密,还配备武器,为了今晚的行动,他甚至调来了武警支援,生怕火拼的时候有人受伤。

可大张旗鼓,布下天罗地网,结果却是大炮打蚊子,完全没派上用场,让人有种憋闷的感觉,无疑,罪魁就是那个神秘的船员。

夜不归。

花都有名的夜场一条街里,很出名的场子,一到夜里,无数的俊男靓女就会来到这些宣泄一天的压抑,重金属音乐声中,灯光疯狂的摇摆。

舞池里,男女们纵情的放纵,扭动着身体。

“来杯水!”

酒保抬眼看了一眼叶流云,目光又落在吧台上的一张毛爷爷上:“向你打听一个人,方雅,她在这里卖酒,我怎么才能找到她!”

酒保不着痕迹的拿过钱,道:“你找她做什么?”

方雅可是夜不归里最漂亮的女人之一,眼热的很多,打听的也不少,不过方雅不出来做,加上狼哥也看上了这方雅,一直当禁脔的看着,还没谁敢不开眼的。

这小子想泡方雅,这要是被狼哥知道了,少不了要教训一顿。

“我是她弟弟,刚从外地回来。”叶流云笑着说道。

“兄弟你可少来,长的嫩点的都说是方大美女的弟弟,我估计方大美女的弟弟都快赶得上一个加强团了!”酒保撇着嘴,道:“兄弟,劝你一句,这的漂亮女人多着呢,那方大美女可是狼哥看上的,你要泡他马子,一顿排骨可少不了的!”

“狼哥?”叶流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嫂子也找了个男人,嫂子另找,叶流云倒不介意,毕竟嫂子可比他大四岁,今年都三十了吧,不过这狼哥听名头就不是个好人。

叶流云紧紧的攥起拳头,之前嫂子去监狱见他,从来都没提起过,或许也是怕他担心吧。

“伙计,给我来杯烈的。”叶流云现在有点乱,心里也有点酸楚,毕竟嫂子可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贱人】,你还真当你是圣女啊,老子是不是给你脸了!”

这时,远处的贵宾卡座区传来一声暴怒,还带着酒瓶摔碎的脆响,恰好DJ才放完音乐,进入休息,这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老子现在就要你,给我爬过来,给脸不要的贱人!”

“这声音好像是狼哥!”

“谁惹着狼哥了?”

“这场子里能让狼哥这么生气的,还能有谁!”

“你是说,方大美女!”

两个酒保小声的说着话,坐在吧台上的叶流云听的真切。

“快点,你个贱货!”贵宾区,一鹰勾狼眼的精壮青年按着一服务员打扮的女人的肩,嘴角带着一丝凶狠跟兴奋。

一旁坐在卡座上的一混子坐起身,嘿嘿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狼哥动强的,你也不看看这里的卖酒小妹有狼哥没睡过的么,再说,你来干这行,还装什么纯,真以为自己出淤泥而不染啊!”

“方雅,你就从了狼哥吧,有狼哥罩着你,你还用卖什么酒啊!”一穿着花枝招展,恨不能一丝不挂的陪酒女贴在狼哥身旁,居高临下的劝着方雅。

她早就看不惯这个方雅了,来这场子里卖酒,谁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要酒卖的好,那自然得有些潜规则,吃点豆腐都是正常,如果有意思,直接天雷勾地火也不是稀罕事。

本就是靠姿色赚钱,偏偏她还装纯,跑这来当圣女,还几次三番的拒绝狼哥。

“你不会是看不上狼哥吧!”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